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改嫁

    但是他們那邊不一樣,他們那邊的夫子會跟女學生科普這方面的知識,並且讓女學生注意照顧好自己

    想到這里,東方延和也就深深的嘆了一口氣,“的確是我自己的問題,我用這里的思想還有習慣來衡量你了

    媳婦兒,對不住,我以後絕對不會因為這樣子的事情跟你鬧脾氣了,咱們回家,好不好”

    看著他那認真又帶著哀求的樣子,葉初涼愣了愣,剛想要說些什麼呢,從後頭走過來的宋之心也就已經推了她一把,將她推到了東方延和的懷里。

    東方延和怕自家小媳婦兒會摔著,也就立刻伸出手將她摟住了。

    他本來以為自家小媳婦兒會推開自己的,但她並沒有。

    于是他也就緊緊的摟著她,並且沖宋之心主僕二人感激的點了點頭,就帶著自家小媳婦兒往來時的路往外走了。

    宋之心的丫鬟不明白自家二小姐為何要那麼做,“二小姐,你之前不是還說希望初涼子與大少爺好麼”

    雖說那初涼子是嫁過人了,但是大少爺跟她是來自一個地方的人,且大少爺也從來不在意這些所謂的規矩。

    他看重的,就只是喜歡與否而已。

    頭幾年老爺跟夫人還會對他選少夫人這件事情有諸多要求,但是如今呢,兩位老主子怕是只要他能成親,就滿心歡喜了。

    如今大少爺好不容易遇上一個能夠說上話的,但卻讓人家走了,那不就是可惜了麼

    “紅玉,這你就不懂了。”宋之心點了點自家丫頭的腦門,說“若是哥哥有這個心思,他斷不會讓初涼姐跟著那柳公子回去,也不會讓他們夫妻二人見面的。

    但是哥哥都讓人帶著他過來了,自然就是希望他們夫妻能夠早日和好的。”

    “再說了,我看那柳公子對初涼姐也是挺不錯的。你剛才是沒看見,他從進來之後的眼神兒啊,就沒有離開過初涼姐幾分。”

    也就只有最後沖她們二人點頭致謝的時候挪開了一下,就那麼一下而已。

    這樣子的人,哪里舍得初涼姐走

    紅玉年紀比宋之心還要小一些,也不懂這些,也就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

    而出了宋家之後,東方延和就拉著自家小媳婦兒上了馬車,“付叔,回去吧”

    “是,東家。”

    車廂里,葉初涼也不知道要怎麼跟東方延和開口說話,于是干脆就沒吱聲兒。

    她見東方延和一直都拉著自己的手不放,也就想要掙脫。

    但剛剛一用力呢,她的手就被攥得更加緊了。

    東方延和一瞬不瞬的看著她,說“不松開,我怕你又跑了。”

    “你是怕我跟別人跑了吧”葉初涼聲音有些低低的。

    見她一下子就說出了自己的心聲,東方延和也沒有否認,“的確,媳婦兒,我就是怕你會與別人跑了。

    但是我更怕你真的生氣了,然後不搭理我”

    他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這才將她整個人抱在自己懷里,“媳婦兒,這幾天我心里真的是亂糟糟的。

    我也知道我自己不應該跟你生氣,但是我又覺得你那樣子著實是不對在與那宋公子談話之前,我是真的覺得自己沒有做錯什麼事情

    但跟他談完了之後,我才明白你的意思是什麼。的確,在這件事情上,我是一直都在用我們這邊的規矩、做法來衡量你。

    對不住,你跟我明說了那麼多次,我都沒有听進去,你心里必定覺得很難受。”

    葉初涼見他這一次是真的弄清楚了矛盾所在,也就靠在他懷里嘆了一口氣,“誒其實我之前就有在想,如果我沒有將這件事情說出來的話,或許就沒有這個爭吵了。”

    成婚兩年多了,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吵得這麼厲害。

    雖說不是你罵我我罵你的那種,但是這種有點傾向于冷戰的方式其實更讓她難受。

    有時候她是真的希望兩個人痛痛快快的吵一頓,吵完了之後再和好,指不定什麼都過去了。

    “不,媳婦兒,你就應該說出來。”

    東方延和的語氣變得稍微嚴肅了一些,且他還讓葉初涼看著自己。

    “以後不管是什麼事情,哪怕我們會在這件事情上有很大的分歧,我覺得你也要說出來,我自己也是。

    因為我覺得,哪怕你沒有說,但實際上這個問題還是存在的。哪怕這一次咱們之間沒有鬧矛盾,可是以後必定也會在別的地方顯現出來”

    “所以我就覺得,寧願早早的發現咱們之間的問題,然後咱們好好的把這個問題解決了,而不是將問題掩藏起來,這樣子不好”

    他這番話葉初涼自己也是認可的,“的確,有時候提出問題才真的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東方延和見她說著說著就不說了,心立刻就提了起來。

    感覺到他的緊張,葉初涼也就咬著壓根用力的掐了他胳膊一把,“只不過你竟然那麼想我東方延和,我看你就是活膩歪了”

    “嘶媳婦兒,媳婦兒你輕點兒,我疼了你還不是得心疼”

    “誰心疼你我才不心疼你呢疼死你最好誰讓你這麼過分,要是還有下一次,我就弄死你,然後改嫁得了”

    “改嫁那你就做夢去吧,不,就算是做夢你也別想跑還想改嫁呢,我看你才是活膩歪了,看我回去怎麼收拾你”

    一個時辰後,床上。

    東方延和看著滿臉緋紅的人兒,隱忍著問她,“當真要改嫁”

    他半路就停了下來,葉初涼不上不下的,的確不好受。

    但是她知道這家伙的招數兒,也就用力的攥著身下的褥子,嘴硬道“就改嫁誰讓你那麼說我

    說來也是我愚蠢,宋之言不是與你說了麼,在我們那里,成親之前有過很多對象,那都是正常的。

    早知道我會來到這個地方的話,我就將我那些理論知識都用在實踐上好了,畢竟實踐出”

    “真知”兩個字都還沒說出來,葉初涼就被東方延和帶著無數兵馬攻破了城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