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盛寵無雙︰醫妃權傾天下

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盡在掌握中

    中箭之後,姜遠成的身體頓時出現不斷的  聲,他仰著頭望著城牆上,那個火紅的身影,瞳孔越來越大。

    眼前忽然出現了很多畫面,溫清竹為了他對溫家人動手,為了他嫁給傅烈,為了他生了兒子,為了他背叛傅烈。

    最後他將她重傷掉在望月樓上,只為了親手殺了聲望越來越高的傅烈。

    身後的傅烈松了手,姜遠成就仰頭倒在了地上,死不瞑目的望著頭頂的傅烈,唇角忽然彎了彎,原來是這樣。

    他真的得到過溫清竹,只是在他心里,一個女人在帝王權力面前,什麼都不是而已。

    “死了?”阮密走了過來,蹲下來檢查姜遠成的身體。

    從姜遠成的身上拔出那支箭後,他很快發現了箭的不同,頓時凝目︰這是磁石!

    傅烈來到了城樓上,一把抱住溫清竹,低聲道︰“清清,以後你再也不會做噩夢了。”

    這話一出,溫清竹渾身一震,靠在他的肩頭,輕聲說了句︰“謝謝你。”

    不到一個時辰,京城的街道就清理完畢。

    阮密冷著臉上來,看見傅烈正替蹲著替溫清竹柔膝蓋。

    他面無表情的走過去,質問道︰“攝政王,你最好給個解釋。”

    傅烈沒空理會他,溫清竹轉頭回了他的話︰“阮將軍,稍安勿躁,等會皇上就會請我們過去的。”

    似乎為了印證她的話,樓梯口出現了方公公。

    這時候傅烈才起身,牽著溫清竹的手,徑直越過阮密。

    宣政殿中,不止甦活張可在,衛子嬰雷嘯等大臣都在。

    正中間跪著一個人,身形頗為狼狽。

    等溫清竹他們走上前去,這才發現他是吏部左侍郎。

    “是攝政王妃!張軻是攝政王妃的人!姜遠成之所以能攻打進城,都是她讓張軻暗中相助姜遠成的!皇上明鑒啊!”左侍郎指著溫清竹大喊起來。

    溫清竹有些累,傅烈無視左侍郎,甚至無視姜遠成,直接吩咐內侍︰“去搬一張椅子過來,王妃站了一上午,累了,需要休息。”

    這話讓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到了傅烈身上,左侍郎更是驚愕不已,傅烈居然當著皇上的面子吩咐宮里的人?

    內侍看看姜遠 ,又看看傅烈,內心煎熬不已,想要去搬椅子,但腳下灌了鉛一般挪不動。

    靜默了片刻,還是姜遠 抬了手,內侍這才趕緊去搬椅子。

    溫清竹坐下後,轉頭問左侍郎︰“你怎麼知道張軻是姜遠成的內應,又怎麼知道張軻是我的人?”

    “那是因為……”左侍郎差點脫口而出,眼見皇上和溫清竹神情毫無變化,心里這才慌張起來。

    他連忙磕頭,沖著姜遠 哭喊︰“陛下!微臣為了大齊江山社稷,這才以身犯險去做臥底的,請皇上明鑒啊!”

    “是嗎?”溫清竹笑了起來,抬頭看向姜遠 ,卻見他正盯著傅烈在看。

    注意到了她的視線,姜遠 這才淡淡的詢問張軻︰“張大人,那你這邊又如何解釋?”

