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10.第十章

    賀嫣嫣不管嬴政的接受能力,一股腦的將現在是秦朝,而對方回到過去的事實說了出來。

    要不怎麼說為帝王者都是天生的戲子呢?這話此時倒是真沒錯。

    嬴政听了賀嫣嫣的話後,驚地張大了嘴,一臉難以置信,道︰“這,這怎麼可能——?!”

    這個表現實在正常,賀嫣嫣也沒有懷疑,只在一邊等著嬴政消化這個事實。

    良久,似乎是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在開玩笑,嬴政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了解了對方的底細(大霧!),賀嫣嫣見嬴政這副模樣,深表理解,就是她這個現代來的都有些難以接受呢,更何況對方一個古人?

    見對方一時間難以接受,賀嫣嫣也沒在意,使人將她寢宮的偏殿收拾出來領嬴政過去先休息。

    宮人領著嬴政去了偏殿,賀嫣嫣面色微沉——

    見到嬴政後,賀嫣嫣一時間腦洞大開,只覺得既然自己可以附身成秦始皇,那麼為什麼秦始皇不能借她的身體還魂呢?

    沒錯,賀嫣嫣是故意的。

    直接開口對方不是身體的原主,還說自己是秦始皇什麼的,就是想看看對方會不會露出什麼破綻來。

    不過,現在看來對方也許真不是秦始皇,而是一個來自幾百年後的“古人”?

    應該是吧?畢竟,秦始皇怎麼也不該知道後世的漢朝、三國魏晉對。

    不,不對!賀嫣嫣目光一緊,想到自己是用了始皇帝的身體才能交流無礙,那對方呢?

    微微勾起唇角,賀嫣嫣心里各種心思劃過……

    ……

    這邊,嬴政保持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被宮人抬著來到偏殿,而後借口要休息直接將服侍的宮人遣了出去。

    宮人們都見識過了始皇陛下(賀嫣嫣版)對這位姑娘的看重的,雖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也不敢輕易得罪他。

    見嬴政只是想一個人休息一會兒,宮人自然答應,一邊退了出去,一邊道︰“奴婢們就在外面侯著,姑娘若是有什麼吩咐,只要叫一聲就是了。”

    嬴政沒有回答,宮人也不在意,恭順地退了出去

    為帝王者大多都多疑,嬴政也不例外。

    雖然知道了賀嫣嫣不是故意奪舍自己的,但嬴政還是不敢賭賀嫣嫣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後會如何。

    賀嫣嫣在試探嬴政,嬴政又何嘗不是在試探著賀嫣嫣?

    對如今這樣的局面,嬴政表示還算滿意,可以留在對方身邊,他能做的也多了。

    傍晚,用過晚飯後,心里估計著對方應該已經接受了現實才對,賀嫣嫣直接去了嬴政所在的偏殿。

    照舊將宮人全部遣退出去,賀嫣嫣覺得要好好與對方談一談。

    “陛下可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見賀嫣嫣進來,嬴政主動開口道。

    “不錯!”賀嫣嫣看著自己的身體,仍覺得很是神奇,問道,“對了,還沒問你叫什麼呢?”

    “我叫趙……岳。”說完又補充一句,“山川五岳的岳。”

    沒有提前考慮到這個問題,嬴政險些把自己的本名說了出來,趕緊補救。

    至于這個趙姓,自然不是來自他的母親趙太後。與後世不同,先秦時期男子稱氏,女子稱姓,稱姓以別婚姻,稱氏以區貴賤。

    秦國皇室是嬴姓趙氏,所以秦始皇也確實叫趙政。

    秦始皇是正月出生,所以取名“政”,現在不能用原先的名字,嬴政干脆用“月”的同音字“岳”。

    “趙岳?”賀嫣嫣似乎沒有發現什麼,還點點頭,夸贊道,“山川五岳,好名字!听起來就很有氣勢呢!”

    嬴政︰“…………”這是過關了吧?-_-||

    “過獎了。”嬴政微微謙虛了一下,而後不等賀嫣嫣再問,便自發說出了自己的“來歷”——

    姓名︰趙岳

    性別︰男

    年齡︰正值弱冠(不是故意裝嫩啊,年紀輕一些更容易讓人相信嘛∼)baba……

    這些個人資料賀嫣嫣也不擔心對方欺騙她,當然就是有所隱瞞她也不在意,不管他原先是誰,現在在這里他也只能依靠于她。

    ——現在是這麼想著,而未來想起今日所想的賀嫣嫣,只覺得自己果然還是太年輕……

    猶豫了一瞬,賀嫣嫣還是開口問道︰“你,對未來可有什麼打算?”

