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8.第八章

    次日,沙丘平台行宮。

    “丞相,小人剛剛得到消息,蒙上卿似乎是奉了始皇陛下之命尋找一女子。”

    “女子?”李斯一手撫著胡須,來回走動了幾圈,似自語道,“什麼女子?”

    “這——”那人也有些為難了,“……這就不知了。”

    “罷了,罷了……”李斯嘆了一口氣,揮手讓他退下。

    自陛下甦醒之後,李斯便直覺好像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陛下尚未登基為秦王時趙高便服侍在旁,到如今已經有四十幾年了,如今說斬了就斬了。

    這不是讓李斯最擔心的,最重要的是陛下在處決趙高之前曾看了他一眼,那一眼……

    李斯打了個寒顫,心生恐懼。

    這倒怪不得李斯害怕,主要是賀嫣嫣看李斯那會兒心里正想著歷史上李斯被趙高假借胡亥之名處死之事,看李斯的眼神活脫脫就是在看一死人的模樣,又有始皇帝的帝王之威加成,可不得把他嚇壞了嘛?

    李斯一直認為人無所謂能干不能干,聰明才智本來就差不多,富貴與貧賤,全看自己是否能抓住機會和選擇環境。

    回想過去種種,在那個人人爭名逐利的時代背景下,他自然也是想干出一番事業來為了這個目的,他來到了秦國。

    昨日種種,如今想來恍如隔世,不可否認,他成功了。

    如今在整個大秦,他貴為丞相,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

    如今他已經七十有四了,人生七十古來稀,他如今已是致事之年,可是他依舊還是放不下手中的權力。

    李斯最大的缺點就是好權勢,歷史中始皇帝死後,趙高就是抓住了李斯這一缺點,告訴他若是長公子扶甦繼位必會以蒙毅為相,這才把李斯拉上賊船。

    失去權勢,對李斯來說那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

    如今陛下似乎不再信任于他,這……

    李斯心中惶惶。

    ……

    不說這邊李斯因為賀嫣嫣的一個眼神,惶惶不可終日。

    這邊蒙毅也收到消息,終于找到了陛下要找的那女子。

    嬴政隨著流水飄了一夜才到這羅家村,回去卻是沒這麼快了。士兵們找到羅家村時已經是深夜,回到行宮已經是第二天早上了。

    嬴政此時又身受重傷,雖然恢復得挺快的,但要自己行走是不可能的。

    由于不知道嬴政的身份,蒙上卿又沒有說明,但據說是陛下親自要求的,萬一……

    將士們不敢怠慢了嬴政,找來擔架將嬴政抬著回去的,當然,那一套衣服也帶上了。

    等在行宮前,蒙毅終于看到了這名始皇陛下夢中所見、據說與那巨石一同自天而降的女子。

    “蒙毅?”看著眼前的人,半躺在擔架上的嬴政沒忍住開了口。

    這年頭直呼對方姓名可不是什麼禮貌的行為,有時候甚至還會被視為侮辱。當然嬴政還是始皇帝的時候直呼蒙毅姓名,那則表示對他的寵信親近。

    不過現在麼……

    “你認識我?”蒙毅充滿審視意味的看向嬴政,不知為何,這女子竟讓他隱隱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可是又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你是何人?”

    朕是大秦國君!是始皇帝!

    心中如此回答,但現實中嬴政卻是默然無語,他還真不知道這具身體是什麼人,他若要說出他的真實身份,蒙毅,他會信嗎?

    更何況這里已經是在寢宮外,要如何說?

    見嬴政沉默不語,蒙毅也沒在意,看了看一旁宮人手中呈著的疊放好的衣物,抬手讓那宮人跟上,先去見始皇陛下了。

    賀嫣嫣這會兒正在用早飯,听見宮人道蒙毅求見,便允了。

    “如何?”賀嫣嫣頭也未抬,還在低頭喝粥,問道,“是那女子(的遺體)有消息了嗎?”

    蒙毅沒有遲疑,一邊示意那呈著衣物的宮人上前,一邊道︰“啟稟陛下,臣依陛下所說,確實找到了一女子。這是那女子的衣物,陛下看看可對?”

    衣物?

    賀嫣嫣抬起頭,一眼就看見了宮人手上呈著的衣物——

    淺灰色的外衣、長褲被疊放在下面,上面是,是……

    “噗——”

    一口粥就這麼噴了出來,始皇陛下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形象被毀了個干干淨淨,不過賀嫣嫣現在可沒空關注這個。

    ——啊啊啊!我的胖次!我那粉嫩嫩的文胸啊!

    賀嫣嫣一臉生無可戀。

    一旁的蒙毅就眼看著始皇帝看了那衣物後,先是噴了粥,而後臉上先紅後綠又變鐵青,最後一臉黑漆漆的。

    “陛下?”

    蒙毅有些擔心,陛下這是怎麼了?

    听到蒙毅的聲音,眼楮死死粘在衣服上的賀嫣嫣僵硬地慢慢轉過頭,盯著蒙毅,咬牙道︰“朕是讓你們把那女子帶回來!帶回來!你們——!”

    賀嫣嫣忍不住磨了磨牙︰“誰讓你們把她的衣服扒了的?!啊!誰干的?!!!”滾出來!我保證不一下子打死你!

    末世前還沒來得及找個男盆友,末世期間更沒功夫去找,末世後她只活了兩天就被扔到秦朝來了。

    這也就罷了,都掛了,尸體還被人扒了衣服……

    ——我的清白啊!

    賀嫣嫣心里一陣哀嚎。

    蒙毅聞言臉色一僵,心里不由一陣汗顏,陛下是怎麼誤會的啊?

    不過看樣子陛下對那女子的在意程度還在他預料之上啊!

    為了不被暴怒的始皇陛下拉出去砍了,蒙毅趕緊解釋︰“陛下,那女子被水沖走後被人所救,那衣物是救她的人為她換的!”

    嘎?

    “哦——?”賀嫣嫣有些懵了。

    救了?救什麼救?一具尸體要怎麼去拯救?

    蒙毅不知道賀嫣嫣心里所想,見賀嫣嫣似乎冷靜了下來,趕緊說道︰“陛下,那女子現在正在殿外等候,陛下可要現在宣她晉見到?”

    賀嫣嫣還是沒轉過神來,听蒙毅這麼說,還一臉懵逼道︰“那,那宣她進來吧……”

    一邊的宮人聞言趕忙出去引他們進來,賀嫣嫣眼睜睜地看著兩名士兵抬著一個年輕女子進來了。

    自己用了三十年的身體,賀嫣嫣怎麼可能不認識?那張臉,就是在末世她也在空間里藏了幾面鏡子,時不時的看一看。

    不過這不是重點!

    ——臥槽!臥槽!臥槽!怎麼是活的?我的尸體!它活了!!!

    賀嫣嫣被驚地目瞪口呆,嘴巴大張著都沒發現,死死地盯著嬴政。

    末世前是堅定的唯物主義擁護者,末世後就是獲得了異能與空間,賀嫣嫣都還堅信這是科學的,只是現在的科學水平無法解釋它們而已。

    穿越後,經歷了被摔死又附身,賀嫣嫣三觀本就搖搖欲墜,雖然賀嫣嫣覺得還可以挽救一下,但這會兒,終于,全碎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