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1.第一章

    司馬遷曾經說過“人固有一死,或輕于鴻毛,或重于泰山”。

    賀嫣嫣一直覺得以自己的性子怎麼也不會是後者。

    她對自己的人生和死亡的預設是這樣的——大概三十歲左右,找一個差不多的男人嫁了,生一個,不,兩個孩子。畢竟一個孩子太孤單了,最好能是一兒一女。等到七八十歲左右,她躺在醫院的病床上,在兒孫的哭泣中安然長逝,壽終正寢。

    賀嫣嫣沒有什麼舍己為人的偉大情懷,她惜命的很,當然也沒有損人利己的想法,她一直很普通的活著。

    末世的到來打亂了賀嫣嫣對未來的規劃。

    她才剛剛二十歲,別說兒女,連男盆友都還沒有啊!

    幸而在一群或變成喪尸、或死于喪尸之手、或艱難活著的普通人之中,賀嫣嫣還算是幸運的。

    起碼她在第一時間覺醒了木系異能,還獲得了一個儲物空間——雖然空間不像某些小說里寫的一樣有山有水有靈泉、還能住人,也不大,只有5*5*4∼一百立方米左右。

    賀嫣嫣就憑借著這個小小的空間和木系異能,在末世小心翼翼的活著。

    在這個混亂的時期,誰知道自己會死在什麼地方,賀嫣嫣也只能盡量過好每一天而已。幸而末世也只持續了十年,很快就在政府強大的武力下結束了。

    賀嫣嫣知道自己早晚都是會死的,但她沒有想到自己沒有死在末世前,沒有死在末世這十年期間,卻在末世結束後掛了——卷入兩位九級異能者的戰斗中。

    不不不,賀嫣嫣不是被那兩位高階異能者打死的。

    說起自己的死亡原因,賀嫣嫣只想靜靜,別問她靜靜是誰。

    雖然經歷了末世,又覺醒了異能、獲得了空間,但說實在的,賀嫣嫣其實是不相信鬼神的存在的。

    但現在她信了。

    無它,就賀嫣嫣現在這個狀態,要她再說不相信有鬼,賀嫣嫣也沒法理直氣壯的開口了——因為賀嫣嫣同志,現在就是新鮮出爐的阿飄一只∼

    讓我們把時間往前拉一會兒——

    兩位高階異能者,一邊火龍怒吼,一邊雷光閃爍,強大的異能波動將空間撕開了道道裂縫。賀嫣嫣在下方的艱難躲閃,既要躲開上方的攻擊,又要注意空間裂縫,卻不料身後也撕開了一道裂縫。

    這不,就落入空間裂縫中,不知道被傳送到了哪里。

    其實,有空間在、異能在,無論被送到哪里,賀嫣嫣相信自己都能好好活著的,然而……

    然而空間裂縫將賀嫣嫣扔到另一個時空的……起碼數百米的高空中……

    這真是天要亡她啊!

    “啊……!!!”

    “…… 嚓… 嚓…… !”

    飛速的下落,還未回過神來,賀嫣嫣只覺似乎撞斷了什麼,而後便是一陣劇痛,再全身一輕,再也沒有這般輕松過。

    不過,河岸邊的樹杈上掛的這一坨的是什麼?有點眼熟的說,呵呵∼

    ……

    另一邊。

    自空間裂縫穿越而過,隨著賀嫣嫣一同落下的還有一塊巨石,就落在距離賀嫣嫣不遠處的一座宮殿內。

    巨石帶著火尾以千軍不擋之勢義無反顧的沖向宮殿群中的一座寢宮,瞬間破屋頂而入——

    “轟——!!!”

    “護駕!快護駕!!”

    “陛下……”

    這邊賀嫣嫣還在對著自己的“遺體”迷糊著,守護在宮殿外面的衛兵已經在宦官宮女們的一片嘈雜中破門而入。

    咿?!

    宮殿與賀嫣嫣相聚不遠,隱隱約約傳來的嘈雜聲驚醒了賀嫣嫣。

    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賀嫣嫣一臉慘白,飄到身體旁,想要附身回去。不知道是附身的姿勢不對,還是如何,賀嫣嫣就是回不去。

    “我死了?!”

    賀嫣嫣伸出雙手,放于身前——這是一雙半透明的手,透過手心自己蒼白的臉色清晰可見……

    意識到自己真的已經死了,賀嫣嫣沒有半分自己已經死亡的悲傷,反而有種啼笑皆非的趕腳——這真是一點也不真實了。

    不知道自己這是跑到了那里,賀嫣嫣不願自己就這麼暴尸荒野,試著將自己的身體收入空間。

    “我的空間呢?!”

