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還能夠囂張到幾時!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皇室有不少的理由可以除掉林家。

    林家自身都難保了,哪里還有時間還說二嫂的事情

    程佑雲都說這件事卻能夠不用擔心,葉初涼也就不再多想這件事情。

    畢竟這件事的確是很容易影響人的心情,為了不讓自己多想,葉初涼也就趁著還能夠在紅葉胡同多住一日,給柳葉兩口子弄了不少好吃的。

    他們紅葉胡同這邊是和樂融融的,程家本家那邊各房卻是都是低氣壓

    特別是大房這頭,大夫人听了紅葉胡同那邊傳過來的消息之後,原本是一直都在等著老祖宗發話的。

    在她看來,這件事情就是柳家惹出來的。

    雖說那林家壓根不是程家的對手,也不配成為程家的對手,但是他們將事情鬧大了,官府都知道了,那上頭必定也會知道,這事兒與程家是有關系的。

    以往發生類似的事情時,老祖宗是會出手干預的。

    可是都已經過去大半天了,也沒見有什麼風聲出來。

    見這般個情況,她就問自家夫君,“老爺,您與我說實話,老祖宗不會是要保那柳家吧雖說柳家是四房的親家,但是他們”

    她話都還沒說完,大老爺就詫異的看了她一眼,“夫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老爺,您難不成還看不出來麼”

    以往的大夫人的確是很沉得住氣兒,可自從知道那四千兩銀子並不是老祖宗補貼的之後,她整個人就已經有些慌了。

    原本以為老六找的是個上不得台面說的鄉下姑娘,但是現在看來,壓根就不是這樣子的。

    哪個農戶人家嫁妹子的時候能夠一下子拿出四千兩的嫁妝來

    這還只是銀票呢,後頭人家又送了價值五千兩左右的東西過來。

    逛逛是嫁妝單子上的東西,就已經快一萬兩了

    私底下有沒有給,她也還沒打听出來。

    可是按照這個情況,柳家兩口子私底下必定是還要給那柳氏東西的。

    她這嫁妝,都比自個兒當年嫁過來的時候還要多了

    一想到她手里能用的銀子比自己還要多,大夫人就實在是沉不住氣了。

    她將自己心里的想法全都給說了出來,“老爺,如今四房可是本家的大勢啊

    當年四叔壓住了咱們大房,後頭五房也是壓住了我們大房,現在連老六都要壓住我們家兩個小子了。”

    她自己輸給了四房的、五房的,那也就罷了。

    可是現在連四房的兒媳婦都要壓自己一頭,這口氣她是無論如何的都要咽不下去的。

    “再說了,老祖宗不管這件事情,那不就是明擺著要護著柳家麼老爺,柳家雖說是我們的親家,但”

    “夠了,你不用說了。”大老爺沉著臉,說“你要說的是什麼,我已經徹底明白了。

    但是我可以與你說實話,這事兒爹他能插手什麼人家柳家做錯了什麼”

    大夫人一听這話,頓時就傻眼了,“他們平白無故就搶別人的營生,這還沒做錯若是讓京城的人知道我們程家有這樣子的親家,這是好事兒麼”

    “你休要胡說”大老爺不耐煩的拍了一下桌子,“什麼叫做搶別人的營生制冰的法子是人家自個兒琢磨出來的

    就算是官府、皇室都認可的事情,你現在在這里嚷嚷,是覺得聖上沒明辨是非”

    大老爺這話一出,大夫人臉色都白了,“我我可沒這麼說”

    “可是外人看來,你就是這麼一個意思”大姥爺說,“這件事情你就莫要管了,這也不是你一個婦道人家應該管的事情。”

    說罷,他就直接出去了,再不管大夫人胡說什麼。

    見他不管自己,大夫人也就追了出去。

    可是這才到門口呢,她就听到大老爺與下人們吩咐“好生看管著夫人,日後沒我的意思,不許她見任何人,也不許她出這個院子一步

    若是誰不听,仔細你們的皮”

    “是,老爺”

    大夫人听著外頭的動靜,腿都發軟了。

    這是這是要軟禁她啊

    她說這些事情,也不過是為了大房著想,可他卻這麼對她

    不相信自己的話也就算了,還要護著四房

    好,很好

    她倒要看看,四房還能夠囂張到幾時

    五房那邊听說了大夫人被禁足的消息之後,當即就有些驚訝到了。

    特別是五夫人,她問貼身伺候的嬤嬤,“你沒打听錯”

    “哎喲,如今這事兒整個宅子都知道了,哪里還用打听”嬤嬤說,“半柱香之前,大老爺剛從老祖宗的院子里出來,但並沒有回他們院子,而是直接出府了。”

    “上哪兒去了”

