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三百四十九章 自身難保

    若是得罪了她,葉子以後的日子估計也不會很好過。

    “二嫂,這個你放心,我省得的。”柳葉笑了笑,“我是不會亂來的,但我也不會讓她們佔了便宜去。

    對了,林家那頭的事情,夫君他如今好像是已經跟衙門那頭聯系上了。我估計不用多久,林家的嘴臉就會暴露了。”

    事實證明,程佑雲的速度比她們兩個想象中的都要快。

    當天下午,林家家主就已經被衙門的人帶走了。

    而傍晚的時候,田掌櫃也收到了消息,並且匆匆往紅葉胡同這邊來了。

    見到了東方延和與葉初涼兩口子之後,他二話不說就給他們兩口子鞠了一躬,“這事兒當真是我辦得不夠周到

    若不是我,你們也不會被他們盯上多虧了程六爺與程家出手,若不然啊,我都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你們兩口子了”

    人家那麼信任的將方子就交給了自己,但是自己卻連他們兩口子的消息都沒捂住。

    虧得沒事兒,若是出事兒了,他是真的覺得自己死一百回都沒辦法給他們兩口子賠罪。

    東方延和見他這般,也就趕緊說“田掌櫃,您說的這都是什麼話這做生意本身就是有風險的,且這事兒也不怪您。”

    莫要說是田掌櫃了,就算是皇室與衙門那頭,他們怕是都以為林家不會做什麼的。

    畢竟整整兩個月過去了,他們一點兒動靜都沒有,誰都會這麼想。

    可是現在事情已經發生了,那也真的一點兒都不能責怪他。

    葉初涼也是這麼一個意思,“田掌櫃,您真的不用自責,這不是您的問題。林家那邊本身就是要對我們下手的,只不過他們一開始是沒找到我們而已。”

    不過說到這里之後,她就有些擔憂了。

    听說那林家的家主可是個比較精明的人,他能夠查到自己身上,那是不是也說明他或許早就已經發現了自己的異樣

    想到這一點,她整個人就有些不安了。

    如果那林家家主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官府,官府不可能不聞不問的吧

    就算是查不出來,他們對自己肯定也會有很多的疑問

    那到時候,自己指不定就要被拉出去浸豬籠了

    她臉色突然就差了很多,東方延和見狀也就拉著她的手,問“媳婦兒媳婦兒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當、當家的”葉初涼後怕的咽了咽口水,這才說“我突然覺得有些不舒服,想要回屋歇著。”

    東方延和聞言當即就看向了田掌櫃,“真是對不住,我媳婦兒身子不舒服,那我就不陪您說話了。

    至于林家的事情,您也真的不用往心里去,這真的不是您的問題。”

    說罷,他也不等田掌櫃說什麼,直接就將葉初涼抱了起來,然後就帶著她往屋里走了。

    進了屋之後,他將人放在了床上,又摸了摸她的額頭。

    確定沒發熱之後,他又道“媳婦兒,你在這里好生歇著,我去與端姑姑說一聲兒,讓她幫我們找個大夫過來”

    “不用”

    見他這就要走,葉初涼也就立刻拉住了他的手。

    不用

    東方延和聞言皺了皺眉頭,“可是媳婦兒,你臉色難看得緊,若是不找大夫看一看,我是真的不放心。若是你不想吃藥,那咱們就不吃,但是這大夫,怎麼著都是要看的。”

    “不不不,我真的不用看大夫。”葉初涼緊了緊他的手,猶豫了好一會兒才說,“如果程佑雲回府了的話,當家的,你能讓他過來一下不

    我有些事情想要問問他”

    听著自家小媳婦兒這話,東方延和心里雖說是詫異與不舒服,但終究都還是點了點頭,“好,等他回來了,我會過去一趟的。”

    他搬了個凳子過來,就這麼守在床邊,“你好生歇一會兒,我就在這里看著你,你不用擔心。”

    “當家的,你不問我麼”

    他什麼都不說,也什麼都不問,這樣子的表現的確是讓葉初涼有些詫異。

    這人明明就是個特大號的醋壇子,可是自己現在說要見程佑雲,並且也沒跟他說為什麼。

    按照正常的情況,他就算是再相信自己,那也應該問幾句才對啊

    他什麼都不問,自己心里還覺得挺怪異的。

    東方延和聞言溫柔的捋了捋她的頭發,說“媳婦兒,我覺得如果這件事情你是可以告訴我的話,你早就已經告訴我的。

    但是現在既然沒有跟我說,那就一定是有你的考慮的。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問了。等將來你想要告訴我的時候,你直接與我說就是。”

