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14.第十四章

    接下來幾日,李斯忙著批閱奏折,嬴政和賀嫣嫣一個忙著教一個忙著學,大家都是挺忙的。

    好歹是在現代有過高等教育的人,雖然對于小篆需要從頭學起,但良好的底子在那里,加上異能開發後附帶提升的精神力和身體素質賀嫣嫣的學習速度極快。

    不要求在短時間內全部掌握,只是一些常用的詞語,賀嫣嫣現在已經可以勉強將奏折看下來了。

    雖然有些字詞估計還是不認識,但是連蒙帶猜的也不影響閱讀。

    賀嫣嫣終于松了一口氣。

    看到賀嫣嫣松了一口氣的模樣,嬴政卻在邊上潑了一盆冷水︰“這這口氣松的是不是太早了?你現在也只是能看不能寫……”想到賀嫣嫣寫字的姿勢,嬴政嘴角微抽,道,“就是能寫了,你確定不會被人看出來?”

    賀嫣嫣聞言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你就不能說點好听的?自從高考過後,我就沒學習這麼勤奮過好嘛!”

    “還有,我不是讓李斯去批閱奏折了嘛?我自己肯定不可能親自動手的!”

    嬴政聞言斜睨賀嫣嫣一眼,道︰“你是打算以後都讓李斯來批閱奏折?也不怕把他的心養大了?!”

    “那還能怎麼辦?”賀嫣嫣悶悶道,別人一穿越無論身穿魂穿,好像不是馬上就能遇上貴人就是得到原主記憶。偏偏她穿越成秦始皇,沒有對方的記憶也就算了,身邊一眾還都沒掉智商的打算,這讓她這麼一個智商處于平均水平勉強不給國家拖後腿的普通人怎麼辦?

    嬴政說了那麼多就是為了等這句話,不過他還把話說出口,就听見賀嫣嫣道︰“要不把長公子扶甦召回咸陽好了,你說的不錯,一直讓李斯批閱奏折好像不是太好,等扶甦回到咸陽就讓他來處理國事吧!”

    越說賀嫣嫣越覺得這辦法可行,一直讓李斯批閱奏折也不是個事兒,在這兒也就罷了,等回到咸陽卻是不好再這般了。如果長公子扶甦回來了,讓他處理國事,那倒是名正言順,畢竟扶甦是大家公認的儲君啊!

    至于她麼,可以考慮一下禪位于扶甦,這樣她被關注的力度就小了,與人接觸的機會也小了,最重要的是,露餡的可能性也小了!

    其實太上皇也不錯啊!

    歷史上某些太上皇郁郁寡歡,是因為放不下以往的權勢,可她不一樣啊!她只喜歡享受,一點也不喜歡干事兒!

    何況,同是太上皇也是不一樣的好嗎?

    歷史上,唐高祖李淵當了太上皇之後之所以那麼憋屈,那是因為他雖然是開國皇帝,但有一個軍功、聲望皆在他之上的繼任者。而清朝的乾隆皇帝當太上皇那會兒,不是讓他的兒子嘉慶皇帝險些憋屈死嗎?

    就算她回咸陽後把禪位給扶甦,只要別暴露身份,誰敢對他不敬?

    賀嫣嫣本就是個怕麻煩又沒野心的人,叫她天天去與朝臣“勾心斗角”、“你猜我猜”還不如叫她去死,何況古人說話還喜歡引經據典,她听不懂怎麼辦?

    而且這天下太重,她承擔不起好嗎?

    為君者,一個決策就關乎多少人命。雖然她在末世也曾殺伐果斷過,穿越後又當機立斷地干掉了趙高,但玩政治麼,她真沒那個能耐。

    于是賀嫣嫣干脆道︰“要不我就干脆禪位給扶甦好了,到時候我就是太上皇了,人們對皇帝和對太上皇的關注度可是不一樣的!”

    嬴政︰“………”

    嬴政早就知道賀嫣嫣是被動的奪了他的身體,這些天下來也知道對方不是什麼貪權之輩,但也沒想到她竟然對執掌天下的權勢這麼不放在心上,想也不想就放手?

    這,真是,嬴政心情真是極為復雜。

    召回扶甦,這個可以有。

    畢竟凡事都有個萬一,前世他就是沒想到自己會這麼早過世,又有一個野心勃勃的趙高,這才導致後來一系列事件。

    但是,禪位就不必了吧?

    嬴政是不希望賀嫣嫣就這麼禪位于扶甦的。

    若是他現在命不長久,那讓扶甦繼位他倒是並無什麼意見,畢竟他對扶甦雖然不是太滿意,但在眾多兒子中看著也是最適合的。

    但問題是,他現在還有別的選擇,更抱有一絲希望可以和賀嫣嫣換回身體的,他還是想做執掌天下的始皇帝,而不是只看著高高在上的太上皇。

    嬴政與賀嫣嫣相反,他對手中的權勢看得極重,對一切試圖染指他手中權柄的人都充滿敵意與殺意。

    他十三歲等級秦王,卻二十二歲才得以掌權,在此之間,無論是呂不韋還是保 嵌枷胍 種械娜  比唬 飭餃俗詈蠖濟緩孟魯【褪橇恕br />
    曾經執掌天下數十年,他習慣于將一切都掌握在手中,讓他現在就去養老……

    這,其實他才剛剛五十歲,雖然愛磕點丹藥,但他每天都有晨起鍛煉的習慣的,所以看著也就四十出頭罷了,正值壯年,一點也不老!

