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收拾東西

    這樣子的事情說再多,也不管用啊

    東家那邊怎麼想的,他們也弄不明白。

    甚至他們兩口子到底是為什麼爭吵,他們至今都沒搞清楚呢

    “哎就是因為這樣子,我心里才擔心啊”

    吳氏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句不好听的,若是初涼真的決定要走了,我就算是在她跟前跪著哭跪著求,那也是不管用的”

    這也是她一直不偏心自家兒子的緣故。

    若是自己跟別的婆婆一般,兒子兒媳婦之間一出現了問題就將所有的過錯推在了女方身上,初涼必定會立刻就走人的

    這丫頭雖說不是什麼狠心的人,但是她若是一下定決心了,那她也不會在意別人的說法、看法。

    想到這里,她又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東方延和回來了。

    她听見外頭的動靜,也就急忙跑了出來。

    可她一句話都還沒說上,就見自家兒子大步往後院去了。

    看著他那冷冰冰的樣子,吳氏心里頓時就咯 了一下

    她當下也顧不上吃飯了,直接就快步往後院跑了過去。

    東方延和提著一堆避火圖進屋的時候,葉初涼也才剛剛睡醒。

    見他砰的一下就將門給推開了,她當即就不悅的皺了皺眉頭,“如果想吵架,你直接站在門口就好,犯不著進來給我添堵。”

    東方延和沒說話,他直接就將手里頭的避火圖丟在了地上。

    看著地上那些冊子,葉初涼翻了一個白眼,“怎麼你不會是覺得這就是事情的關鍵吧”

    自己睡覺之前說了那麼多,他以為自己是因為他不給自己看這些東西而生氣

    如果他真的是這麼認為的,那她可真的就是對牛彈琴了

    “不是。”

    東方延和一瞬不瞬的看著她,“我就是不知道,我說錯什麼了我問的是,你是不是看過別人的身體,難不成我不應該生氣麼”

    “應該,怎麼不應該”葉初涼冷冷的道,“從今以後,我瞎了不就好了麼,這樣就對得起你了吧”

    “葉初涼你這是無理取鬧”

    “我怎麼就無理取鬧了我之前都跟你說過了,我們之間不一樣,所以難免會有這樣那樣的摩擦

    過去這兩年沒有發生,你是不是以為這些不一致的觀點就不存在了你發現的時候,我也沒瞞著。

    我跟你好聲好氣的解釋了,你跟我甩臉子、冷戰,無非就是覺得我不忠我不貞,不是麼”

    “現在你弄這些回來的目的是什麼想要讓我看個夠,還是你覺得你讓我看了,行,這事兒就可以過去了”

    她從床上坐起來,不錯眼珠的看著滿眼通紅的東方延和,一字一句的道,“你沒明白我的意思是什麼,你就一直都陷在你自己的想法里頭。好吧

    說真的,沒意思”

    她說著就給自己穿衣裳,就好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看著她那淡定的模樣兒,東方延和眉頭也就越皺越緊,“是,我們之間是有很大的差別,但是我就不明白了,為什麼一個婦道人家非得要看那些東西”

    “是我的錯是我的錯,不說了行麼”

    葉初涼真的是覺得解釋不通,“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道理,說不明白。我能夠理解你,但是你不能夠理解我,這才是我們不和的關鍵”

    說到這里,她也就走到了廂籠旁,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算了”

    算了

    “什麼算了你要走”

    東方延和見她在收拾東西,當下就大步過去按住她的手。

    看著他這樣,葉初涼也就仰頭看著她,“我不是要走,我只是想讓我們之間都好好冷靜一下。

    我不想吵架,也不想再解釋了。如果咱們互相冷靜了之後你覺得我還是那樣子的不堪,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他是古代人,他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這樣子說的,所以自己是真的能夠理解。

    實際上別說是古代人了,就算是二十一世紀的長輩們,他們都是談“色”色變的

    這一點,她是真的可以理解。

    每一個人的生存環境不一樣,接受的教育不一樣,所以也沒什麼好爭論的。

    她中小學的學校都會講這方面的知識,老師也好、同學們也好,都覺得這是很正常的知識,就好像數學、語文一樣,並不會覺得這會很羞恥還是如何。

    因為自小接受這些教育,老師們也給大家樹立了正確的觀念,所以他們這一批的學生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什麼覺得女生生理期就是不干淨、惡心,甚至在女生生理期調侃、戲弄人家的事情。

    非但如此,不管是男生還是女生,大家都會照顧身體不適的女生。

    這方面的教育問題在現代都沒能很好的成為一門正兒八經的課程,在古代,她自然是不會要求東方延和跟自己一樣的。

    但是他給自己蓋那樣子的定論,她也不可能接受。

    想到這里,她也就說“就這樣子吧到時候你冷靜下來了,我們再談。”

    見她是真的要走,東方延和也就死死的摁住她的手,不松開,“媳婦兒,我錯了你別走行不行

    你當初不是跟我說過了的麼,除非我在外頭與別的人亂來,不然你是絕對不會離開我的。

    那你現在為何要走,媳婦兒,你別走,我再也不會說那樣子讓你難受的話了,好不好”

    “延和,不是這樣子的。”葉初涼一瞬不瞬的看著她,“你是真的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所以我覺得咱們這樣子下去肯定是還要吵架的。

    娘跟小雪都很擔心我們,我也不想讓她們操心這個所以就先冷靜一下吧,等時候差不多了,我會回來的。”

    說罷,她就將東方延和的手從自己手上挪開了。

    深吸一口氣之後,她也就繼續收拾自己的東西,然後離開。

    東方延和看著她只收拾了衣裳,拿了一點兒銀子,別的一樣兒也沒要,心里頓時就空落落的了。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做錯了什麼,會讓事情變成這個樣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