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4.第四章

    主題︰穿越了,沒有吃藥……不,是沒有原主的記憶,該怎麼掩飾自己不是原主的事實?在線等,挺急的!!!

    內容︰如上

    1l︰干掉那些熟悉原主的人!

    2l︰樓上這就太凶殘了吧?且不說你能不能干掉那些熟悉原主的人,就說……你數得清有多少人嗎?

    3l︰是啊!一樓也太凶殘了吧?樓主你可以假裝失憶啊!無數穿越前輩們已經為我們提供了可借鑒的寶貴經驗了好嗎?

    ………………………………………………………

    ………………………………………………………

    明白自己是真的變成了始皇帝,雖然不確定具體是借尸還魂還是奪舍,但這不是重點。

    賀嫣嫣是個從來不會為難自己的女人,見想不明白,她就不想了。

    那些都已經過去式了,無論想不想得明白,一切已經成為定局,相對于現實已經無足輕重。

    幸而她現在是已經天下一統後的始皇帝,天老大她老.二,再沒有什麼人比她地位更高,只要不露出什麼馬腳,誰也奈何不了她!

    不,就算露出什麼馬腳,一般人也奈何不了她!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現在,考驗她演技的時刻到了!

    #論如何在沒有繼承原主記憶的情況下偽裝成原主#

    賀嫣嫣背靠著睡枕,半坐起身,微微眯起眼楮,一雙原本霸氣側漏的威嚴鳳目更顯威嚴,證據就是床榻前面這一群人除了蒙毅、趙高、李斯等人,其余宮娥、內侍都誠惶誠恐的跪下了。

    “陛下——?”

    嗯,很好!

    賀嫣嫣在心里為自己點了個贊,當然面上還是保持住始皇陛下的威嚴。

    “蒙毅!”

    感謝之前蒙毅、趙高互相喊了對方的姓名!不然這會兒賀嫣嫣就只能徹底假裝失憶了。

    “臣在!”

    見始皇陛下呼喚,蒙毅立馬應是,躬身等待賀嫣嫣的吩咐。

    聞言,賀嫣嫣卻是怔愣了一下,無他,賀嫣嫣這會兒才發現自己雖然能听懂他們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卻是可以確認他們所說的語言並不是自己所熟知的普通話。

    不止如此,連自己剛剛吐口而出的“蒙毅”二字也不是自己所熟知的語言,這是怎麼回事?

    眉峰微微一皺,莫非……賀嫣嫣心里暗自猜測莫不是因為現在使用的是始皇帝的身體的緣故,那靈魂狀態下是怎麼回事?

    賀嫣嫣自是不知在靈魂狀態下,她無論是說還是听那都是以靈魂波動的形式完成的,自然沒有語言不通的麻煩。

    “陛下——?”

    久不見始皇帝吩咐,蒙毅不得已出口提醒,賀嫣嫣這才回過神來,此事不急還是先顧著眼前吧。微微定了定神,緩緩掃了蒙毅一眼,又看了一眼趙高。

    趙高作為始皇近侍,近身服侍始皇數十年,單論對始皇帝的了解,他自稱第二就沒人敢說第一!

    就是她繼承了秦始皇的記憶,又演技超群,想要不露出馬腳也是不太可能。

    不,不是不太可能!而是一定不可能!

    何況她還沒有始皇帝的記憶!

    趙高與李斯、蒙毅等人不同,他的野心實在是太大了,真正的秦始皇他都敢算計,更何況她這個假貨?

    若是被他發現?

    ——趙高不能留!

    在心里下了這個結論,賀嫣嫣眼底劃過一絲厲色。

    就算歷史上的始皇帝之死真的跟他沒關系,秦始皇死後假借始皇之名賜死扶甦的總是他吧?

    滅了他也不冤!

    賀嫣嫣在末世生存了十年,那可是一個道德敗壞,喪尸吃人,人也吃人的混亂時代。天真爛漫的早就死了,她可不是什麼會在封建時代講法律、講人人平等的腦殘小白花。

    即使在末世,賀嫣嫣雖然不會無故害人,但若是威脅到了她的生命安全,賀嫣嫣是不會介意舉起屠刀的,她也不是沒有殺過人!