    听著他這番話,葉初涼也就怔怔的看著他。

    明明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獵戶,還是一個挺野蠻的人,但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他對著自己的時候,給予自己的東西,真的是她從來都沒敢想過的。

    她就這麼一瞬不瞬的看著她,過了許久,她才說“好,等我想好了要什麼時候告訴你,我就一定會告訴你的。

    不過當家的,如果這個事情是你不能夠理解的不,如果這個事情是很多人都不能理解、接受的事情,你還會想听麼”

    異世之魂,這樣子的事情在一般的老百姓眼里,都已經是很嚇人了的吧

    程佑雲之所以能夠接受,那是因為他這個人本身就與常人不一樣。

    別人做不出來的事情,在他眼里都不算事兒。

    可自己眼前這個男人確實是跟他不一樣的,東方延和就是這古代里頭的無數普通男人之一。

    他跟別人一樣,都是有一樣的世界觀的。

    如果到時候他知道了自己並不是真正的葉初涼,會不會直接就嚇得飆冷汗啊

    東方延和不知道她指的事情是什麼,但是在看到她眼底有些害怕的意味兒之後,他下意識的就低頭,親了她眼楮一下。

    等抬起頭了,他才一字一句的說“我是你當家的,不管你跟我說什麼、不管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我都是你男人。”

    他知道,她一定是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的。

    但這不要緊,她會告訴自己的。

    不管這一天有多遠,他都可以慢慢等。

    他沒有要追問的意思,葉初涼也就沒多說什麼。

    只不過因為東方延和這一番話,她是已經確定了,等時間成熟了之後,她是一定要將自己的身份都告訴他的。

    若不然,她真的是有些擔心自己晚上做夢都會夢見被浸豬籠或者是被火燒什麼的。

    程佑雲回府之後,一听說他們兩口子要找自己,也就立刻過來了。

    東方延和見他來了,也就對葉初涼說“媳婦兒,你出去跟他說罷,我就再這里等著你回來。”

    若是自己走,留他們兩個在屋子里說話,下人們知道了之後少不得要說三道四。

    但讓他們出去說話,那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葉初涼也能夠體會他的用心,隨即就點了點頭,“好,那當家的,你就在這里等著我,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她說罷,就大步往外頭走了。

    見程佑雲就站在院子里,端姑姑也在不遠處候著,她就走到了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下了。

    “我是想要問一問,如果林家家主跟官府那說了我的事情,他們會不會懷疑我”

    程佑雲聞言搖了搖頭,“林家家主不會說這些的,他知道自己現在面臨的是什麼事情。如果他真的將這件事情說出來了,林家上下,都不會有什麼好日子過。”

    他找她,不過是為了從她手里獲得更好的方子,然後拿回當初的位子而已

    可是現在連小命都差點兒搭上去了,他自然是不會冒這個險的。

    “再說了,有程家在,就算是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會說出來的。”

    有了程佑雲這些話,她也算是放心了不少,“如果真的是這樣子的話,那就真的是太好了。我之前突然想到這件事情,整個人都慌了。”

    “你是怕二哥知道了之後,會沒有辦法接受”程佑雲好整以暇的問。

    葉初涼點了點頭,“這是其一,再者就是如今這個世道,若是別人知道了我的不同,怕是都要把我當成怪物看了。”

    莫名其妙的來到這個朝代,她現在也不盼著能夠回去二十一世紀了,但她想要好好的過剩下的日子。

    她不想變成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也不想成為被人唾罵的怪物,就想要像一個普通人一樣,簡簡單單的活下去,那就足夠了。

    程佑雲看了她一眼,道“二嫂你就放心吧,你擔心的事情是不會發生的。

    如今衙門已經徹查他們林家上下了,就算沒有這一次的事情,就憑借他們族里的人之前做的那些破事兒,都夠他們吃一壺的了。”

    真正毀滅林家的,並不是這一次的事情,而是他們以前做下的那些荒唐事。

    欺凌百姓,魚肉百姓,還要敲詐官府、威脅皇室,這樣子的家族,聖上早幾年怕是就想要弄掉了。

    只不過之前一直都沒有找到借口罷了

    且當時沒有了林家,也的確是不行。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