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三百四十八章 算你還有幾分腦子

    誰都知道,這鄉下人家養的狗,那可都是用來看家護院的。

    要是將這一村子的狗都給吵醒了,那他們這幾個人怕是會被追得褲子都掉。

    一想到這個事情,他們也就後怕的咽了咽口水,問“我們不大聲兒說話,但你們也得告訴我們,你們到底是誰誰許你們這麼做的”

    “這個就不用你管了。”安童白了他們一眼,“許你們三更半夜鬼鬼祟祟的,就不許我們替天行道”

    說完這一句之後,他就輕輕的拍了拍手,示意自己的人都可以將他們這幾個人堵住嘴巴、帶走了。

    一個時辰之後,一處僻靜的莊子上。

    程佑雲看著這幾個人,當下就看向了安童,“都在這兒了”

    “回主子的話,人都已經在這里了。”安童恭敬的說,“主子,接下來要如何做是直接送官府,還是”

    直接送官府

    一听這話,林家的這幾個人全都傻眼了。

    他們一開始只是把安童等人當成是抓小偷兒的,可是現在看到了程佑雲之後,他們就知道事情必定是沒有這麼簡單的。

    可就算是這樣子,他們也沒想到他竟然要將自己送去衙門

    如果真的是將他們都送去衙門的話,那到時候家主一干人等怕是也會被發現了。

    原本這就不是什麼體面的事情,如果被官府知道了,他們林家在皇室的眼里,怕是會連一條狗也不如

    林家都不能好了,他們這幾個人還能夠好到哪里去

    那領頭的一想到這一層,也就嗚嗚嗚的叫了幾聲兒。

    安童見他這般,也就瞪了他一眼,“別吵吵”

    “放開他吧,我看他這樣子,是有很多話想要說”程佑雲說。

    “是,主子。”

    安童按照自家主子的吩咐,將人嘴里的東西給扯了開來。

    一可以說話了之後,那領頭的也就立刻說“這位公子,我們不認識你們,也未曾與你們結下冤仇,為何你們要這麼對我們”

    “我們之間的確是沒有任何冤仇。”程佑雲淡淡的說,“但是你們家主要你們做的事情,卻是會直接影響到我。”

    若是柳家不好,他家夫人心情能好

    她心情不好了,自己自然也不會好得到哪里去。

    他本身就是性情薄涼的人,如今好不容易有一個可以捂熱自己心房的人了,他怎麼可能會讓她不開心

    那領頭的聞言當下就不可思議的問“難不成你們與那仙塘村的東方延和家有什麼關系”

    “算你還有幾分腦子。”安童嗤了一聲,“你們林家自以為沒有人知道你們的動靜,但我可以實話告訴你,現在不少人都已經知道了你們的打算。

    就算是我們不把你們送去衙門,實際上等天一亮,衙門的人怕是都會直接過來的。所以啊,你們就好好等著吧”

    “可是可是我們什麼都沒有做啊”

    “什麼都沒有做”程佑雲覺得這人說話挺有意思的,“那這麼說來,如果我想要殺了你,但我沒做,那我就沒罪了”

    他這話一出,那人雙眼頓時就瞪得跟銅鈴一樣大,“你”

    “你可不能亂來有什麼話、有什麼話就好好說”

    他知道,自己眼前的這個公子,必定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

    他的氣場真的是太厲害了,還有他的眼神,不知道的還以為他這眼神是可以殺人的呢

    他面對家主的時候,都從來沒有這麼害怕過。

    但是對著這個公子的時候,他是真的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見他這般,程佑雲也就不屑的勾了勾唇,“不過是打個比方,你有什麼可害怕的不過你不想去衙門,那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嘛,我需要你做一件事情。只有你將這件事情做好了之後,我才會保你平安。不然你應該很清楚,如果我將你送去了衙門,你們會是個什麼下場吧”

    領頭的見他一瞬不瞬的看著自己,也就咽了咽口水。

    “你要讓我做什麼事情”

    “放心,比你們家主讓你做的事情,可簡單多了”

    程佑雲說罷,就看向了安童。

    接收到自家主子的意思之後,安童就將自己衣袖里的東西給拿了出來,遞給了那個人。

    那人一看,後背的衣裳都已經濕了大半。

    程佑雲回到紅葉胡同的時候,都已經快四更天了。

    他輕手輕腳的換了衣裳,然後回到了床榻上。

    他剛剛躺下,柳葉一個轉身,就直接到了他懷里。

    看著緊緊攥著自己衣服的人,他眼里的冷意瞬間就化成了暖意。

    輕輕的親了親她的額頭之後,程佑雲這才擁著她睡了過去。

    第二日一早,葉初涼一起來,就看見吳氏與林溯雪一臉不安的站在自己房間門口。

    見她們兩個這般,葉初涼也就笑了笑,“娘、小雪,你們不會是一晚上都沒有睡覺吧”

