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正文 第四百七十章 痊愈

    自然少不得會管上一管了。

    然後那縣令搞事,被人給直接掀了。

    說起來,還是那縣令自己找死。

    誰不知道,那位眼里最是容不得沙子的。明明知道那位在虎門關坐鎮呢,還敢做出那樣的事情

    侍從都止不住搖頭了。

    既然是怕死,為何又要作死

    給那鎮上弄幾個大夫難嗎又沒讓他自己去看那些人。再則,將那些大夫扔進去,再弄些草藥,不叫他們出來,不就得了

    非要將事情做得那麼絕,這下可好,自己把自己搞死了,還連累他們這些人。

    要是他敢說出些不該說的話

    侍從的眼中閃過一絲厲色,那位不將他送去見閻王,他們這些人,就先送了

    “祁陽起了瘟疫”衣衫不整斜倚著的男人突然坐了起來。

    這還真的是個好消息啊

    之前他派去的那些人沒能將那人弄死,叫他丟了養了許久的棋子,連祁陽過來的消息都慢了那麼多。眼下,終于叫他找到了一個可以不著痕跡除掉那人的機會

    瘟疫啊,這來的可真是時候呢。

    當然這還得有一個前提。“那人可還在祁陽”

    “還在,听說,還在軍中,還要些時候才會離開。”

    這還真是天賜良機

    男人眼底閃過一絲嗜血的光芒。

    “去,好好準備準備。”

    “是。”準備什麼,侍從已經知曉。

    這也是該好好謀劃謀劃了。

    也不知,那人還能不能躲得過去

    侍從從屋內離開不遠,便听到了屋內傳來了大笑聲。

    他腳步微頓,然後又恢復如常,快步離開了院子。

    “縣主,我來吧。”身邊傳來于翰文的聲音。曲陶點頭,將手中的勺子遞給了他。

    連著幾天就這麼熬制湯藥,給鎮上的病人腰湯藥,甚至,有時候還會給他們熬粥

    這一連串的事情下來,讓她手臂都有些酸痛,隱約有些抬不起來的樣子。

    “這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吧”曲陶感嘆道。

    “是。”于翰文點頭,“這還是多虧了縣主種的那些草藥,不然,那些病人也不會康復得這麼快。”

    這話並不是于翰文恭維曲陶。

    事實就是如此。

    原本照著他們看來,染上瘟疫之後,便是那種癥狀最輕微的病患,喝上四五天的湯藥才能有所好轉,再喝上十來天的湯藥,才會痊愈。

    若是那些個癥狀嚴重些的,痊愈,怕也是要二三十天的。

    沒成想,這中間因為有了曲陶那些草藥的加入,將這時間大大的縮短了。

    原本十多天才能痊愈的人,有些喝上三次就好了。像那些重些的,也不過是多花了幾天時間

    簡直是將眾人都驚呆了。

    尤其是寧王手下那些前來送草藥的人,一個個都傻眼了。

    他們听說這鎮上的人都不大好,連著好幾天都沒閉一次眼,就為了早日將草藥都送了來。

    哪想到這鎮上,和他們想象的完不一樣了。

    鎮上雖說還有些亂,因著人少,也有些冷清。可那種荒涼感,卻是沒有的。

    他們以為鎮上該是家家戶戶都關門閉戶的。

    可真看到了,卻是街上還有人走動,見到他們運送草藥,還會主動打招呼給他們幫忙

    完就不一樣啊

    後來才打听到了,這些人,都是剛剛痊愈了的人。因著閑來無事,便在鎮上看看,有什麼事是他們可以做的。

    “”剛剛痊愈

    這世界,肯定是瘋了

    染上瘟疫三兩天就能夠痊愈嗎這肯定是在做夢吧

    再一听,因為晉華縣主

    好的,他們都知道了。

    在晉華縣主面前,他們這些,就是一群廢物

    神情恍惚的眾人從鎮上離開了。

    “胡大夫那邊已經收拾好了嗎”胡大夫那邊,接手的都是些病重的。如今,也就只剩他那邊還有人了。

    “胡大夫說,只等這最後的湯藥熬制出來就行了。”

    曲陶點了點頭。

    “那該是到我們離開的時候了。”曲陶將東西收拾好,放回原位,又取出一張銀票放到了櫃台上,用算盤壓上。

    于翰文有些詫異,“我們不與胡大夫一道”

    “怎麼會一道”曲陶一臉茫然,“我們回晉陽,胡大夫是回軍中,如何會一道”

    一南一北,哪里能一道走呢

    “軍中的事情也解決好了,我還回去作甚”根本就是浪費時間吧曲陶蹙眉說道。

    瞧著她那樣,于翰文不由有些好笑。他之前瞧著那位寧王待她可不是一般呢。還以為,這兩人就是郎有情妾有意。

    原來,那位不過是單相思。

    眼前的這位,可還沒開竅呢。

    說起來也是正常,這位,可還未及笄。

    男女之情,也不是她這年紀該想的。

    就是不知道,待她及笄之後,會花落何家

    一想到這,于翰文竟然有種自家白菜要被別人家豬拱的郁悶感。

    簡直就是糟心極了。

    “既是如此,那我們就走吧。”于翰文有些想笑,“不過,還是先向胡大夫他們道個別才是。”

    曲陶點頭,“那是自然。”

    雖說不與那胡大夫一道離開,道別,還是應該有的。

    不說胡大夫上了年紀,算是她的長輩,便是同齡人,相處了這麼長時間,也不應該就這麼不聲不響就走了。

    話音剛落,便見胡大夫從外面走了進來。

    “縣主你們準備走了”胡大夫問道。他這到門口,隱約听到了兩人的談話。

    曲陶點頭,“我出來的時間不短了,該回去了。家里還種著好些金銀花,也不知怎麼樣了。”

    她開始想念仙人村了,想念她在山下種下的那些金銀花了。

    也不知道,那些花是不是又開了一茬了

    又或者,仙人村那邊的天氣如何了她的那些花花草草,有沒有受到影響。

    最為重要的,還是她覺得,這外面的事情太多了。

    沾染上了,都不是一件好事。

    就比如,那位寧王。她便覺得,還是離得他遠些為好。

    當今名下的幾位皇子年紀都大了,中間的明爭暗斗更是多了。

    稍不留心卷了進去,輕而易舉就能丟了命。

    還是窩在仙人村安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