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5.第五章

    處理了趙高,賀嫣嫣自發現自己重生為秦始皇,因害怕被人識破而緊繃的弦終于松了一些。

    暫時不用擔心露餡了。

    不是不想假裝失憶,但這樣的話就不能直接處理趙高了,時間拖得越長她暴露的可能就越大。

    更何況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失憶後一個人有些行為習慣也是不會變的好嗎?要是被趙高抓住什麼,那她可就慘了。

    至于其他人,就算是有所懷疑,他們也只敢私下查探,明面上估計也不敢對他做什麼。

    從秦始皇病倒到她附身至現在,她已經錯過好幾頓了,胃隱隱生痛,賀嫣嫣趕緊叫人傳膳。

    不得不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這句話還是很有道理的。即使為秦始皇做飯的御廚的技藝絕對遠超他人,但現在條件就這樣,能做出什麼花來?

    勉強用過午膳,喝了太醫開的藥,這太醫還是有兩把刷子的,昨日雖然沒有能力救秦始皇,但開的藥還是對癥的。

    遣退眾人,賀嫣嫣躺下佯裝休息,其實是在修煉異能。

    昨日輸入的異能只是保住了秦始皇的命,不,她好像沒有保住秦始皇的命?要不她現在是怎麼回事兒?

    好吧,是身體的活性,其實秦始皇的身體還是有很多問題的。

    強撐著處理了趙高,賀嫣嫣現在也有些身心俱疲之感。

    也不知道秦始皇是吃了多少丹藥啊?

    賀嫣嫣運轉異能在身體里流轉了一圈,發現秦始皇的身體現在就像一個篩子一樣,千瘡百孔。

    表面看著還好,明明五十歲的人看著也才四十出頭,烏發濃黑,不見銀絲。

    不過,也許就是這樣才讓秦始皇相信那些丹藥有效?繼而大吃特吃?

    不過這只是表面而已,其實內里五髒六腑都被丹毒腐蝕,沉積了不知多少重金屬元素,難怪秦始皇一病就倒。

    努力運轉異能修補著身體,一點一點排出毒素,賀嫣嫣平緩呼吸,慢慢閉上眼楮。

    不過——

    好像有什麼事沒做啊,是什麼呢?

    賀嫣嫣迷迷糊糊的想了一會兒,見還是想不起來,便罷了,應該不是什麼太重要的事!

    ……

    另一邊。

    跌落河中,被流水帶著不知漂流了多久的套著賀嫣嫣殼子的秦始皇嬴政也終于醒來。

    應該說嬴政的運氣還不錯,掉入水中的時候還附帶了一節斷木,正是因此才使得嬴政在被沖上岸邊之前沒有直接被淹死。

    被沖上岸邊後,岸邊不遠處又正有一個小村莊,清晨早起洗衣的婦人看見了嬴政,將他救回家中。

    “水……”

    聲音微弱嘶啞,幾不可聞。

    嬴政只覺得口中也是干渴難耐,忍不住呼喚起來。

    不見人來,嬴政努力睜開雙眼,想要起身,卻覺得渾身疼痛無力,全身的骨頭都被一根根碾斷了一般。

    掙扎了一會兒,還是無法起身,嬴政也放棄了嘗試,觀察起現在所在——

    這是一處有些殘破的農居,土培的牆壁已經斑駁不已,屋子內的家具也很破舊。

    微微皺起眉頭,嬴政正想著這里是何處、距離沙丘平台行宮有多遠,就見木門被打開,有一老婦人走了進來。

    老婦人進來後見嬴政醒來,面露喜色,道︰“姑娘,你醒了?”

    見嬴政面色蒼白,唇瓣全無血色,干枯開裂,趕忙倒了一碗水,嘴里還問道︰“姑娘可是渴了,喝點兒水吧!”

    不過嬴政卻是听不見她後面的話了,滿腦子都是——

    “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姑娘…………………………………………”

    “姑娘?姑娘你怎麼了?”