    “初涼,你過來,娘有話要與你說”

    吳氏見她終于出來了,也就拉著她的手到了走廊的另外一頭說話,“初涼啊,咱們住在這紅葉胡同,會不會給葉子添麻煩”

    葉子這丫頭剛剛成婚沒多久,他們就這麼一大家子的全都住了過來,程家的人會怎麼想怎麼看啊

    若是不知情的,指不定都要以為他們一家子是要上門來打秋風的呢

    听著自家婆婆這話,葉初涼也就道“娘,這個事情您就放心吧,我們心里有數兒的。您也不用擔心那麼多,好生在這里住下就是。

    左右我們也不會住很久,頂多還有兩日,我們就會回去了。”

    程佑雲答應了自己會處理這件事情,他都已經這麼說了,那肯定就是要做到的。

    等將林家的事情給處理了之後,他們就可以會村子里去了。

    一听兩天之後就可以走了,吳氏也就長長的松了一口氣,“那就好我就是怕我們住在這里會給葉子添麻煩。

    我昨兒夜里听到有人說,說我們是過來打秋風說的,又說咱們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我雖說不懂什麼叫做一人得道雞犬升天,但我覺得,這不是什麼好話”

    “娘,您听誰說的”

    葉初涼聞言皺了皺眉頭,“會不會是您听錯了”

    這院子里的人不都是程佑雲安排的人麼,而且有端姑姑把持著呢,怎麼還會有這樣子的奴才進來

    吳氏本來也不想說的,但就是因為作業听到了這樣子的話,她心里才七上八下的,一晚上都睡不好。

    “我沒听錯,不過那人是在咱們院子外頭的梅花樹下說的,又是夜里,我看不仔細,不知道是誰。

    初涼,我還听到她們說什麼五夫人大夫人的,又說什麼要把信兒傳回去。”

    葉初涼一開始以為就是這宅子里的丫頭婆子趁著主子不在嚼舌根兒而已,但是听到自家婆婆後頭那幾句話之後,她就知道事情或許沒有這麼簡單了。

    但她也不想讓自家婆婆操心,也就哄著她說“娘,估摸著是丫鬟婆子要守夜,所以不樂意了、多抱怨了幾句。

    您別往心里去,我這就去給你們做點兒吃的吧這廚房里做的東西都比較清淡,我怕你們吃不慣。”

    “不用不用”吳氏連忙擺手,“我跟小雪做了韭菜盒子、也熬了米粥。就等著你跟延和起來呢”

    “娘,那可真的是辛苦你了。”葉初涼挽著她的手往回走,“一會子吃了早飯之後,您可得去睡一覺。

    不然啊,當家的看見了估計得說我沒伺候好您了”

    “嘿他敢說你初涼,若是延和說你不好,你只管與我說我一定會幫你教訓這小子的這麼好的媳婦兒不知道疼,還敢說你我可不依”

    老太太說這話的時候,很是嚴肅,完全沒有敷衍葉初涼的樣子。

    听著她這話,葉初涼心里也真的是甜津津的。

    一家子另外吃了早飯,葉初涼這就去找了柳葉。

    她直接將自家婆婆昨晚听到的事情簡單的跟她說了一下,然後問“葉子,你老實與我說,那大夫人與五夫人,是不是派了人過來盯著你啊”

    自家婆婆不知道大宅子里的勾心斗角,但自己上一世可是看過不少宅斗、宮斗片兒的。

    如果她沒有猜錯的話,昨夜說話之人,就是打算要將他們兩口子在這邊的情況給匯報到府里頭去。

    柳葉聞言先是怔了一下,隨後就點了點頭,“如果伯母沒听錯的話,估摸著就是了。

    不過二嫂,這事兒你別與他說,我自己來處理就是。”

    他一直都照顧著自己,這樣子下去也不是辦法的。

    她們派人過來盯著自己,自己總不能就任由她們這麼做吧

    她也不是什麼任人欺負的軟柿子,也是時候告訴她們這一點了。

    見她這麼說,葉初涼也就點了點頭,“那當然是沒問題。但是葉子,你要小心一些。她們都算是老狐狸了,你剛進門不久,如果沒有十足十的把握,就不要與她們硬踫硬。”

    特別是那五夫人,她如今可是程家的主事夫人。

    家里家外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要過她的手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