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15.第十五章

    他的身體里沉積了不少丹毒,這點嬴政其實已經知道了,在死後。

    不過,賀嫣嫣是如何清理他體內的丹毒的,嬴政挺想知道的,還有那暖流,究竟是什麼?

    不過,很顯然,賀嫣嫣不會主動開口告訴他。而他,也不好問。不然,賀嫣嫣反問一句“你怎麼知道的?”那不就相當于直接告訴對方他的身份了嗎?

    嬴政暫時還不想讓賀嫣嫣知道他的身份,雖說以賀嫣嫣這些天的表現看來,賀嫣嫣不是什麼重權勢之人。

    賀嫣嫣就是知道了也應該會尋求合作而非殺他滅口才對,不過,嬴政向來不喜歡將選擇權讓給別人。

    這日,天氣炎熱。

    正值七月,沙丘平台的溫度還是挺高的,歷史上始皇帝死後就算有冰凍著都臭了,要不怎麼會有“魚分龍臭”這個說法呢?

    這會兒賀嫣嫣也覺得身上粘膩得厲害,這時候實在需要泡個澡來降降溫,正好行宮的水池引了溫泉水。

    至于嬴政,自幾日前,兩人選擇合作後,賀嫣嫣就讓內侍找來一卷始皇帝以前寫的竹簡,扔給了他。

    這本來就是自己寫的,哪里還需要練吶!不過,還不想暴露身份的嬴政就只好留在偏殿假裝練字去了。

    走在,不,是坐著御攆前往浴池的路上,賀嫣嫣有些神游天外了。

    要說現在的生活真是太腐敗了,洗個澡都有一堆人伺候著,賀嫣嫣一開始還有些不習慣,現在麼……還,感覺還不錯←_←

    不是有那麼一句話麼,由奢入儉難,由儉入奢易。賀嫣嫣估計就是這麼個狀態了,現在的日子除了要擔心被人識破以及食物不是太理想外,一切都讓她挺滿意的。

    “陛下!”

    走到半路,賀嫣嫣遇見了不知來干嘛的蒙毅,御攆自然就停了下來。

    “免禮!”賀嫣嫣看著行色匆匆的蒙毅,順口問了一句,“蒙卿這是去哪兒啊?”

    “這……”蒙毅微愣,而後道“臣這是要回去罷了。”

    而後,得知賀嫣嫣要去泡溫泉,眼底閃過一絲亮光,很是熱情道︰“陛下要去泡溫泉?臣也同去吧!”

    這時候的君臣之別還沒有後世那麼階級分明,大家一起去池子里泡個溫泉還真沒什麼。

    不過賀嫣嫣不知道啊!

    ——麻麻,有變態!

    ——警察叔叔,就是這個人!

    賀嫣嫣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僵硬地看向蒙毅,道︰“咳,還是算了吧!朕,朕還是比較習慣一個人泡……”

    如果她真是男人也就罷了,但她是個妹子啊!雖然現在是男人身,過去二十幾年活得也比較糙,但那也不能改變她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妹子的事實啊!

    更何況,和別人一起泡溫泉什麼的,要脫衣服的好嘛?脖子以下不能描寫好嗎?不過……

    ——不是說秦始皇是千古第一直男嗎?看蒙毅的意思似乎兩人還不是第一次一起泡澡了啊!難道?嗯?

    ——抱背之歡?!

    此時,末世前在綠jj混久了的賀嫣嫣滿腦子廢料。

    難道秦始皇和蒙毅——?雖然極力克制,但看蒙毅的眼神已經不太對了。

    蒙毅心下猛地一沉。

    面色不變,似乎也沒有看到賀嫣嫣的眼神,蒙毅眼底卻是閃過一道莫名的光彩,笑道︰“既是如此,那臣便告退了。”

    在告退轉身的一瞬間,蒙毅面色陰沉了下來——

    一個人無論怎麼改變,神態和習慣,都應該還帶著從前的一點影子才對,陛下卻仿佛換了一個人,再也找不到一絲熟悉的地方。

    蒙毅跟在始皇身邊多年,對始皇相當了解,可是這人……

    一個人的眼神最能暴露問題。

    當日,陛下自昏迷之中醒來,蒙毅就覺得對方看他的眼神似乎是在看一個久聞其名卻未曾見過的人一般。

    而數天前賀嫣嫣拿到扶甦的信件時,因為不識字而失態,雖然掩飾過去了,但蒙毅還是產生了一絲懷疑。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蒙毅還是看到了賀嫣嫣在展開信件時那一瞬間的茫然。

    這種茫然倒像是還未識字的幼童看書籍時的模樣,但是,始皇陛下不識字,可能嗎?

    想想自陛下醒來後的種種異樣,蒙毅甚至懷疑陛下是不是被人調包了!這幾日,蒙毅有趁始皇陛下不注意,仔細的將陛下打量了一遍又一遍,事實證明,就長相而言這真是那位陛下。

    蒙毅侍從始皇左右多年,看面容那確實是陛下,絕不可能是另一個人,可陛下那些異樣又是怎麼回事呢?難道世上真有一模一樣的人不成?

