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 傻子

    “如果你沒有主意兒的話,我們是有的我們家冬雪雖年紀是有些大了,但也是我們辛辛苦苦養到現在的。

    她雖比不上城里有錢人家的大姐,但家碧玉,那也是算得上的這樣子好的姑娘,你總不可能讓她做二房吧”

    “恰巧你們家如今這個婆娘又是個腦子不清楚的,這事兒出去的話,其實你也是臉上無光正好就趁著這個時候將她趕走,然後讓我們家冬雪給你生一個聰明的兒子。”

    李氏越,就覺得自己這個主意兒是真的很不錯

    她是一瞬不瞬的看著柳青河,繼續“到時候你有一個這麼好的媳婦兒,那出去都是臉上有光的事兒”

    臉上有光

    跟在傻姑後頭的葉初涼听著這話,差點兒都爆粗口了。

    她下意識地看向了傻姑,聲兒的“你別跟這種狗東西較真兒,他們就是狗嘴里圖吐不出象牙來。”

    “我知道”

    傻姑點零頭,然後就大步往里頭走了。

    李家跟李氏婆家的人見她突然回來了,一個個的臉上都跟調色盤似的,一會兒一個顏色。

    柳青河也沒想到她會在這個時候回來,也就皺了皺眉頭,“你咋回來了孩子們呢可是他們欺負你了”

    傻姑搖了搖頭,“我沒事兒我將娃娃都放爺爺家了,明日就會去接回來。”

    完這話之後,她就扭頭,不錯眼珠的看著李氏,“你剛才什麼來著”

    “我”

    李氏哪里會想到她會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回來,且她也不確定剛才傻姑到底有沒有听到自己的那些話

    如果那些話都被听見聊話,那

    她咕嚕一下咽了咽口水,這才磕磕巴巴的解釋,“大外甥媳婦兒啊,不是這樣子的。姨母我就是”

    “啪”

    她話都還沒有齊全,臉上就挨了一巴掌

    傻姑打完了人之後,也都沒給李氏反應過來的機會,就戳著她的肩膀一字一句的道“姨母

    你算個屁的姨母覺得我是個傻子,所以就這麼欺負我是麼如果冬雪肚子里的孩子當真是柳青河的,行,我不用你我都會自動讓位

    可你他娘的將這麼一個鍋蓋在我們家頭上,這是不是有點兒太過分了真當我們家是好欺負聊是不是”

    一次是這樣子,兩次也是這樣子,還真的是讓人惱火得不行

    見傻姑都動手了,那兩家人一個個的都傻眼了。

    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傻姑會在這個時候回來。

    他們更沒有想過傻姑也會有這樣子的時候

    之前大家都她是個傻子,所以現在幾乎所有人都她是傻子

    但她現在話這麼利索,眼神那麼清澈,這壓根就不是傻子該有的

    “青河家的,事情也不是你想的這樣子,我們不過是”

    他們想解釋,但這些解釋對于傻姑來,就跟屁一樣

    她嫌惡的看著這些人,“不用浪費口水了,冬雪肚子里的孩子是誰的,我想你們比誰都清楚

    如果你們真的是要簡直將她推到我們家,那就不要怪我將事情弄得更加難看

    你們要面子,但面子這玩意兒對于我來,還沒一盆子野菜管用如果不信的話,你們可以試一試”

    之前全程都在哭的冬雪听著她這話,那托著肚子的手瞬間就顫抖了起來。

    且眼淚也不禁往下掉了。

    看著她這個樣子,傻姑就冷冰冰的道“哭什麼又不是我男人將你肚子搞大的,你在我這兒哭個屁

    我告訴你,如果沒有這件事情,我或許會同情你。但是現在,你們最好是都給我滾”

    事情能夠鬧成這個樣子,那就是冬雪自己默許的。

    哭

    她還好意思哭

    “表嫂,我我對不起你,都是我不好,這件事情”冬雪哽咽著,“或許你或許會恨我,但我也是沒辦法了啊”

    傻姑與葉初涼一听這話,下意識的就以為她是意識到自己錯在了哪里。

    可事實證明,她們兩個都錯了

    因為就在下一瞬,冬雪就道“如果不是懷上了表哥的娃娃,我就算是死,我也不會來給你添堵的。

    但是表嫂,這終究是一個娃娃,不是一只貓狗啊”

    她這話一出,傻姑與葉初涼眼里都滿滿的都是冷意。

    不光是她們兩個,就算是柳青河本人,也覺得自己好像從來都沒認識過這個表妹一樣。

    他冷冷的看著冬雪,見她在對上自己的眼神之後就迅速躲開了,也就不屑的往她走了過去。

    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冬雪跟前,問“你肚子的娃娃,是我的”

    “表哥,你這不是為難我麼”冬雪一臉自己最委屈的模樣兒。

    見她的回答似是而非,柳青河也沒有什麼動作,只是繼續問“那你,我與你是哪一發生的關系在哪里發生的發生了多久”

    冬雪聞言當下就無比震驚的搖頭看向了他,“表哥,你怎麼可以”

    “是不是覺得在大庭廣眾之下這樣子的事情很不妥”柳青河又問。

    這一次,冬雪終究是點零頭。

    見她點頭了,柳青河也就冷笑一聲,“呵如果你當真有羞愧之心,就不會將這個孩子留到現在。

    也不會讓你父母家、外祖家都成為別饒笑柄。如果我沒有猜錯,你是以死相逼,所以才會有今日的,是吧”

    “如果你非得要嫁給我,也校但我可要把丑話在前頭”

    一听他可以將女兒嫁給他,李氏立刻接過了話,“青河,只要你對冬雪負責你放心,我們會給冬雪很多嫁妝的

    雖我們也知道你不是這樣子市儈的人,但這也是我們的一份心意。且到時候我們也會將這個婚禮辦得風風光光的,絕對不會讓你臉上無光。”

    見她這麼心急,柳青河也就勾了勾唇,“著什麼急啊,我話都還沒完呢。

    你們想要將她嫁給我,可以,但得等我死了以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