    再者,若是扶甦繼位,他就是換回身體還能叫扶甦退位不成?雖然對扶甦不是太滿意,但他也不想這麼折騰自己的長子啊!

    為了不發生這種事,嬴政覺得他需要阻止賀嫣嫣的這個想法。

    “我覺得這恐怕不妥!”

    “哦——”賀嫣嫣疑惑地看著嬴政,“為何?”

    “扶甦身為始皇長子,他會不了解始皇帝嗎?若是他發現……發現你不是始皇帝,那他會如何做?”

    飽含深意地看了賀嫣嫣一眼道︰“到那時,你必需得還是皇帝才有自保之力。”

    賀嫣嫣聞言覺得似乎……挺有道理?有些遲疑道︰“那還是不召回扶甦了吧!”

    這倒不必,嬴政還是希望扶甦回來的,聞言又勸道︰“我倒是覺得扶甦還是回來的好,你畢竟不好與那些朝臣多做接觸,這些可以讓長公子扶甦來干,至于怕被他發現麼,你少見他就是了。”

    賀嫣嫣被說服了,但還是郁悶道︰“那行啊,不過由誰來處理奏折這方面,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倒是給我出個主意啊!”

    嬴政聞言輕笑道︰“這個我們其實可以合作!”

    賀嫣嫣斜睨嬴政一眼︰“怎麼合作?”

    “我原先畢竟是個世家子,讀書寫字是必修功課,只要你能給我找一卷始皇帝所寫的書卷,我必可以模仿他的字跡,保證別人看不出來!”

    賀嫣嫣聞言很是驚訝,目色狐疑地看向嬴政,嬴政面對賀嫣嫣懷疑的目光,一臉坦然的回視。

    “我可以模仿始皇帝的字跡代你批閱奏折。”嬴政繼續道,“你也知道我現在雖然是女人身,但里子還是一個成年男子的,我可沒有做一個真正的女人的想法,一輩子待在後宮。”

    見賀嫣嫣還是一言不發,嬴政再給自己加了一個砝碼,道︰“我在這個時代毫無根基,一切只能依附于你……所以,你不必擔心我會背叛你,畢竟別人也不可能比你給我的更多。”

    “對你來說,掌權之人若是別人,一旦發現你的秘密……”嬴政微微拉長語音,道“……這樣的話,還不如一開始就是你自己掌權好了!”

    賀嫣嫣聞言輕笑︰“是你想掌權吧!”

    嬴政也干脆道︰“至少明面上得是你!我離不開你的庇佑,你也離不開我的幫助,我們這是互利互惠不是麼?”

    賀嫣嫣听了嬴政的話,目光卻聞不可見地一凝,最終還是緩緩點頭,同意了嬴政的建議。

    “那我便讓李斯將一些不太重要的奏折處理了,比較重要的就讓他呈上來吧!一會兒我給你找個始皇帝寫的竹簡,你好好練練,到時你來處理那些奏折。”

    嬴政見自己的目的達成,心下一喜,不過︰“為何還是要李斯處理一些?”

    賀嫣嫣聞言,漫不經心地看了他一眼道︰“雖說是讓你批閱奏折,但明面上還是我好嗎?你批閱奏折的時候我也得待在一邊,那麼多奏折,你一個人得批到什麼時候?”

    ——朕一直是這麼做的好嘛?

    嬴政有些不以為然,賀嫣嫣見狀,道︰“手下是用來干嘛的?不就是有事服其勞嘛,既然能輕松一點,為什麼要委屈自己?”

    嬴政︰朕一點也不委屈!

    說到這里,賀嫣嫣卻想起了以前看過的關于始皇帝的死亡解密,狀似隨意的開口道︰“我們後世研究秦始皇的死因,其中有一條就是他太過勤奮了,每天批閱幾百斤的奏折,最後把自己累趴下了!所以……”賀嫣嫣別有意味地看向嬴政,“你可要照顧好自己啊!”

    嬴政︰“……”-_-||

    嬴政無言以對,想要反駁,卻又听賀嫣嫣道︰“不過我覺得秦始皇勤奮是一回事,但應該還不至于累死的地步,應該還是因為他磕太多丹藥了吧!”

    听別人當面討論自己的死因,這真是太酸爽了,嬴政現在什麼也不想說了。

    邊上賀嫣嫣卻還在繼續︰“我剛剛穿越,不,我是說附身到秦始皇身上的時候,檢查了一遍他的身體,發現他根本已經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了好嗎?”

    嬴政一臉黑線︰“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這個詞好像不是這麼用的吧?!”

    賀嫣嫣擺擺手,道︰“差不多,差不多啦!”

    “差好多!”

    “哎,反正我剛剛附身時就發現他那身體就是這次不病逝,那也活不了多久,丹毒淤積太多了!我來了這里花了這麼長時間,到這會兒體內還有好多毒素沒清理干淨呢!”

    嬴政在死後也知道那些術士都是騙他的,不過……清理?

    賀嫣嫣最近也沒有喝藥啊,怎麼清理的?嬴政忽然想起那日進入他體內的暖流,還有他身上這奇異的空間,難道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