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第十六章 審查

    “村里的人我基本都見過,但至今沒有泄露行蹤,難道說那些人並不認識我?”東方延和大膽地猜測。

    紅梢突然靈光一現,“會不會這些人只知道你胸口的……印記”說完,眼神也移到了東方延和的胸口。

    東方延和也低頭看看自己的胸口,然後微微一笑,“幸好有你的草藥幫助掩飾,否則怕是早就被人發現了。”

    紅梢得意地一笑,“那是,這草藥不僅能幫你掩蓋印記,而且還能讓你身上散發一股清香,我想初涼姐就是被這股香氣所吸引的吧。”

    紅梢說完掩口一笑。

    東方延和瞥了她一眼,然後正色道︰“要你巡視民間還有哪些地方遭遇天災,你忘了?”

    紅梢趕緊搖手,“沒有,沒有,這一路走過來,我仔細地看過了,全國各地都有不同程度的天災,流離失所的人很多,百姓也是怨聲載道的。”

    東方延和眼神暗淡,“朝廷沒有撥救災款嗎?”

    “好像還沒有,听說國庫也沒錢,皇上正為此事大傷腦筋呢。”紅梢嘟著嘴巴,“主上,這皇上都不要你了,你干什麼還如此操心朝廷的事情呀?”

    “他只是被表面現象所迷惑,本王相信,他一定會明白過來的。”東方延和看著西方漸漸落下的太陽,心情不知該如何形容。

    ……

    入夜之後,東方延和與紅梢乘著微亮的月色來到了衙門。

    此時已經夜深人靜,不成想,衙門的縣太爺吳炳竟然在開堂審案,而被捕快押著跪倒在地的人竟然是葉初涼和司空 br />
    紅梢有些急切,見此情形便想立刻翻下牆去救人,不過卻被東方延和一把拉住了。

    吳炳重重地敲了一下驚堂木,然後驚聲道︰“說,你們是如何密謀偷竊馬家古董的?”

    司空 胍 酒鶘恚  僑幢徊犢旖艚艫匱鶴派硤で壞枚   塵瀾幔 按筧耍 ┤餮劍 菝窈麼跏且喚樾悴牛 災﹫褚瞗@埽 綰位嶙齟稅芑得 杳幻謚 卵健!br />
    “哼,既知自己是秀才也竟然會做出此等辱沒斯文之事,來人呀,先給本官打上十次殺威棒讓他長長記性。”吳炳又重重地敲了一下驚堂木,惡狠狠地說道。

    “是……”眾捕快大叫一聲,然後心領神會地將粗壯的長棍拿了過來。

    見司空 煲 旁喂Д難櫻 凍趿苟園儻摶揮檬鞘檣乃禱爸沼謨辛松釕畹奶寤帷br />
    她高聲叫道︰“慢著,您是縣太爺,哪有不問案就用刑的道理,就算是你有證據證明他是小偷,也總得給機會讓他為自己辯護一下吧?”

    “辯護?”吳炳白了葉初涼一眼,“證據確鑿哪還用他辯護呀,他只要簽字畫押便萬事大吉了,今晚咱們都能睡個安穩覺。”

    吳炳翻白眼的樣子像極了以前國漫里帶著烏紗帽的九品芝麻官。

    葉初涼呵呵一笑,“既然大人您說證據確鑿,那咱們總可以要求看看這些證據吧,否則單憑您一句話,就讓他得認下這罪名好像有些太兒戲了。”

    “哼,誰要看證據呀?”吳炳還沒說話,衙門屏風後便走出來一個熟悉的人——盧賈氏。

    只見她一臉的鄙夷之色,吊梢眼看人的時候總像是沒有焦距似得。

    盧賈氏走到葉初涼二人面前,看了他們兩眼後高昂著頭說道︰“哼,無知小人。”

    葉初涼壓抑著內心想要爆發的憤怒,譏笑著說道︰“既然盧夫人什麼都知道,那可不可以麻煩您說說,他都從你們馬家偷走了哪些東西?”

    盧賈氏一臉正氣凜然的樣子,掰著手指頭說道︰“大青瓷的花瓶,百鳥朝聖圖,黃梨花的炕桌,還有最值錢的,是咱們馬家的太太太太太老爺留下來的兩個深紅色的大核桃。”

    葉初涼笑著說道︰“盧夫人,您說他偷走了你太太太太太老爺留下的大核桃,說他偷走了百鳥朝聖圖我姑且都相信,但是你說他偷走了炕桌和花瓶,我覺得你大概是對他的身體素質有些誤解。”

    “你什麼意思?”盧賈氏瞪著眼楮,“你覺得我冤枉他了?”

    “你看看他的身體,多走兩步我都覺得會隨時暈倒,你覺得他偷得了那些東西嗎?”葉初涼說完白了盧賈氏一眼。

    原本還躲在屏風後面的葉暮宛顯然有些按耐不住了,她快步走出來,站在盧賈氏身後小聲說道︰“娘,您別听她慫恿,這個男人就是跟她一起串謀偷咱們家東西的,我想那些東西肯定還在山上,只要讓衙門的捕快去山上搜一下不就什麼都明白了嗎?”

    葉暮宛的話讓葉初涼心里窩著的一肚子火再也無法抑制地爆發了出來,她一把推開按壓著自己的捕快,快速地站起身,“葉暮宛,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已經遠離你了,你還不依不饒,怎麼,想要在你婆婆面前邀功嗎?也不看看她到底是不是受用?”

    葉暮宛臉色蒼白,她怒瞪著葉初涼,想要辯駁什麼,但是看看盧賈氏的背影,她還是將接下來的話深深地咽了下去。

    盧賈氏用眼角瞥了葉暮宛一眼,想必之前穩婆說她不是處子的事情依然還如鯁在喉,雖然後來被澄清了,但是這根刺怕是一輩子都會扎在她的心里。

    “你給我少在這里丟人,平安,趕緊把少奶奶給請回去,她一個大戶人家的媳婦兒過門還未有一載,怎麼能在如此昏黑之時離開自己的夫君,單獨在外呢?”盧賈氏將那個“請”字說的非常重,仿佛是在提醒葉暮宛自己的忍耐已經快到極限了。

    葉暮宛離開之後,吳炳這才屁顛屁顛地走下來案桌,他一臉諂媚地跟在盧賈氏的身後,低頭彎腰說道︰“夫人請放心,他們的老巢,本官已經派人去搜尋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會有喜訊傳來。”

    此時葉初涼腦海里閃過的是傻子被捕快隨意扔在山頭的情形,她的心忍不住咯 一聲,堵著的一口氣差點就沒接上來。

    “主上,他們這是官商勾結呀。”紅梢憤怒地表示自己的不滿。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