    ——腦洞不夠大的蒙毅糾結了。

    今日邀始皇陛下一起去泡澡,卻是想看看陛下身上的一些以往的疤痕可在。

    沒錯,蒙毅真不是第一次和秦始皇一起撿肥皂……咳,說錯了,是一起泡澡了,對始皇陛下的身體特征相當了解啊!

    唔,上面這句話好像哪里不對?

    嗯,應該是錯覺!反正蒙毅就是想和始皇帝一起泡個澡,借此來確定始皇陛下還是不是本人。

    不想賀嫣嫣卻拒絕了,不過也沒什麼,蒙毅此時卻是已經在心底確定了,就此人剛剛那極力掩飾又掩飾不住的詭異目光來看,他絕對已經不是他效忠的那個始皇帝了!

    回到住處,蒙毅攤開竹簡,拿起毛筆,想要給遠在邊關的蒙恬寫信。

    筆尖已經落在竹簡上,墨汁順著筆尖滲入竹簡,蒙毅卻又猶豫了——

    陛下不再是陛下……這,現在情況還不明,要不要現在就告知兄長與扶甦公子?

    跪坐在案前良久,蒙毅神色一定——不管怎麼說,扶甦長公子是陛下心屬的皇位繼承人,現在這種情況,還是讓長公子回來比較保險,如果陛下……有長公子在才可保大秦國祚綿長!

    ……

    這邊,賀嫣嫣卻是不知道蒙毅早就已經在心里懷疑,並且現在已經確定她不是始皇帝了。

    此時,賀嫣嫣只覺得驚悚又興奮!

    ——啊啊啊!我好像發現了千古一帝秦始皇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呢!

    沒錯,混跡綠jj多年的賀嫣嫣是一枚資深腐女,只是以往只在二次元看到那一對對,但是現實中是第一次啊!

    ——不行,我得找個人來分享一下!

    向來藏不住什麼事的賀嫣嫣(自覺)發現了這麼大的秘密,不說,憋壞了怎麼辦?

    行宮里的宮人、侍衛、大臣都不行,那就只有同為穿越者(?)的趙岳了!賀嫣嫣心不在焉地泡完了溫泉,回去後便興沖沖地跑進後殿,卻發現嬴政不在。

    奇怪,他不在偏殿練字,跑哪里去了?看向內侍,問道︰“賀夫人現在何處?”

    沒錯,“賀夫人”是指嬴政。

    賀嫣嫣一開始就對嬴政說過要他留在她身邊,以妃嬪的名義,然後賀嫣嫣就封嬴政為“夫人”了,用的是她的姓。

    除了皇後,秦宮之中眾妃嬪是以夫人品級最高,現在沒有皇後,夫人的等級就是最高的。雖然現在身體里的不是自己,但賀嫣嫣卻是不想委屈自己(的身體)。

    “回稟陛下,賀夫人此時在行宮水榭游玩。”內侍出去一會兒就知道了嬴政所在。

    “哦?”賀嫣嫣遲疑了一下,想想還是放棄了,不打擾對方的游興了,還是晚上再說吧!

    這邊,行宮水榭邊上。

    “見過公子。”青菱、青葉眼看胡亥走來,趕緊給他行禮。

    嬴政站在原地沒有動,看向胡亥的目光中暗藏一絲厭棄。

    這已經是嬴政極力克制的結果了,若是以往,嬴政早就一把掐死胡亥這個孽子,讓他還敢跑到他面前來晃悠!

    若是剛剛從後世回來的那個嬴政還真有可能,但現在已經回來這麼多天,一切都與前世不同了,心中的怒意也消退了不少。

    胡亥卻沒有感受到嬴政的殺意,反而沖嬴政討好地笑笑,道︰“賀夫人也來游玩嗎?”

    ……賀夫人←_←

    嬴政︰“…………”

    微微扯了扯唇角,嬴政一臉冷漠︰“不錯!胡亥∼公子也是?”說到胡亥二字時,嬴政強忍著想要咬牙的沖動。

    胡亥打了個寒顫,覺得哪里不對,仔細想想卻又想不出來。

    以往,胡亥身邊有個趙高時刻提點著,這會兒沒了趙高,胡亥立刻就表現地智商不夠了。

    自賀嫣嫣穿越過來,到如今已經有快十天了,胡亥一次也沒能見著賀嫣嫣,都是被侍衛堵在殿門前。

    整個行宮的人都知道胡亥已經失寵了,胡亥,胡亥其實也意識到了。但是,為什麼呢?是因為老師嗎?胡亥有些茫然了。

    既然父皇不願意見自己,那就曲線救國好了,比如,這位來歷不明的賀夫人。

    賀嫣嫣從天而降的事只有蒙毅與賀嫣嫣自己知道,胡亥卻是不知的。

    “夫人新來,恐怕對這行宮不是太了解,不如讓胡亥陪同夫人走走吧!”

    胡亥一點也不介意,至少表面看來不介意嬴政的高冷,仍是熱情地招呼嬴政。這是打算討好自家父皇的新寵,再讓對方到始皇帝面前說說好話了。

    嬴政自是明白胡亥想什麼,不過他也不在意,無可無不可地瞟了胡亥一眼,道︰“隨意!”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