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丑妃的種田之旅

第十九章 無愧于心

    “果然她的心已經跟她的臉一樣丑陋了。”

    人群中的議論並沒有阻止葉初涼急切地步伐,也正因為她離去匆忙,根本沒有看到人群中常嬸兒的身影閃了一下就消失不見了。

    躲在衙門屋頂的東方延和和紅梢站在高處看著葉初涼離去的背影,兩人的表情截然不同。

    “主上,這種人你還救?你就不怕暴露了咱們的身份嘛?”紅梢嘟著嘴巴說,“沒想到她是這樣的人,以前我真是錯看她了。”

    “主上,幸好她還不知道您是王爺,否則,肯定也會巴望做王妃的,這種大難臨頭各自飛的女人怎麼能做王妃呀。”紅梢繼續吐槽道。

    東方延和一直盯著葉初涼離去的背影,沉默不語。

    紅梢一臉好奇,“主上,你不會也被她的為人嚇著了?”

    東方延和嘴角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容,“她應該是回家了,走,咱們也回去。”說完,在衙門邊上的小弄堂里輕輕落下,然後踏著輕快的腳步,急速向家的方向走去。

    如果他預料得不錯,葉初涼回家後一定會尋找自己的身影。

    ……

    另一邊,常嬸兒來到盧府,將吳炳放走葉初涼的事情跟葉暮宛訴說一番。

    葉暮宛一臉的憤怒,握緊拳頭重重地砸在石桌上,“哼,真是便宜她了,這麼簡單就脫身了。”

    “雖然咱們不知道那個縣令爺為什麼會放她,但是咱們還是有機會讓縣令將她抓回去的。”常嬸兒諂媚地說道。

    “之前還師出有名,現在都已經被放了,如何還有理由抓她?”葉暮宛冷冷地說道。

    “只要縣衙的人去那司空 睦霞藝也壞焦哦  蟻嘈牛 醚妹諾娜嗽儷鍪腫Я故強尚械摹!背I舳絛檔饋br />
    許是兩人說得太過專注,直到盧賈氏走到他們身後,他們竟然都渾然不覺。

    “咳咳咳……”盧賈氏重重地咳了兩聲。

    兩人臉色一變,稍稍愣了愣都回頭站起身來。

    盧賈氏一臉的嚴肅,看得葉暮宛的心里發毛。

    “夫人,那個葉初涼被吳大人給放了。”常嬸兒顫巍巍地說道。

    盧賈氏坐下,一臉不在意地看著葉暮宛說道︰“放了就放了,這事兒是不是跟她有關,咱們都心知肚明,當初被人家用一座破屋換去了咱們家一座山,你沒給我好好反反省,又在這里想什麼ど蛾子的主意。”

    “娘,我……”葉暮宛低頭不敢說話。

    “我告訴你,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出門,要是再添什麼亂子,咱們馬家的家法也不是吃素的。”盧賈氏重重地說了兩句,然後甩了甩衣袖起身憤怒地離開。

    離開前,她還不忘手指在常嬸兒的臉上罵道︰“還有你這個嚼舌根子的,以後若還是看見你來盧府,我就讓下人將你打了出去。”

    盧賈氏離去後,葉暮宛抬起頭,眼里充滿著陰毒的神情,嘴角扯起陰險的笑容。

    常嬸兒一臉為難地說道︰“少夫人,這……”

    “你先回去吧,給我好好盯著她,有任何事情都要來告訴我。”

    “是……”

    ……

    葉初涼回到家的時候,東方延和和紅梢已經搶先一步到家了。

    大白坐在山洞前,宛如盼著家人歸巢的孩子一般,一見到他們就歡快地跳躍起來,尾巴搖得飛快,臉上貌似還掛著興奮的笑容。

    紅梢則是另外一副截然不同的表情,估計因為之前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懷,所以看見葉初涼的時候,並她沒有表現出以往的熱情,而是冰冷冷地坐在一邊。

    反觀傻子就不同了,他露出宛如孩子一般的溫暖笑容,“你終于回來了,我還怕那個壞縣令會不放你呢。”

    “你不知道啊,就在你們被抓走之後,他還來家里搜查啦,最後也不知道搜了個什麼東西然後就離開了。”傻子一臉疑惑的表情就仿佛自己什麼都不明白的樣子。

    葉初涼拍拍他的肩頭,安慰道︰“放心吧,他們不會再來了。”

    “可是他怎麼會放了你呢?”傻子點點頭後更加疑惑地問道。

    “哼,還能為什麼呀,肯定是賣友求生,哼,自私自利唄。”紅梢說完還不忘白了葉初涼一眼。

    紅梢這話已經很明顯地讓葉初涼感覺到了敵意,她尋思對方估計是去看過審案了。

    她並沒有計較紅梢的誤會,而是看著傻子說道︰“你什麼都不懂,千萬別下山,只要別將你拉進這件事情里來,那我就有時間想法子救司空 恕!br />
    “你要救他?”紅梢有些意外,“你還會想救他嘛?”

    傻子則一臉喜悅,“我就知道你不是無情無義的人,你一定不會見死不救的,一定不是他們口中所說的賣友求生之人。”

    葉初涼淡然一笑,“有些事情不是光靠嘴說的,而是要靠實際行動,有些人光說的好听,可是什麼事情都不做,有些人什麼也不說,但是卻幫你把所有問題都解決了,所以說,人心是最難測的,我們活在世上但求無愧于心,又豈能盡如人意。”

    “好個無愧于心。”紅梢興奮地叫了起來,然後走到葉初涼身邊,高興地拍拍她的手臂,“果然還是我以前認識的初涼姐,一點都沒變。”

    葉初涼也有意調侃她,“我是一點都沒變,臉上也同樣什麼都沒變。”

    紅梢意識到她的意思,撓撓頭笑道︰“初涼姐在我心里永遠是最美的。”

    “那你的意思是,我就得這麼過一輩子了?”

    “當然不是,我是什麼人呀,還有什麼病能難倒我嗎。初涼姐,你放心,草藥我已經采回來了,從今天開始我就幫你敷藥,不出一個月,我一定還你貌若天仙的容顏。”紅梢說完還不忘在她的臉上花了一個輪廓。

    葉初涼見她俏皮的樣子,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

    東方延和看著葉初涼那發自內心的燦爛笑容,他覺得那道疤痕仿佛已經不那麼明顯,臉上似乎又恢復了之前那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美麗容貌。

    ……

    夜里休息的時候,紅梢幫葉初涼用藥敷,白天出門的時候,紅梢便將草藥揭去,讓臉龐也稍稍透氣。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