    不等嬴政回答,賀嫣嫣又道︰“你也知道我和你一樣是從後世穿越而來,但是與你不一樣的是我是帶著身體一起過來的。”

    見嬴政若有所思賀嫣嫣很痛快的承認了︰“不錯就是你現在附身的身體。”

    雖然現在身體里已經換了一個靈魂,但那還是自己的身體不是?

    賀嫣嫣在一開始見到嬴政時就沒打算要放他離開,無論他是不是始皇帝還是真的只是一個失落在異世的過客。她無法想象對方用自己的身體嫁人生子是個什麼模樣,但她知道如果那樣,她一定會忍不住讓自己的身體干脆就此長眠算了!

    說她霸道也好,惡毒也罷,反正對方既然用了她的身體,那就一輩子留在她身邊好了!

    听到這里嬴政也明白了賀嫣嫣的意思,先是驚嘆道︰“原來是這樣!”

    而後立馬表示︰“我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附身到姑娘身上的,但是在這里我也人生地不熟,家人好友都在幾百年後,我也沒有什麼別的心思,既然如此,那可否讓我跟在您左右?”

    很好!賀嫣嫣滿意的點點頭。

    “咳!你也知道我其實里子里是個女子,現在很是有些不便。”賀嫣嫣暗示道,“秦始皇有很多妃子,這個……”

    這兩天,賀嫣嫣這里來了幾個借送湯之名,實則是在勾搭賀嫣嫣的妃嬪……

    好吧,人家是秦始皇的妃子,勾搭秦始皇是合情合理的。但是!她不是秦始皇啊!

    這種事接下來絕對不會少,她可是筆直筆直的妹子好嗎?雖然現在還沒有喜歡的人,但她肯定自己喜歡的是男人。

    現在看來可以讓換了靈魂的自己的原身做擋箭牌嘛,一舉數得。

    見嬴政面露疑惑之色,賀嫣嫣干脆直言道︰“我希望你能以我的,嗯,也就是秦始皇的妃子的身份留在我身邊。當然——”看到嬴政一臉愕然,又補充道,“我不會與你發生什麼!等我處理好這些問題,將來你若是想離開,我會讓你走!”

    ……才怪!

    嬴政與賀嫣嫣同時在心里補充完這一句,嬴政自是不會相信賀嫣嫣所說,但面上還是一臉感激道︰“那,那就多謝姑娘了!”

    賀嫣嫣表示不用謝,她也確實沒有放嬴政離開的意思,對方用的是她的身體,還知道了她的秘密,想離開?哼哼!

    兩人相互坦誠(?),結成同盟,賀嫣嫣為嬴政提供庇護,而嬴政也為賀嫣嫣做掩護,算是互利互惠了。

    “哦,對了——”賀嫣嫣瞄了一眼對方的手腕,問道,“你醒來之後可有發現自己手上有戴著一條手鏈,上面綴著一顆玉珠?”

    “這……”嬴政抬起手來看了一眼,道“沒有看到。”

    “沒有?”賀嫣嫣微微沉吟。

    ——這手鏈上的玉珠被她滴血認主後就消失了應該是溶于她的身體里去了,現在玉珠沒有出現在對方手中,那麼……要麼被水沖走或被人拿走了,要麼就是空間就是與身體綁定的,現在身體還活著,所以……

    賀嫣嫣看向嬴政,道︰“我天生有一異寶,是一個空間,唔,你可以理解為就是一個不顯于人前的房間……”

    嬴政也沒覺得這等寶物對方會不在意,聞言道︰“我確實有看到這麼一個……空間,不過我雖然能使用它,卻是不知道如何將那寶物還給你。”

    “沒事,就在你那放著好了。”賀嫣嫣也沒覺得失望,豪邁地一揮袖,“我里面的東西你別給我弄沒了就行了,空間麼,有空余的地方,你也可以使用。”

    嬴政立馬配合道︰“如此,多謝姑娘了!”

    “不用謝!”賀嫣嫣點點頭,又道,“別叫我姑娘,我現在這個樣子你這麼叫不覺得別扭嗎?還是叫我陛下吧,小心無大錯,若是叫人听見可真是解釋不清了。”

    嬴政︰“………………”

    嬴政嘴角微抽,道︰“是,陛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