    驚恐的發現空間竟然無法使用了,連一絲聯系都感應不到,賀嫣嫣一時間真是六神無主,無意識的繞著身體來回轉圈。

    茫茫然地飄在半空中,賀嫣嫣有些無所適從了。

    現在正處深夜,一片漆黑之中不遠處燈火通明的宮殿就尤為顯眼了。

    畢竟在末世掙扎了十年呢,賀嫣嫣的心理素質還是過得去的,很快就鎮定下來。見在這里也無法了,深吸一口氣(話說靈魂能呼吸不?不過,這不重要∼),直接向宮殿飄去。

    宮殿離賀嫣嫣所在並不很遠,賀嫣嫣只飄了一會兒就到了。

    飄至其中火光最明亮的宮殿,這似乎是一處古代的宮殿內室,微微抬頭,賀嫣嫣霍然看見宮殿的屋頂破了一個大洞,屋外星光從破洞中撒入。

    破洞對應的地面上還有一塊巨石,將宮殿地面砸了一個凹坑,也不見人來清理,不過——

    這塊巨石有點眼熟啊!

    繞過巨石,賀嫣嫣看見一群身著古裝的人圍繞在一座床榻前。

    所以我這是穿越到古代了?

    “都說人固有一死,或輕于鴻毛,或重于泰山”賀嫣嫣哭笑不得,“我這死得也太不值了吧!”

    別人一穿越,無論是身穿魂穿,無論是來談情說愛,還是來稱王稱霸,起碼得先活著吧!

    現在問題來了——她是來干什麼的?!

    一定是我穿越的姿勢不對!

    看向這宮殿的主人——賀嫣嫣也是這會兒才發現對方的存在,被巨石從天而降砸破屋頂,對方竟然還安然入睡,毫無反應。

    這睡眠質量也太好了吧!

    賀嫣嫣在心里腹誹,一邊向著對方飄過去,雖不知原理何在,但身隨心動,很快就飄到床前。

    床上躺著的是一個看著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五官立體,面貌俊朗,雖是閉著雙眼,卻仍能讓人感覺到對方那迫人的威嚴。

    男子雙目緊閉,眉峰緊蹙,額頭有大顆的汗珠滋出,臉色也蒼白到發青,一看就是身患惡疾。

    賀嫣嫣身具木系異能,對人的生機感應敏感,自然可以看出對方的生機正在消散,估計命不久矣了。

    “陛下怎麼會病的如此嚴重?”蒙毅看著始皇陛下,心下焦慮,面露懷疑之色,看向床前另一人,“趙高,你身為陛下近侍怎麼可能一點也未曾發覺?!莫不是……”

    “蒙毅!你……”趙高被如此質問,不知是心虛還是如何,一臉憤怒,還未等對方說完就怒喝出聲。

    “蒙上卿、趙侍中,你們先別急著找是誰的責任了,現在還是陛下的安危最為要緊啊!”

    邊上的李斯見兩人就要吵了起來,趕緊的出言勸阻。

    不過後面的話賀嫣嫣是听不見了,她現在滿腦子的被“陛下、趙高、蒙毅”這幾個字刷屏了。

    先不說“陛下”這個稱呼,自秦始皇嬴政之後每一位皇帝都有可能,但再加上“趙高”、“蒙毅”呢?

    “我這是穿越到了秦朝?!”

    賀嫣嫣覺得整個人,不,是整個阿飄都要不好了∼雖然她讀書少,但這兩位她還是認識的,末世前她還剛剛看完電視劇版的《神話》呢!

    雖然里面的始皇大大有點丑又有點昏庸,很有損她心目中千古一帝秦始皇的形象……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穿越到了秦朝!眼前這位就是千!古!一!帝!秦!始!皇!啊啊啊!!!

    “好激動!我不僅見到了始皇大大,還與陛下近距離接觸啊!不行!我要下樓飄兩圈冷靜一下!”

    賀嫣嫣激動的大叫出聲,又繞著床飄了兩圈,這才冷靜下來。

    也得虧蒙毅等人听不見她的聲音,不然又是一番混亂。

    嗯?好像哪里不對?!

    賀嫣嫣忽然想到剛剛她似乎看到秦始皇臉上的生機在消退?

    猶如三伏天里被冰水迎頭澆來,賀嫣嫣渾身——雖然她現在沒有身——一個激靈。

    腦海中瞬間浮現出這麼一段話——“至平原津而病,始皇惡言死,群臣莫敢言死事。七月丙申,始皇崩于沙丘平台。丞相李斯為上崩在外,恐諸公子及天下有變,乃秘之,不發喪。棺載車中……會暑,上車臭,乃詔從官令車載一石鮑魚,以亂其臭。行從直道至咸陽,發喪。”

    賀嫣嫣在學到秦朝那一段歷史時還特意去看過了《史記-始皇本紀》,關于秦始皇身死這一段記憶尤為清晰。

    所以,這里是沙丘平台的行宮,現在是公元前210年,秦始皇身死之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