    這會子都已經快天黑了,他還能去哪兒

    “估摸著是去紅葉胡同了。”

    五夫人一听這四個字,眼楮立刻就眯了起來。

    她沉思了一會兒之後,說“你讓她們全都撤回來,不能再探了。還有各院子里的人,都讓他們閉嘴、不該听的不听、不該說的也別說。”

    那嬤嬤聞言應了一聲兒是,行了一個禮之後就轉頭望外頭走。

    而五夫人則一直都坐在椅子上,琢磨著心里的事情。

    這宅子,終究是要起風浪了。

    那柳氏的本事可真的是不少,她自己從來都沒有出面過一次,就已經讓這宅子亂成了這個樣子。

    本以為是個好拿捏的,誰知道這丫頭的本事都要比天還高了。

    偏生老祖宗跟那程六都這麼護著她

    想到這里,她就喊住了已經出了房門的嬤嬤,“一會兒記得去看看二房那邊是什麼意思”

    這府里最容易沖動的分明是二房那位才是,怎麼現在出頭的是大房那位

    而且大房那位也太莽撞了,直接就跟大伯說那樣式的話。

    程家本身就講究“以和為貴”,這些年她們妯娌幾個私底下勾心斗角的,老太太還在世的時候就沒少敲打她們。

    後來老太太去了,老祖宗也沒少拿這事兒書她們。

    也是因為如此,她們這些年表面功夫還是做得不錯的。

    可這回大房的直接就跟大伯這麼說了,老祖宗那頭,怕是也該出手了吧

    嬤嬤見她眉宇間都是擔憂,也就點了點頭,“您放心,奴婢吩咐完了之後,就親自過去看看。”

    可她們不知道的是,二房那邊壓根就沒有攪和這趟渾水的意思。

    這不光是二老爺的意思,也是二夫人的意思

    二人听那嬤嬤說了一堆之後,也就笑眯眯的說“五弟妹可真的是有心了,這江南的碧螺春是我們家老爺最喜歡吃的茶了。

    去年也是多虧了五弟妹,若不然啊,我們家老爺怕就是要吃往年的陳茶了。春喜,去拿我昨兒得的橘餅過來,讓嬤嬤幫我帶給五弟妹。”

    “是,奴婢這就去。”

    等丫頭將東西拿過來了,二夫人又笑眯眯的對那嬤嬤說“這橘餅也是南方來的,我不知道五弟妹喜歡不喜歡,你先拿回去給她嘗一嘗。”

    見二夫人從頭到尾都沒一句有關林家的話,那嬤嬤也就有些不解。

    她又試探性的說“那可就真的是多謝二夫人了,我們家夫人以往就喜歡吃這些東西。

    去年夏日的時候也得了一些,還怕壞了,特意讓人弄了些冰回來鎮呢。”

    “這會子天氣干,不容易壞的。”二夫人不接茬兒,只道“我一會子還要跟老三媳婦兒出去轉轉,就不與你說話了。”

    那春喜一听自家夫人這話,也就笑著對嬤嬤說,“嬤嬤,我送您出去吧”

    嬤嬤見什麼都沒問到,也就只能先撤了。

    她一走,二夫人就不屑的勾了勾唇,“什麼東西你們自己看不過眼柳家要富貴了,就自己去收拾唄。

    想要把我當槍兒使,你們想得可真的是美。”

    翌日一早,東方延和等人又回到了仙塘村。

    他們剛回來了沒多久,田管家就直接過來了。

    他見東方延和等人都沒事兒,這才放了下心,“你們都好,那我就真的是可以徹底放心了”

    “不是都說了不用擔心麼”東方延和見他整個人憔悴了不少,也就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您來得正好,我們大棚里的菜也差不多可以摘了。

    要不您就先弄一些回去吧,省得明日還要過來一趟。”

    一說到大棚里頭的菜,葉初涼就拍了一下手,“對田掌櫃,我都忘了跟您說了。”

    “初涼,什麼事兒啊”見她這麼激動,田掌櫃都有些不解。

    “我們之前在地里種了一些豌豆,如今苗子都長出來了。”葉初涼說,“但是我不打算讓它這麼快就結豌豆。”

    不讓豌豆結豆莢,那種來做什麼

    田掌櫃一臉的疑問,葉初涼見了也就笑著說“我打算先將這豌豆尖兒賣給您,這豌豆尖兒用來與酥肉滾湯,味道也是很不錯的。”

    酥肉

    田掌櫃沒吃過,也就問“初涼,這酥肉可是新菜式”

    “也算吧。”葉初涼道,“若是您不趕著回去的話,晌午您就在我們這兒吃,我給您做酥肉豌豆尖兒湯,您吃過了,就明白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