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良心不會痛嗎

    行啊,她就將這六年來楊長祖與自己說的那些個甜言蜜語,一句一句的重復給那女人听

    哪怕是在床上的時候,這個男人都有什麼手段,她也要說出來

    反正所有人都已經認為她是不要臉的東西了,那自己干脆就不要臉到底

    那些個看好戲的人見事情變成了這個走向,都不見對著楊長祖指指點點了起來。

    “哎喲,這就是他的不對了”

    “都說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你將人姑娘家的清白給奪走了,那就是要負責人的呀”

    “可不就是麼,怎麼到頭來就翻臉不認人了呢

    且人家這肚子里的娃娃是你的,你不認這個女人,可娃娃你也不能不管吧”

    “當真是造孽喲”

    就在絕大部分人都在說楊長祖的不是時,他站到了院子中央,拔高了聲音與大家伙兒說。

    “我楊長祖今日可對天發誓,我從未踫過冬雪這些年來我與她雖說是情投意合,但我連她的手都未曾踫過

    是,我楊長祖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我始亂終棄了。但我不認為所有的問題都出在我身上,畢竟我還做不到娶一個與別人有首尾,甚至還懷著別人孩子的女人”

    與別人有首尾

    冬雪听著這番話,差點兒就氣笑了,“你說我與別人有首尾是吧行,你說出來,我冬雪跟誰有首尾過了

    你要是能夠說出個一二三來,我就信你”

    見她這般言之鑿鑿,楊長祖也就閉上了眼,說出了一個人的名字。

    在听到他說出來的名字之後,冬雪就當真是氣笑了,“哈哈哈楊長祖啊楊長祖,你就算是不想對我負責,你直接說就好了

    你說我與楊長安有染,你良心不會痛麼”

    楊長安是誰

    那是他的堂弟

    自己就算真的是水性楊花,就算真的是耐不住寂寞找了別的男人,也沒有必要找他弟弟楊長安

    而且楊長安那個人本來就心術不正,自己怎麼可能

    想到這里,冬雪臉色頓時就慘白了起來。

    她不可置信的看著楊長祖,“你在跟我開玩笑,對不對你告訴我,你這是在跟我開無玩笑”

    怎麼可能,那天晚上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是楊長安呢

    見她這般,楊長祖也就說“既然你都已經想起來了,那還要我繼續說下去麼”

    “不可能”冬雪將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這是不可能的,怎麼可能會是他呢,這是不可能的”

    他們兩個雖說身形差不多,聲音也差不多,但自己也不至于會認錯人啊

    而且那天晚上,自己分明還一直在叫他的名字

    如果那人當真是楊長安的話,他為什麼要欺騙自己

    見她的了臉色愈發難看,楊長祖也就道“你跟我說你懷孕了之後,我一開始只是覺得生氣。

    那時候我就在想,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要臉”

    懷了別人的孩子竟然還過來跟自己說,還問自己什麼時候娶她202電子書

    後來他才知道,原來她一直都以為那個人就是自己。

    因為自家堂弟不是個好東西,身邊的女人也是一大堆,所以他曾三番五次的建議冬雪,直接就將孩子落了算了。

    雖說自己沒法子接受她,但她這樣子懷著孩子,也不像話

    只要將孩子落了,她好生養一段時間,只要沒有人知道的話,她以後也還是可以嫁人的。

    但是她卻以為是自己不想負責人,還說自己沒有擔當雲雲。

    那時候自己就想要告訴她真相了,可是每次自己要說的時候,她都會很生氣,甚至直接跑掉。

    若不是今日事情鬧成了這個樣子,他也不會將真相說出來的。

    但是她要算計別人,自己也不可能冷眼旁觀。

    “冬雪,事情發展成這個樣子,誰都不想的。”楊長祖說,“但是咱們也不可以禍害別人啊”

    柳青河兩口子壓根就不知道這件事情,卻是一步一步的被逼成這個樣子。

    如果自己不站出來將事情說清楚的話,指不定人家兩口子當真就要因為這件事情完蛋了。

    冬雪怔怔的看著他,想死的心都快有了,“你告訴我,怎麼會有這樣子的事情發生為什麼不是你,為什麼”

    她一直都以為那天夜里的男人是他,所以她才會這麼堅持要這個孩子的。

    她相信自己心愛的男人不是這麼狠心的,可她完全沒有想到事情會是這個樣子的。

    “那天,我壓根就不知道你有約我見面。”楊長祖說,“我是後來才意識到事情不簡單的。”

    但就算是意識到了,也不可能改變事實了。

    看著他那個樣子,冬雪也就好笑的低頭看著自己那已經顯懷了的肚子。

    她的手在上頭來回摩挲了幾下,這才幽幽的道“你知道麼,我以為這是你的孩子我每天夜里都會做夢,夢見與你定親人是我,夢見我們有一個很好看的娃娃

    但是現在夢醒了,我不會要這個野種的”

    她說前頭那幾句話的時候,語氣有些森然,但也還算比較正常。

    可是等到說後頭那一句的時候,她那語氣整個就變得嚇人了。

    就連表情,都是十分猙獰的

    楊長祖見狀,剛想要說些什麼,可最後都來不及了。

    因為冬雪自己給了自己肚子一拳不說,還故意將肚子撞在了院子里的石桌上

    她這個舉動,真的是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小李氏見她這麼傻,當下嚇得腿都軟了,“冬雪你這孩子怎麼就這麼傻呢”

    她大步跑了過去,將快要倒在地上的人給接住了。

    “冬雪,你當真是太糊涂了。”小李氏說著說著,就愣住了。

    她看著冬雪那瞬間就染紅了的裙子,整個人就好像是變成了木頭似的,動也動不了了。

    最後是外頭的人去叫了大夫來。

    但大夫來了也不管用了,孩子,終究是沒了。

    “她這身子骨本身就不是很好,而且因為心事重重,她這孩子也不穩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