    張軻拱手行了一禮,揮手讓內侍呈上一盒證據上來︰“陛下,勾結姜遠成的人是左侍郎,臣才是那個臥薪嘗膽的人,這些就是證據。”

    內侍將東西送了上去,方公公接過來,打開一看,臉色微變,趕緊把盒子放到姜遠 的面前。

    里面的東西,不是別的,而是萬鴻羽和姜遠成的通信。

    現在的萬鴻羽可是姜遠 的人,他代表的人,自然是皇上。

    姜遠 含笑合上蓋子,望著張軻道︰“張大人果真好手段,這等絕密信件居然被你拿到了,看來姜遠成很是信任你呀。”

    “陛下謬贊,臣不過忠君之事而已。”張軻再次行了一禮。

    他手里既然有皇上和姜遠成的信件,那麼溫清竹自然也知道。

    片刻的斟酌,姜遠 就做出了決定︰“來人,把左侍郎拖下去,即可處斬!”

    左侍郎臉色大變,被禁軍拖走的時候,瘋狂的喊冤︰“皇上冤枉啊!臣冤枉!”

    只可惜,在場的人誰也沒有說話。

    畢竟姜遠成的事情,本就是板上釘釘的事。

    “既然姜遠成已經伏法,那攝政王就留下來和朕解釋一下範榮的死把。”姜遠 這話是對傅烈說的,余光卻看著他身邊的溫清竹。

    諸臣告退,大殿里一下空了許多。

    方公公十分有眼色的退下,同時關好殿門。

    此時的大殿中,只有坐在龍椅上的姜遠 ,坐在下面的溫清竹,已經站在溫清竹身邊的傅烈。

    宮燈的光落下來,映襯著溫清竹紅潤的臉。

    她淡淡的開口︰“皇上想要如何對付傅烈?”

    “姐姐覺得呢!”姜遠 露出一個熟悉的笑容,但聲音里沒有任何溫度,只有徹骨的冰寒。

    溫清竹低聲笑了︰“原來皇上還是查出了一些東西,看來是我失策了。”

    面對她的風輕雲淡,姜遠 心里的殺意越來越濃烈,他現在無比的確定,自己只要殺了溫清竹,那麼天下都會在他手里。

    眼前的傅烈雖然是攝政王,但他眼里對權力沒有任何喜歡。

    這樣的傅烈明明對他沒有任何威脅,可他為什麼還是想要殺了他,到底是為什麼。

    腦袋在這一刻炸裂,他的臉上露出一絲痛苦,雙手按住太陽穴,額角的青筋不斷抽動,仿佛一把錐子戳進了腦袋里,不斷的攪拌,想要粉碎他的理智。

    溫清竹眼里浮現一絲心疼,側眼對上傅烈的視線︰皇上的病要犯了。

    約莫一刻鐘,姜遠 的劇痛才稍微好了一些。

    他慢慢的抬起頭,露出一雙血紅的眸子,死死地盯著溫清竹,嘴角露出一抹詭異的笑來︰“我會殺了你,親手殺了你。”

    “好。我等著皇上來殺我。”溫清竹站了起來,迎上他的視線,提了一個要求,“皇上想要怎麼樣殺我都行,但希望皇上不要傷及無辜。”

    姜遠 仰頭大笑,雙眼越發的猩紅,目送溫清竹和傅烈他們轉頭離開。

    春節臨近,皇宮里面卻一片冷肅。

    攝政王府的大部分人已經離開,只留下了溫清竹和兩位小郡主。

    綠陶很是擔憂的看著門外︰“王妃,要不把兩位郡主也送走吧,刺客不斷,萬一有個什麼好歹——”

    話還沒說完,楊六就提著食盒進來道︰“你可不要小看我們,兩位郡主比太子小幾個月,不適合長途跋涉。”

    正低頭看信的溫清竹忽然抬頭問道︰“是誰來接的太子?”

    楊六沉默了一下道︰“裴芷萱和陸川一起來的,陸川帶著太子先走了,裴芷萱去裴煜了。”

    “這樣啊。”溫清竹轉頭看著窗外, 那看來這次裴芷萱會站在皇上那邊了,她估計也能如願嫁給陸川。

    綠陶擺好飯菜,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神色很是不虞的道︰“裴芷萱明知道陸將軍不會娶她,竟然打算讓皇上下旨賜婚,真是卑鄙無恥。”

    “好了好了,都坐下吃飯。”溫清竹轉頭招呼他們坐下。

    吃到一半,溫清竹忽然看著面前的兩人問道︰“前天隱娘那邊來信說,葉媽媽的身體不太好,你和楊六的事情也該辦一下了。”

    “行!”

