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八章 帶回

    “你就說願意還是不願意。”小九有些不耐煩了。

    他帶著人趕過來的路上,傷口就已經崩開了。

    且因為甦氏不在家,吳氏與林溯雪做的吃食兒遠沒有她做的好吃,他早上、晌午都沒怎麼進食。

    這會子又餓又疼的,他都快覺得自己的耐性要全部消失不見了。

    見他這般,慕容玄藜也就猶豫了一下。

    就在小九最後一點兒耐心要消失不見的時候,他點頭了,“好,你要記住你今日說的每一句話

    將來不管我要什麼,你都要給我。”

    見他答應了,小九也就拍了拍手,示意自己的人去接葉初涼。

    外頭那丫頭見這些人要進葉初涼所在的屋子里,也就有些著急,“主子”

    “讓他們帶走吧。”慕容玄藜看著小九,話卻是對她說的,“將藥也給她,她泡了那藥浴,接下來幾天可能會有些反應遲鈍。

    等吃了藥,好生歇息幾日就能夠恢復過來了。”

    “是,主子”

    一刻鐘之後,一個婆子模樣兒的人站在了堂屋門口,“九爺,我們已經將柳夫人接出來了。”

    雖說是婆子模樣兒,但她說話、走路的模樣兒,卻是一看就是不簡單。

    見他們已經將事情辦妥了,小九也就嗯了一聲兒。

    隨後他又看了看慕容玄藜,一字一句的道“只要我不死,你要的我都能夠給。”

    為了母妃,他就算是死,也要爬到那個位子上。

    將來等他坐上去了,老七要什麼自己不能給

    就算是他要那個位子,自己也一樣可以給出去的

    但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自己要先解決了那些雜碎。

    說罷,小九就帶著人離開了。

    那丫頭見自家主子當真讓九皇子帶走了人,就存了一肚子的不解,“主子,眼看就要成功了,為何要放棄呢”

    他辛辛苦苦尋了這麼多年才找到的人,就這麼放走了,多可惜啊

    再說了,那甦氏的靈魂比常人要強大很多。

    明明用了藥卻還能夠動彈,這麼多年了,他們還是頭一回見呢

    且九皇子現在也不過是十歲左右,這江山會不會到他手里,那都還是一個未知數兒呢

    如今就這麼將甦氏放走了,以後想要知道這麼合適的人,那就真的是很難很難了

    慕容玄藜聞言勾了勾唇,道“老九說話向來算話。別人說的話我可以不相信,但是他說的,我原因信。”

    而且自己也的確是需要他的承諾,自己要的可不僅僅是讓人醒過來。

    小九將人帶回了仙塘村之後,遠遠的打發了下屬,自己拖著疲憊不堪的身子去敲開了門。

    吳氏與林溯雪听著那敲門聲兒,立刻就去開了。

    本以為是程家來人了,可在看見身上的繃帶都染了血的小九以及躺在了地上的葉初涼之後,她們母女二人當下是又驚又喜。

    “小九初涼你們、你們這是怎麼了”

    “吳大娘,先將柳大嫂扶進去吧。”小九自己實在是沒這個力氣扶人。

    “好好好”吳氏與林溯雪先是扶了葉初涼進屋,這才又倒了回來將小九也扶了進去。

    她們見小九的傷口又崩開了,也就一個給他清理、一個去請大夫。

    兩刻鐘之後,大夫道“這孩子的傷又要重新上藥了,就是要吃些苦頭,但大問題是沒有的,畢竟是皮肉傷。

    至于初涼的情況,我有些摸不準。”

    她的脈象看著是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人虛弱也是真的。

    這樣子的情況他也是頭一回遇見,所以不好下定論。

    小九聞言也就道“柳大嫂不會有什麼大問題,但就是要好生臥床休息幾日。倒是我,大夫,你就不能給我開一些止疼的藥”

    這一身的傷口全都裂開了,真的是折磨死人。

    甭管是白天還是晚上,這稍微動一下,就能夠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且他因為這一身的傷,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洗過澡了,最多也就是付叔幫著用帕子擦一擦。

    再這麼下去,他就算是不疼死,估計也會臭死。

    大夫弄清楚他的意思值周,隨後就搖了搖頭,“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你這傷可不是一處兩處,是渾身上下。

    就算是給你用麻沸散,也撐不了多久的。且這麻沸散用多了,不好。所以你就再忍一忍吧”

    大夫本來是想說讓他安生一些,別老是到處亂竄的。

    但是一想到這小子的身份非比尋常,他最後就還是閉上了嘴。

    見大夫這麼說,小九也就至少嘆了一口氣,然後躺在床上裝死了。

    吳氏也知道他難受,就說“再忍一忍吧只不過出了元宵,身上的傷口都愈合了,那就好辦了。

    你先歇著,我得去看看初涼”

    小九聞言嗯了一聲兒,就自己歇著了。

    而就在這時候,東方延和與付叔從城里趕了回來。

    他一進後院,就百米沖刺兒似的往樓上跑。

    上去了二樓之後,他就看見了自家妹子站在門口,“小雪,你嫂子可是回來了”

    “是回來了,但是一直處于昏迷的狀態。”林溯雪說,“小九說她不會有什麼大礙,但是需要好生臥床休息。”

    里頭的吳氏听到自家兒子的聲音,也就從里頭出來了。

    她見東方延和大冬天的跑得一身都是汗,也就說“延和,初涼現在的情況還算可以,你不用擔心。

    你先進去看一看吧,我去給你們弄點兒吃的。”

    “好,那我先進去”

    東方延和也真的是顧不上與自家娘親寒暄,大步就往里頭邁。

    等看到躺在了床上的人之後,他那從昨晚就一直懸著的心這才稍稍安穩了一些。

    他見她臉色有些不好,也就用手摸了摸她額頭。

    沒發熱。

    他緊緊的握著她的手,一下也不想松開。

    “媳婦兒,我真的是嚇了一大跳。虧得你好好的回來了,若是你當真有個三長兩短的,我都不知道我自己要怎麼活下去”

    在發生這件事情之前,他本來就擔心她會隨時從自己身邊消失。

    如今她的確是不見了,他當時真的是快要崩潰了。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