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第十五章 被衙門抓捕

    沒幾天,平靜的日子又被打破了。

    傻子外出挖蟬蛹的時候,發現了一件天大的事情。

    “初涼,初涼,快……快……”傻子跌跌絆絆地跑回來。

    “怎麼了?”

    “奶奶……奶奶的墳頭……墳頭被人挖……挖了……”傻子氣喘吁吁地說道。

    “什麼?”葉初涼臉色一變,撒腿便跑了起來。

    司空 由蕉蠢錙虡G詞保 底誘醋乓凍趿溝謀秤班  潰骸安換嵐桑 峙埽俊br />
    ……

    司空  底優艿降氖焙潁 凍趿拐賭和鴣襯幀br />
    “這是我的山頭,你憑什麼上山尋盜賊,而且還……還……”葉初涼看著被翻開的墳墓,眼圈泛紅,身體微微顫抖。

    “哼,我怎麼知道他會不會藏在你家墳頭里呀。”葉暮宛毫不在意地瞥了她一眼說道。

    “你……”葉初涼壓制著內心的憤怒,蹲下身子,用自己的雙手,將墳頭的泥土一點一點地蓋上去。

    “是他,就是他,偷老爺家古玩的就是那個小子。”

    突然葉暮宛帶來的家丁,指著剛出現的司空 笊廝檔饋br />
    司空 蛔躍醯卮蠼辛艘簧 拔頤揮校 皇俏彝檔摹!br />
    “我就說嘛,村子里一直找不到,果然是躲在了你這里。”葉暮宛說完哈哈大笑起來,“看來這次你這個幫凶是在劫難逃了,哈哈哈……”

    “我都說了,我沒有,不是我偷的。”司空 執蠼幸簧br />
    “哼,我管是不是你偷的,反正有人舉報是你,那咱們總得按例行事,送去衙門讓大老爺審奪。”葉暮宛轉過身看著眾家丁說道,“還不快點給我把他們都抓起來,難道還要我教你們怎麼做嗎?”

    家丁立刻上前,一下子就將司空  底癰[×恕br />
    ……

    東方延和臉色不悅,心里更加不安。

    衙門他是萬不能去的,這些年來,他一直躲在仙塘村這麼個小村莊里,就是因為他摸不清衙門里的縣官會不會認識他,萬一要是有一個熟悉自己的人,那麼一露面豈不是直接暴露身份了?

    但是現在他又不能用武力解決問題,所以一時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葉初涼一邊按壓墳頭的泥土,一邊喃喃地說道︰“奶奶,現在不是我不放過她,而是她不想讓我安生,既然如此,初涼也就只能得罪了。”

    葉暮宛听聞這話,聲音變得尖銳起來,“哼,老娘在家里才不能安生,你可是在山上活得瀟灑,憑什麼好事情都被一個人佔去了?”

    葉初涼撢撢手上的泥灰,緩緩走到葉暮宛面前,譏笑道︰“奇怪了,嫁給盧偉那可是你自己選的呀。”

    葉暮宛臉色一變,剛準備開口,遠遠就听到常嬸兒的聲音,“來了來了,衙門的捕快來了。”

    眾人都看向了來人之處。

    幾個穿著捕快服裝的人正快步往這里跑來,帶頭的常嬸兒一臉的興奮。

    傻子不著痕跡地站在了司空 硨br />
    捕快一來便囂張地說道︰“只要將人交給我們就好。”

    葉暮宛諂媚地上前,指著司空  底踴褂幸凍趿顧檔潰骸澳忝搶吹錳 昧耍 褪撬牽 轄 閹親Ъ鵠礎!br />
    “都給我抓起來。”捕快一招手,興奮地說道。

    葉初涼深知民不和官斗的道理,此時此刻想要扭轉局勢是肯定不行的,而且即便此時可以扳回一局,她也不想這麼做,要葉暮宛出丑,怎麼也得選個人多的時候,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解氣。

    為了不至于全部覆沒,她決定留下傻子等紅梢。

    “等一下,此事跟傻子沒有任何關系,他不過是個傻子,你們抓回去也沒用,我跟司空 敢飧忝親摺!幣凍趿蠱驕駁廝檔饋br />
    葉暮宛一看傻子那顫巍巍的樣子,然後又諂媚地看著捕快說道︰“捕頭大人,那是個傻子,多半沒啥本事,我想肯定是他們兩個相互勾結偷竊我們馬家的古董的。”

    “那把他們帶回去。”

    ……

    傍晚,紅梢回來了,听說葉初涼被抓,她氣不打一處來。

    “主上,咱們去把初涼姐救回來吧,這些人也太囂張了。”紅梢氣憤地說道。

    東方延和沉思片刻說道︰“救是要救的,只是怎麼個救法?”

    紅梢揮舞著手臂,“闖進牢房呀。”

    “不行,若是真的劫獄,初涼肯定也是不願意的。”東方延和否決道。

    “那怎麼辦呀,任由馬家那些人冤枉初涼姐嗎?”紅梢急切地問道。

    東方延和沒有回答,但是神情卻慢慢得凝重起來。

    “此事姑且放在一邊,本王問你,這次去京城事情辦得怎麼樣?”東方延和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平時他跟紅梢見面都基本在溫泉坑旁的山洞里,所以山洞中一些基本的布置還是有的。

    紅梢站直身子,臉色也變得嚴肅起來,與方才外露的江湖之氣有些不同。

    “那人最近又被皇上嘉獎了,听說是平叛外邦有功,所以從原先的侯爺晉升為王爺,成為咱們朝唯一一個異姓王。”說這話時,紅梢帶著明顯得鄙夷和諷刺。

    “哼,早就想到了。”東方延和一臉平靜的表情。

    “主上,這種踩著別人的尸體,吃著人血饅頭上位的人,早晚不得好死。”紅梢咬牙切齒地說了一句。

    “看來,咱們想要回去,還得再等等呀。”東方延和說道。

    “主上,這種皇帝有什麼稀罕的呀,咱們大不了不回去唄,到時候還不知道誰吃虧呢。”紅梢安慰道。

    “算了,這件事情也暫且先放一放,”東方延和臉色變得柔和起來,“對了,讓你尋的草藥尋到沒有?”

    紅梢面露喜色,俏皮地說了一句,“當然,這種事情還有我紅梢搞不定的嗎?”

    “可惜,初涼姐不在家,我原本還尋思著一回來就幫她用藥呢。”紅梢說完,又嘟著嘴巴。

    “放心吧,她很快就會回來的。”東方延和這話也是對自己說的,“還有,我信里跟你說的事情,你有沒有幫我打听一下?”

    “打听過了,好幾個以前得到主上幫助的人都說最近那人做事鬼鬼祟祟的,時不時就會安排一些人出城,具體去干什麼,沒人知道,所以不排除仙塘村里也有他的人。”紅梢回道。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