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信任

    宋之言知道她在擔心什麼,“而且他能這麼快就趕過來,應該心里也是有數兒的。”

    宋之言書房。

    東方延和進來的時候,宋之言還沒過來。

    他就掃了一圈這書房,見這書房一點兒也不比程佑雲家的差,心里也就有數了。

    這宋家,雖說不是什麼官宦人家,但也是大富人家。

    想到自家小媳婦兒與這家的大少爺、二小姐都那麼好,他心里頓時就有些不安。

    就在他心里五味雜陳的時候,宋之言過來了,“柳公子,實在是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

    “宋少爺。”

    東方延和見他朝自己拱手,也就回了一個禮。

    等回了禮之後,他就開門見山的問“柳公子,可是我家媳婦兒不願意來見我”

    “倒也不是,她不過是還沒想到要怎麼跟你談,所以呢,我就先過來”

    宋之言見他模樣兒周正,為人也痛快,不是那等賊眉鼠眼又小肚雞腸的人,對他的印象也就稍微好了幾分。

    東方延和直接,宋之言更直接,“柳公子,我之所以過來,其實就是為了跟你談一談你們兩個吵架的事情。

    對了,在說這件事情之前,我想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宋之言,是宋家的大少爺,但同時,我也是初涼的老鄉,我們都來自同一個地方”

    東方延和聞言點了點頭,“這個我上回就已經猜到了不過宋少爺,我實在是不知道我與你之間有什麼可談的,我現在就只想見她。”

    他原本是想要在家里好好想一想,然後才過來的。

    但是他實在是沒辦法靜下心來,在自家小媳婦兒離開家的小半個時辰之內,他就出門了

    到了城里之後,他遇見了付叔,也就知道了自家小媳婦兒的下落。

    一听她去了宋家,他心里就當真是心急如焚

    當時他雖說是沒有見過宋少爺,但是憑借他與自家小媳婦兒是老鄉這一點,他心里就真的是七上八下的

    她說自己不能夠理解她,但宋少爺與她來自同一個地方,他們兩個之間必定是能夠聊更多的話題的吧

    想著這些事情,他自己就真的是沒忍住,直接往宋家這邊來了。

    宋之言也知道他心里著急,“柳公子,我知道你心里在擔心什麼,但是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跟初涼之間就不是你想的那種關系,也不會是。

    另外一個,我要與你談的,就是你們吵架的事情。”

    “她連我們為何吵架都與你說了”東方延和臉色有些不好看。

    宋之言見他這般,也不想騙他,直接就點了點頭,“是的,她跟我說了。柳公子,我現在要跟你說的,就是這個事情。三九

    或許你覺得她看那些書是很離譜的事情,你或許也會懷疑她在我們那里是不是真的跟別的男人做過了那些事情

    但我可以跟你說,哪怕是真的如此,她也不是你想象中那等不堪的女人,更何況她就只喜歡你一個,也只與你一個人好過。”

    “咱們都是男人,那我也就不跟你兜圈子了。咱們男人三不五時的都還會自己解決一下,你覺得女人家就是木頭麼都是肉做的人,其實都是一樣兒的”

    只不過所謂的三綱五常讓人有了禮義廉恥,懂得什麼叫做克制而已。

    可這樣子的事情一沒有犯法,二沒有傷害別人,這怎麼就不可以了

    听著宋之言說的那些話,東方延和臉上先是震驚,隨後就是冷靜。

    他耐心的听他說完,最後才問“那你們那兒,當真所有人都這般”

    “不敢說所有人吧,但絕大部分人其實都是一樣兒的。只不過有些人覺得這些是不能說出來的事情,也覺得羞恥,所以從不擺在明面兒上說而已。

    但是她告訴你了,我覺得,她是真的相信你、真的把你當成了自己人看待,才會這般的”

    宋之言見東方延和的臉色其實是比較正常的,也就說“或許你會覺得這件事情很嚴重,我們也能夠理解你的想法。

    但你也知道你們兩口子之間的不同,所以我這個作為老鄉又作為弟弟的人,是真的希望你能夠好好的跟她談一談這件事情,而不是帶著情緒來處理”

    東方延和聞言目不轉楮的看著他,問“弟弟”

    “在那頭我的年紀比她小好幾歲呢,雖說女大三抱金磚,但是你不用多想,我跟她之間就沒有你所想的那些事情。”

    他與初涼只是因為對方的來處都與自己的一樣,所以在這個異世里才會那麼互相信任而已。

    都說在異國他鄉見到同一個地方的人之後,都會很激動的。

    以前他是不了解,但是現在他覺得這句話說得太多了。

    想到這里,他也就拍了拍東方延和的肩膀,說“她這會兒怕是還在後頭的花園里,我讓小廝帶你過去。

    你們好好談一談吧雖說我不缺養活她的這點兒糧食跟銀子,但是說真的,我還是希望她能夠快快樂樂的生活。”

    說完這一句之後,宋之言也就去叫了小廝進來。

    東方延和跟著小廝到了後花園,他遠遠的就已經看見了正撐著下巴看丫鬟撲蝴蝶的小媳婦兒。

    而葉初涼呢,她是等東方延和走過來了這才發現的。

    看著他那一瞬不瞬的盯著自己的雙眼,她頓時就不知道說些什麼,只是怔怔的看著她。

    “媳婦兒,我有話要與你說。”東方延和自己率先開了口,“我剛才與那宋公子聊了一會兒,雖說絕大部分時間都是他再說,但是媳婦兒,我知道我自己錯在哪里了。”

    他就這麼盯著她,說話的時候也是很認真,“之前你就說我沒能夠理解你的意思,我當時覺得你這個說法是有些可笑的。

    但是剛才他跟我說了那些之後,我才知道其實很多事情真的是不一樣的。”

    在昭國,沒有人會將這些東西擺在明面上說。

    不光是夫妻生活之間的那點兒事,就算是女子小日子時候的事情,也沒有人會把這個當成一堂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