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9.第九章

    賀嫣嫣只覺得三觀盡碎,目瞪口呆地看向嬴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

    一般來說,一個人在懷疑自己的眼楮所看到的東西時,有很大一部分人會試著把自己的眼楮擦亮一點。

    賀嫣嫣一直是一個不標新立異,非常隨大眾的人。

    使勁地揉了揉眼楮,再用力的眨眨眼楮——

    擦!沒有看錯!

    邊上眾宮人,當然,還有蒙毅,具是一臉驚訝地看向賀嫣嫣。

    不過賀嫣嫣顯然還沉浸在震驚之中,完全沒有注意到。

    且不說賀嫣嫣的震驚,那邊嬴政強忍著看著賀嫣嫣用自己的身體做出這個蠢樣子,也是覺得傷眼得不行。

    看著自己的身體在面前犯蠢,嬴政覺得手有點癢∼

    嬴政倒是注意到了眾人的表現,不想賀嫣嫣再繼續毀壞自己的形象,面色不善的看了賀嫣嫣一眼,嬴政輕咳一聲。

    “咳——!”

    “你們……”賀嫣嫣回過神來,終于合上了嘴,雙眼卻仍是死死的盯著嬴政,一揮手,道,“……全部出去!”

    “是!”眾宮人紛紛應諾,逃命似的趕緊退了出去。

    ——麻蛋,好像看到了什麼不該看到的,不會被滅口吧?!

    蒙毅卻是有些遲疑,這女子來歷詭異,雖然看著沒有什麼殺傷力,但萬一呢?畢竟始皇陛下現在還重病在身,咳,不是說陛下怎麼樣,還是那句話,萬一呢?

    還有今日陛下情緒波動很大啊,陛下不是早就知道這女子了嗎?為何還是一副震驚的模樣?

    (賀嫣嫣︰淚t_t∼我以為回來的是一具尸體,哪里想到會是一個活人啊!)

    ——看到自己的遺體睜開眼楮,這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嚶嚶嚶∼太酸爽了!

    心里顧慮頗多,蒙毅沒有隨著眾宮人退出去,停留在原地。

    “蒙卿?!”

    見蒙毅沒有依言推出,賀嫣嫣有些不悅。

    “陛下,這女子……”蒙毅看向賀嫣嫣,面露猶豫之色。

    “不必擔心。”賀嫣嫣揮揮手,“朕自有分寸!”

    “這……”見賀嫣嫣堅持,蒙毅也不好忤逆賀嫣嫣的意思,終于還是躬身道,“臣告退。”

    蒙毅推出宮門,守在門口不曾離去,雖說始皇說了他有分寸,但蒙毅還是守在外面,心想只要有一絲不對他拼著觸怒陛下的危險也要斬了那女子。

    殿內。

    賀嫣嫣看著嬴政,只覺得有萬千神獸狂奔而過。

    嬴政看著賀嫣嫣,想到那天見到那女子的經過,對方的魂魄最後進入他的身體時,她臉上的驚訝與惶恐不是假的,這一點嬴政還是可以確認的。

    幼年時在趙國生活艱辛,嬴政也養成了善于觀察他人臉色的本事,堅信一般人瞞不了他,更何況當時那女子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只是當時她不是故意的,現在呢?將來呢?嘗過權勢的滋味,她是否願意放手?

    “咳!”各種猜測從賀嫣嫣心里飄過,對方是和她一樣的穿越者,還是本土的孤魂野鬼借她的尸體還魂?又或者……

    兩人心思各異,卻同是目含審視的看著對方,一言不發。

    若論定力,今年才三十歲的賀嫣嫣哪里是幾百年老鬼的嬴政的對手?更何況,賀嫣嫣無論是末世前還是末世後,都不過是一個底層小人物,嬴政卻是久居上位,為帝數十年。

    諸般猜測再多,不如直接開口。

    “你是誰?”賀嫣嫣先開了口,語氣矚定道,“你不是這具身體的原主人!”

    嬴政眼底閃過一絲訝異,心里再一次確定對方不是什麼心思深沉之輩。

    “話說……”說完還不等嬴政回答,賀嫣嫣想到自己的情況,忍不住輕笑,道,“你是男是女?”

    這個問題問得好!

