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 底線

    吳氏聞言若有所思,然後就拉著葉初涼走到了廚房里頭,“初涼,延和惹你生氣了,是與不是”

    “娘,我”

    “你這孩子也別瞞著我。”吳氏嘆了一口氣,“你們兩口子這幾日話都不說了,我能看不出來

    初涼啊,你要是受了什麼委屈,你只管與娘說。你別看他是我生出來的,但是我心里都是向著你的”

    “你是個好閨女,延和這家伙有時候脾氣就是不得了你也犯不著慣著他,你該生氣的時候的確是要生氣的。

    但是你別氣壞了自己的身子,這樣子的話,那就當真是不值當了。”

    听著她說的這些話,其實葉初涼心中是知道她想說什麼了的。

    葉初涼想了想,這才說,“娘,我與那老鄉沒什麼,就是沒想到會遇見,也是談得來的人,但我們之間必定是光明磊落的。

    至于當家那邊娘,這事兒我也方便細說,但這事兒不是我不生氣了,就能夠過去的。”

    東方延和是覺得自己與別人有瓜葛,這事兒已經觸及到她的底線了。

    說她什麼都可以,甭管是低賤的丫頭出身、還是勞苦命什麼的,其實真的一點兒都無所謂。

    但是他那天的態度,就好像自己真的是給他戴綠帽子了一樣兒。

    他要這麼認為,那就隨便他。

    左右自己是不是真的那樣子,她心里有數兒

    “你們兩個的事情,娘是不好多管的。”吳氏說,“但是初涼你要記住,你別委屈了自己就成。”

    “娘也不是擔心你與別人有什麼,娘只是怕延和鑽了牛角尖,你又不跟他好好解釋。這矛盾啊,就會越來越大

    你們兩口子能夠走到今日也不容易,得好好珍惜啊好了,娘也不跟你多說了,給你留了你喜歡吃的飯菜,你先吃。

    吃好了,就回屋里換身衣裳好好歇一歇。都出門大半天了,必定也是累著了的”

    說完自己想要說的話之後,吳氏也沒等葉初涼說什麼,就自己先出去了。

    而葉初涼听著她說的那些話,又見鍋里留著的都是自己喜歡吃的菜,心里也就不禁有些難受。

    等吃了飯之後,她回了屋里。

    剛換了衣裳躺在床上呢,就見房門被推開了。

    光是听著那腳步聲,葉初涼就知道是東方延和。

    她也沒說話,只是依舊躺在床上,看著頭頂的床帳。

    “媳婦兒,那人是誰”東方延和猶豫了半晌,這才問了出口。

    听著他這話,葉初涼也就閉上了眼,淡淡的道“老鄉。”

    老鄉

    東方延和一開始以為宋之言是甦家村的人,但是後來想一想,其實她對甦家村的那些人是沒有多少感情的。

    除了娘家的人,她對別人也不甚在意。

    那這個老鄉,估計也就是她真正的老鄉了。戀戀

    想到他們剛才在門口有說有笑、甚至是相約著下回再見面的場景,東方延和也就說,“想你、你是不是要跟他走”

    他這話一出,葉初涼當即就冷笑出聲兒了,“你若覺得是,那就是。

    只要你給我休書,莫要說跟他走,這天底下的男人數不勝數,跟哪個不是跟”

    “我不會給你休書的我也不會跟你和離”東方延和聞言急眼兒了,“甭管他是不是老鄉,與你好不好,我都不會讓你走的”

    葉初涼聞言扭頭看著站在床邊的他,淡淡的道“你以為你不讓我走,我就走不了了”

    “媳婦兒,我知道我之前惹你不高興了,但是你怎麼能夠這麼說”

    東方延和蹲下身子,好與她的視線持平,“你心里不高興,你打我罵我也好,但是你別說走這樣子的話,我心里難受”

    “你難受東方延和,你覺得我很舒服是不是”

    葉初涼從床上坐了起來,冷眼看著他,“行,你覺得我會那些東西不好,我也不想跟你爭論什麼,畢竟我們兩個的教育背景不一樣、生活的環境也不一樣。

    你覺得我不對,我覺得你小題大做,那都是正常的。但是你那是什麼態度,你是覺得我就是對你不忠了,這事兒的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他是沒直接說出來,但是他那天的眼神、態度,分明就是這個意思

    想到那日的事情,葉初涼自己也是一肚子的火,“既然你覺得我對你不忠什麼的,那說真的,我是真心覺得咱們也沒有必要說下去了。

    畢竟再說下去,這件事情對你對我其實都是沒有什麼意義的。你覺得我是跟別人有什麼,那行,你就這麼認為吧

    對了,在我們那里,甭管男女,成婚之前有過對象、發生過關系,其實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說罷,她就直接光著腳下地,打算去別的屋子睡。

    成婚之前有過對象、發生過關系,其實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東方延和听著這一句,整個人就愣在了原地。

    他定定的看著床鋪,半晌都沒有動作。

    等到了晚飯時間,吳氏見葉初涼沒出來吃飯,兒子也沒出來吃飯,也就以為他們小兩口是和好了。

    可就在她剛剛要高興的時候,付叔卻說,“東家不在他屋里,東家娘子這會子怕是還在睡覺呢。”

    不在家

    吳氏一听這話,就傻眼了,“延和什麼時候出去的”

    “都出去有一個多時辰了。”付叔說,“先前我去大棚那邊弄豆芽的時候,就見他出去了。”

    “哎喲我的老天爺喲,這小子是不是要氣死我”

    吳氏聞言真的是覺得心口都在發堵,“我好說歹說說了那麼多,他竟然一句都沒听進去你說說,他們小兩口都已經置氣這麼多天了

    要是再這麼僵下去,初涼心冷了可咋整”

    說到這個事情,付叔也是覺得有些頭疼,“老太太,這事兒吧,其實咱們還真的是幫不上什麼忙

    您也是看見了的,東家娘子本身就是一個有主意兒的,她在意的東西也與別的婦人不一樣”

    他們說再多,但其實很多事情都說不是人家東家娘子自己所在意的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