    “不行!”

    楊六和綠陶幾乎同時出聲,說完後,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又齊齊低頭用飯。

    看著他們這樣,溫清竹微微搖頭︰“先吃飯吧。”

    用過了飯,兩個人很默契的一起離開,然後各自去做自己的事情。

    沒多時,綠陶拿了一張請帖回來。

    溫清竹接過來一看,眉眼一彎︰“裴芷萱的動作真快,這麼快就能說服皇上,轉頭給我遞送請帖,那說明她在路上的時候就在計劃這件事情了。”

    “那王妃要去嗎?”綠陶的心懸了起來,總局的這件事情沒那麼簡單。

    放下帖子,溫清竹站起來,望著門外道︰“當然去!畢竟是裴小姐邀請。”

    綠陶默默的轉身去準備。

    夜里,溫清竹守在兩個孩子面前,低聲對身後的傅烈道︰“今晚你把圓圓和滿滿送走。”

    “那你呢?”傅烈握緊了她的手。

    溫清竹回頭看著他︰“你放心,一切盡在掌握之中。”

    傅烈沒說話,並不同意。

    次日一早,溫清竹換好衣裳,吻了吻兩個孩子的額頭,在傅烈沉默的目光出去。

    到了長樂湖的雅閣,她一眼就看見坐咋里面的人。

    “王妃。”裴芷萱依然是做姑娘模樣的打扮,傾城容顏幾乎毫無變化,依然那樣的端莊高雅。

    溫清竹笑著走進去,轉頭吩咐綠陶︰“你回去看看圓圓和滿滿。”

    “是。”綠陶轉頭退下。

    裴芷萱望著綠陶離開的身影,若有所思的道︰“王妃就一個人在這里?”

    進去坐下,溫清竹自己給倒了一杯茶︰“難道綠陶留下,你還能讓我離開不成?”

    “當然不成。”裴芷萱回過來,在溫清竹的對面坐下。

    兩個人都沒說話,默默的飲茶。

    很快夜乾出現在了她們面前,周身還籠罩著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溫清竹睨了過去︰“你受傷了?”

    夜乾木然的道︰“畢竟是攝政王的人,我能過來已經很幸運了。”

    “那就走吧。”溫清竹站了起來。

    這倒讓夜乾終于浮現了一絲詫異︰“王妃真的要去?”

    溫清竹斜睨著身後的裴芷萱,意有所指的道︰“我要是不去,裴小姐可能就要入宮,霖霖雖然不想當皇後,但我看裴小姐也不想呢。”

    半個時辰後, 溫清竹被夜乾護送來到了乾元宮。

    在正殿門口,她除了看見琳瑯,居然還看見了傅瑜在這。

    溫清竹的視線在他們之間游移,傅瑜倒是很坦然的道︰“我已經跟皇上請旨,六月迎娶琳瑯為妻。”

    “有點意外。”溫清竹點了頭,她沒想到,傅瑜居然要娶琳瑯。

    不過想到傅瑜不娶的話,琳瑯大概會在皇宮孤獨終老。

    琳瑯神色平靜的道︰“傅大人對我有救命之恩。”

    溫清竹點點頭,只囑咐傅瑜︰“好好對琳瑯,有空的話多陪陪琳瑯,她是個好姑娘,也能撐起你們傅家。”

    “嗯。”傅瑜點頭,然後看著溫清竹推門進去。

    他本來是要阻止溫清竹去見皇上的,但最終還是沒說出口。

    低低嘆了一氣,琳瑯忽然伸手牽住他的手,低聲安慰道︰“你放心,王妃是有備而來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