    嬴政嘴角微微一抽,感覺賀嫣嫣這話就像一把刀,刀刀插到他心口。

    原本的打算這一刻差點被嬴政忘記了,不知為何,自附身到這女子身上後,嬴政引以為豪的自制力都沒了一般,喜怒皆形于色。

    但嬴政就是嬴政,能忍常人所不能忍。

    現在對對方的本性還不了解,自己又是重傷在身,與她硬扛顯然不是什麼明智之舉。

    嬴政還記得與對方初次見面時,對方看不見他,曾開口說過她【穿越到秦朝】,還【近距離接觸秦始皇】。

    “穿越”是個什麼意思,嬴政不知道,但是“秦朝”、“秦始皇”他怎麼會不知道?

    當代之人不會說“秦朝”這麼個說法,至于——

    “秦始皇……”嬴政在心中默念,面上閃過一絲澀意。

    當年他滅六國,一統天下,自認為德兼三皇,功高五帝,創立“皇帝”的尊號,自稱始皇帝,宣布子孫稱二世、三世,以至萬世,幻想秦王朝的統治能延續千秋萬代,不想……

    不想,不要說二世、三世,以至于萬世,大秦竟然二世而亡。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他自稱始皇帝,別人稱呼他時,一般人就是在私下里也會稱呼他為始皇帝或陛下,而那些意圖謀逆的六國遺貴干脆就直呼他的姓名或者叫他暴君。

    會稱呼他為“秦始皇”,在前面加上“秦”這一字,估計,這女子也是與他一樣有奇遇,是從後世而來?

    對了,也只有這樣才能解釋她的異常了。

    “你為何不回答我的問題?”久不見嬴政回答,賀嫣嫣有些不耐煩了。

    “……我……”險些自稱為朕,嬴政險險的止住了,而後眉頭一皺,表現得有幾分憤怒的模樣,道,“我自然是男人……”

    趙國那九年,給嬴政的生命中留下了極大的印記,身為質子,倍受屈辱,為了活下來,嬴政很早就學會了察言觀色、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本事。

    這會兒裝作有些迷茫的模樣,道︰“你怎麼知道我不是這女子的?”

    ——我自然知道了,因為這具身體原本是我的啊!

    賀嫣嫣心里想到,當然自然不會說出來,復又問道︰“你是哪里人氏?怎麼會變成這女子的?”

    嬴政臉色一黑,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只是一覺醒來就莫名其妙地變成女人了。我原來是魏國人氏,不過現在天下歸晉,卻不好再這麼說了。”

    嬴政死後親眼目睹大秦的覆滅,不知是否因此心懷怨恨而不曾消散,直至漢朝覆滅,天下歸晉這才眼前一黑,又回到了前世臨死前。

    說完後世一些事,嬴政又佯裝好奇道︰“我听他們說這里是大秦,還叫你陛下?”一邊說著一邊仔細看著賀嫣嫣的表情。

    “魏國?天下歸晉?”賀嫣嫣想了想,雙眼猛地睜大了,“不是我想的那個吧?”

    “你們的皇帝姓什麼?叫什麼?!你知道漢高祖劉邦、漢武帝劉徹嗎?!”賀嫣嫣一把抓住嬴政的衣領,連連追問。

    果然!

    見到賀嫣嫣的表現,嬴政這下就完全確定了賀嫣嫣果然是來自後世,不過是後世多少年就不知道了。

    “你,你知道……”嬴政一臉激動,“那這里是哪里?你能否送我回去?”

    回去?

    听到嬴政的問題,賀嫣嫣一臉同情,道︰“恐怕你是回不去了。”

    “為何?”

    “因為這里是秦朝啊!你不是听他們說了嗎?”賀嫣嫣也不打算隱瞞對方了,就是她想瞞著,憑借剛剛她說出的那些話,對方也能想到她的來歷估計也與他相去仿佛。

    見嬴政一臉懵逼,賀嫣嫣直接一股腦地倒出︰“這里是秦朝啊!對,就是你想的那個秦朝,我呢,就是千古一帝秦始皇啦!哈哈,當然你也應該猜到了,我與你一樣也是魂魄跑到別人身上了。

    還有哦,前日原本就是史書上所說的秦始皇駕崩之日,這里就是沙丘平台行宮,不過現在秦始皇被我穿越了,估計就不會有漢朝了,當然也不會有晉了……”

    賀嫣嫣穿越之後,不敢表現出什麼異樣怕被人發現,現在見到一位穿越同伴雖然對方對于她來說是個古穿古的老古董,但還是一股腦的把這幾天憋在心里的話都倒出來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