    端著水過來的老婦人見嬴政兩眼發直,一動不動,不由得擔心問道。

    畢竟是千古一帝秦始皇,即使遇上這麼詭異的事兒,他也很快就平靜下來。

    苦難的童年、幾十年的帝王生涯,當然,還有變成游魂的歲月,這些都磨礪了他,面對再大的困難他也能面不改色的面對……才怪!

    本就蒼白的臉色現在就有些發青了,嬴政忍著肋骨似乎斷裂的疼痛深吸一口氣,被老婦人攙扶起後,微微側頭張開嘴艱難的吞咽著老婦人遞上的水。

    破舊的陶碗,碗口帶著幾個缺口,上面還有黑乎乎的不知是什麼,嬴政強忍著惡心,將滿滿一碗水喝下。

    喝完水後,嬴政感覺嗓子好多了,開口問道︰“這里是哪里?”

    聲音雖然帶著一絲沙啞,但嬌軟悅耳,明顯是一個年輕女子的聲音。

    雖然已有準備,但嬴政還是被這聲音雷了一臉血。

    “這里是羅家村啊!”老婦人可不知道嬴政真正想知道的是什麼理所當然的回答,而後不等嬴政說話,又問道,“姑娘你是哪里人氏?怎麼會落入水中?”

    姑娘姑娘姑娘!能不能別!叫!朕!姑!娘!

    嬴政額頭上青筋暴起,片刻後還是把這口氣硬生生吞了回去。

    沒有回答老婦人的話,嬴政直接問道︰“現在是什麼時間?始皇幾年?”說完想了想又補充道,“幾月幾日?”

    老婦人也不奇怪,先是說了如今的年份,又回答道︰“今日是七月初三呢。”

    “七月初三!”嬴政聞言一喜,他記得自己上一世身死時是七月初二深夜,次日被趙高發現。

    而後便隱瞞了下來,攛掇胡亥、威逼利誘李斯假傳聖旨,遣返蒙毅、賜死扶甦……

    “還來得及!”嬴政喃喃自語道。

    雖然不知道那女子的魂魄進入他的身體後,他的身軀會怎樣,就算還是和前世一般身死也不至于太糟糕。畢竟,蒙毅這一世已經發現了他重病的事,趙高想做什麼可不容易了。

    不過嬴政向來不是會把希望寄托到到別人身上的人,心下暗想要趕緊好起來,親自去看看才放心。

    想到這里,嬴政又詢問起這里距離沙丘平台行宮遠不遠。

    “沙丘平台?”老婦人奇怪的看了嬴政一眼,才道,“這倒是不遠,沿著河流往上走,半日便夠了。”

    老婦人看嬴政的目光隱隱透著惋惜,似乎想說什麼,遲疑片刻又放棄了,勸慰了嬴政幾句便出去了。

    ……

    傍晚,賀嫣嫣自異能的修煉之中清醒。

    賀嫣嫣推測異能是與靈魂綁定的,所以她現在換了身體還是可以使用異能,但賀嫣嫣原先的異能等級也就才三級而已,要治療好始皇帝的身體估計得打長久戰了。

    現在沒有晶核,只能靠空氣之中游離的能量修煉,還要一邊治療身體里的各種暗傷,一個下午的時間也沒能積蓄多少能量。

    用過晚飯,賀嫣嫣正想繼續修煉,就听見蒙毅求見。

    “他有什麼事?”賀嫣嫣有些疑惑。

    “這,奴婢不知。”

    昨日處決了趙高讓眾人心生恐懼,這會兒這小宮女還是一副害怕的模樣,賀嫣嫣見狀揮揮手,道︰“算了,讓他進來吧!”

    蒙毅進來後,待蒙毅行禮後,賀嫣嫣便直接問其來意。

    “陛下,昨日夜間有一巨石自天而降,就落在陛下寢宮之內,現在正被臣派兵看守,敢問陛下要如何處理?”

    蒙毅說完後靜等賀嫣嫣決斷,賀嫣嫣听完卻是呆住了——

    啊啊啊!我就說好像有什麼事忘記了!我終于想起來忘記什麼了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