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第七章 尋草藥

    葉暮宛像是明白了什麼,退後一步不再說話。

    “小涼呀,听娘的話啊,娘怎麼會騙你呢,反正你教會了那麼多人,也不在乎教給爹娘對不對?”翡月娥裝作語重心長地說道,“再說了,你要養老太太的話,也得有片瓦可以遮身對不對?”

    葉初涼瞥了她一眼,然後又看看葉暮宛,笑道︰“行啊,不過我還有個條件,你們若是答應了,我就教給你們。”

    “行……”

    “不行……”

    翡月娥跟葉暮宛幾乎是同時說出口的,只是兩人的態度卻截然不同。

    “娘,你干什麼呀?明明咱們佔上風了,憑什麼要讓她繼續得寸進尺呀?”葉暮宛說完沖家丁叫道,“你們都沒吃飯呀,拆個房子都不會?”

    翡月娥臉色急切,她轉身在葉暮宛的耳邊偷偷說了句什麼,只見葉暮宛的臉色立刻陰轉晴,露出一個在葉初涼看來很是奸邪的笑容。

    “你有什麼要求,提出來看看咱們能不能接受?”翡月娥轉頭看著葉初涼貌似真誠地說道。

    葉初涼看著屋後的大山,沉默片刻後微微點頭道︰“我知道這後山也是你們馬家的田產,但是你們看,這山上土地貧瘠,而且蝗蟲過後,山上光禿禿的一片,我想你們馬家也沒時間照顧這塊山頭。”

    “你到底想要什麼?”葉暮宛不耐煩地問了一句。

    葉初涼頭一歪,笑著說道︰“很簡單,房子給你們,家里抓的幾袋子蝗蟲也可以給你們,我只要這座山,反正在你們看來,這不過是沒用的一塊地,何不送與我們做為安生之所?”

    “不行,屈屈幾袋子蝗蟲就想換我們家一座山,肯定不行。”葉暮宛堅決地回絕。

    翡月娥看著光禿禿的山頭,想了想,然後依偎在葉暮宛身邊,又小聲嘀咕著什麼,隨後看著葉初涼說道︰“這件事情咱們不能做主,不過我們可以去請示一下馬家的人,看他們怎麼說。”

    “行,你們回去商量一下,不過,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葉初涼淡淡地說道。

    憑借著一座破屋,外帶幾麻袋蝗蟲,葉初涼換來了一座山。

    就在葉初涼跟傻子收拾東西往山上搬的時候,紅梢面露難色地來到他們面前,“初涼姐臉上的傷我仔細看過了,咱們縣里根本就沒有可以醫治的草藥,我想去雲山看看,那邊山高氣候也好,想必能找到醫治初涼姐的草藥。”

    “這里去雲山可是半月多的路程呀。”傻子緊張地扔下手中東西,快步走到紅梢面前,急切地說道,“這一路上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你這一去萬一……”

    葉初涼疑惑地看了看傻子因為緊張而糾結在一起的臉龐,然後若有所思地頓了頓後說道︰“其實我臉上的傷能不能治好,我並不在意,咱們完全可以等日子有富余之後再去尋草藥呀。”

    “不行,你的傷是最重要的,不能再拖了。”傻子更加緊張地看著葉初涼,眼中閃著迫切的光芒。

    “是的,你的傷拖一天就意味著治愈的機會少一份,這麼拖下去,再有個把月就完全治不好了。”紅梢說完露出一個欣慰的笑容,“其實,雲山我去過很多次的,道兒我很熟,你們放心吧,我一定會在最短時間內帶著草藥回來的。”

    “既然這樣,要不,你陪她去吧。”葉初涼看著傻子說道。

    傻子先是一愣,隨後面色失落,“你是不是不想看見我了?”

    葉初涼驚訝,“沒有呀,我的意思是,你陪她去,這樣也能快點回來不是?”

    傻子像是根本沒有听見她的解釋,一個人沮喪地坐到一邊的草地上。

    紅梢立刻站在兩人中間,笑著說道︰“初涼姐,這山上光禿禿的,你總得讓傻子哥留下來幫你重建家園吧,而且他跟著我只會幫倒忙,還不如讓他留下來幫你。再說,草藥采回來,我總得有地方熬藥不是?”

    葉初涼嘆了口氣,“那好吧,那你路上小心,早去早回,被忘了我答應給你做好吃的。”

    紅梢露出一個喜悅地笑容,然後堅定地點點頭。

    ……

    荒山頂,溫泉邊。

    東方延和站在懸崖邊目視遠方,神情凝重,“這一去凶多吉少,京城的人大多認識你,一切需小心。”

    紅梢站在傻子身後,拱手說道︰“主上放心,紅梢心中有數,定不會泄露主上的行蹤。”

    “本王安危事小,你的安危事大,切記不可戀戰。”東方延和轉身看著傻子,意味深長地說道,“還有,沿途留意一下,這次天災到底波及了多少地方,想必皇上此時肯定很頭疼。”

    “主上放心,紅梢定不辱使命。”紅梢說完俏皮地一笑,“紅梢走後,主上就可以跟初涼姐朝夕相處了,想必等紅梢回來的時候,主上已經跟王妃如如膠似漆了呢。”

    東方延和佯裝生氣地瞪了一眼紅梢。

    “其實呀,紅梢覺得這世上除了初涼姐還這真沒別人能配得上威武王妃這個身份。”紅梢像是沒看到東方延和的表情,繼續自說自話。

    東方延和沒有回應,但是他臉上原本嚴肅的表情漸漸變得柔和起來,最後在嘴角匯成一個他自己都沒有察覺的笑容。

    紅梢看看四周笑道︰“主上,你覺得初涼姐會發現這里嗎?”

    東方延和也看看四周,笑道︰“我想,她會發現的……”

    一只五彩斑斕的蝴蝶悄悄地停在東方延和的肩頭,構成一幅完美的畫卷。

    ……

    葉初涼是一個從小就目的性很明確的現代女性,在這樣的一個荒年,她用辛苦抓住的數十袋蝗蟲,外帶一個破屋換了這麼座荒山,她知道在很多人眼里,她就是個瘋子。

    唯有她自己心里是亮堂堂的。

    葉初涼將烤蝗蟲的技巧教給村民,她也是有私心的。

    這種災年,村民們早已饑腸轆轆,現在漫天蝗蟲就是他們的吃食,為了生存,他們一定會拼命抓,要不了多久,蝗蟲就會越來越少,到那時候,這滿山的枯樹都會郁郁蔥蔥,生機盎然。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