    “將趙高拿下!”

    趙高听見賀嫣嫣的話,面露驚色,當然啦,趙高現在也不敢做出什麼“君要臣死,臣先讓你去死一死”的造反行動。

    只見趙高直接撲通跪下,面露不解,道︰“陛下,臣,可是臣有什麼做的不對?”

    滅盡六國,執掌天下的始皇帝的威懾力不是誰都敢對抗的。

    趙高在知道始皇帝病情極為嚴重後,心里已生不臣之心,但也不敢給始皇帝的病情加一把料,只是等著始皇帝自己病死而已。

    這會兒見始皇帝清醒過來,再多是雄心壯志也被嚇回去了。

    賀嫣嫣卻是不管對方有沒有犯罪,是不是殺人未遂,也懶得回答趙高的問題,直接對蒙毅一揮手︰“拖出去,斬了!”

    趙高這才大驚,跪著匍匐向前,想要說些什麼。

    一旁的蒙毅早就等著賀嫣嫣的吩咐了,聞听此言,立馬就應道︰“臣領旨!”

    說罷,看向還欲說些什麼的趙高,揮手招來兩名護衛將趙高拖出去。

    趙高明白始皇陛下是真的要殺他,掙扎著喊冤,賀嫣嫣喝道︰“讓他閉嘴!”

    蒙毅早就懷疑趙高有問題,現在見始皇陛下醒來第一件事兒就是處決趙高,心想趙高果然有不臣之心!

    見趙高還在垂死掙扎,揮手示意衛兵堵住他的嘴。

    “父皇?!”

    這一系列的驚.變將胡亥驚得蒙住了,見護衛已經將趙高拖起,正往外拖去,這才回過神來。

    賀嫣嫣鳳目斜睨胡亥一眼,低沉的嗓音似微帶不悅︰“如何?”

    要不是看在胡亥一時半會兒也識破不了她,而且這又是始皇帝的親生兒子,賀嫣嫣都想連胡亥也拖出去斬了。

    不過即使不能滅了胡亥也不要緊,她只要做出一副因為趙高而遷怒胡亥的模樣,正好可以順理成章的疏遠胡亥。

    秦朝除了太子有一定的權力,其余皇子就如後世史書對他們也只是知名不具一樣,沒有什麼實際權力,離開了始皇帝的寵愛,胡亥什麼也干不了。

    “沒,沒什麼——”胡亥的話語硬生生地被賀嫣嫣給嚇了回去,不過對自己的老師趙高的生命安全的擔心還是讓他硬著頭皮求情。

    “父、父皇,老師他可是犯了什麼錯?”

    “哼!”賀嫣嫣冷笑一聲,道,“趙高意圖謀害朕,這算不算大錯?!”

    “這,這怎麼會?”听賀嫣嫣這麼說,胡亥吶吶無語,不知該如何是好。

    賀嫣嫣見狀不再理會胡亥,心里對趙高還是有些不放心,看向蒙毅。

    “陛下有何吩咐?”

    聞弦音而知雅意,不待賀嫣嫣說什麼,蒙毅直接躬身等賀嫣嫣下令。

    賀嫣嫣在心里給他點了個贊,面露滿意之色,道︰“趙高早有不臣之心,且狡詐無比,你親自出去監刑。”

    蒙毅領命,不過一會兒就進來了,身後跟著的士兵手中還呈著趙高的頭顱。

    趙高一天前還做著秦始皇病逝,而後他便可扶持胡亥繼位更進一步的美夢,估計如何也想不到今天自個就會被殺。

    一臉的猙獰與不可置信。

    賀嫣嫣見此面上露出一絲復雜之色,不過很快就掩去,恢復一臉喜怒不形于色的模樣。

    當然,賀嫣嫣不是被趙高死後猙獰的模樣嚇到了,她在末世這麼多年,多可怕的尸體沒見過,怎麼可能被嚇到?

    只是沒有想到這個幾乎是導致秦朝滅亡最大的罪魁禍首就這麼容易被她干掉,有點像做夢一樣,太不真實了。

    不過心底到底是松了一口氣,干掉趙高,她露餡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