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17.第十七章

    “我發現秦始皇也有斷袖之癖,他和蒙毅有一腿!”賀嫣嫣一臉發現秘密的興奮。

    嬴政︰“——?!”

    嬴政大怒︰“無稽之談!”

    雖然沒听過“有一腿”這種說法,但斷袖之癖他卻是听說過的——在當阿飄的那段時間里,結合前面這句話他自然明白她在說什麼了。

    他與蒙毅那是純粹的君臣之誼好嗎?這女子腦子里裝的都是些什麼廢料,在亂想些什麼?!

    剛剛從那群妃子那邊過來,還得應付胡亥,嬴政本就郁悶得不行,這會兒听賀嫣嫣這麼說,險些想提刀砍人。

    若不是、若不是——!

    想想現在的身份,嬴政硬是把這口血咽了回去,頓時一臉菜色。

    “哎,怎麼會是無稽之談呢?我是有證據的!”無視嬴政發青發黑的臉色,賀嫣嫣繼續道,“你知道今天蒙毅說什麼了嗎?他竟然邀請我一起泡澡哎!而且,看蒙毅說話時那相當自然的表情,顯然不是第一次好嗎?”

    “只是一起泡個澡而已,蒙毅對始皇帝忠心耿耿,始皇帝也對蒙毅寵信有加,這不是很正常嗎?”嬴政僵著一張臉。

    就是重生了也是純古人的他無法知道後世明清時君臣等級分明,君臣一起泡澡是多麼奇怪的事,更加不知道兩千年後有一種神奇的物種,叫“腐女”,兩人之間存在無數時空的代溝,簡直無法溝通。

    賀嫣嫣卻是不信,還一臉篤定,道︰“都能一起泡澡了,還說沒什麼?”

    嬴政辣麼驕傲的一個人,怎麼可以容忍這種污蔑,傲然道︰“以朕……真正的始皇帝的性格,若是他真的和蒙毅有什麼又哪里需要遮遮掩掩?”

    “嗯?”賀嫣嫣想了想,“好像,好像有點道理……”

    “不是有點道理!是一定!”

    賀嫣嫣奇怪的看了嬴政一眼,覺得對方有點過于激動啊?

    “算啦,不談這個了。”賀嫣嫣見嬴政顯然不贊同她的看法,也就不再多說了。不造為啥,對方板著臉的時候,她總覺得心里有點毛毛的。

    咳,賀嫣嫣絕不承認自己是有點害怕。

    沒有人附和心里也是挺沒勁兒的,這要是在末世前,肯定能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小伙伴,這里,唉!

    不過,想想嬴政今天就出去那麼一會兒就遇見一群宮妃,若是回到咸陽,隔三差五就會遇上一群妃子,那,那太危險了!

    把這個擔心告訴了嬴政,說完賀嫣嫣還自感嘆道︰“後世說秦始皇的後宮有上萬佳麗,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杜牧的《阿房宮賦》上說始皇帝妃子太多了記不住名字,以至于晚上寵信哪一個妃子都是把羊車放出去,羊車停在哪個宮殿前他晚上就睡哪。”

    污蔑!

    嬴政斜睨賀嫣嫣一眼,道︰“宮廷之中加上那些宮女倒是有上萬人,至于妃子不過百人罷了,你說的那些不過是因為秦朝二世而亡,後世的污蔑罷了!”他對女人的要求也是挺高的,非長相出眾或身份高貴不入宮廷,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收的。

    ——一百多人那也很多啊!

    賀嫣嫣聞言先是感嘆,而後又有些驚奇,道︰“你怎麼知道的?史書上沒有記載吧?”

    嬴政聞言也沒有慌張,腹內早已打好草稿︰“幾百年後關于秦朝的資料還是有一些的,我家就藏有秦朝的史書,至于你們那個後世,估計是因為戰亂流失了吧!”

    “原來如此!”賀嫣嫣一臉信服,看似完全沒有懷疑。

    “不過……”賀嫣嫣苦著一張臉,道,“就算只有上百人那也很多啊!”

    賀嫣嫣很苦惱︰“你現在用的畢竟是我的身體啊,我一點也不想讓自己變成眾矢之好嘛?”

    “什麼——?”

    見嬴政沒明白,賀嫣嫣只好說得直白一些︰“我肯定不可能去和那些妃子發生脖子以下不能描寫的事兒啊!那我就得一直和你住一塊,拿你做擋箭牌,這樣的話,那些妃嬪肯定不敢對我怎麼樣,但她們估計就敢對你怎麼樣了。”

    嬴政聞言倒沒有不以為意,雖然因為他的母親趙姬的緣故,他對女人存有一些偏見,但他卻並不因此而小看女人。

    有時候明槍易擋,暗箭卻難防,後宮是女子的天下,以他現在的身份估計還真有可能有點麻煩啊!

    想想今日,那些妃子若是跑到他面前含槍帶棒地開嘲,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忍住啊!

    “不然——”賀嫣嫣摸摸下巴,想著要不把那些妃子都送出宮,讓她們改嫁好了!

    不過,這個前提是至少得沒有生育過的吧?那些已經有子有女的宮妃也未必願意出宮。

    據說,秦始皇有十八個兒子,十五個女兒,一共三十三名子女。如果這些子女都是不同的女人與始皇帝生的,那也至少有三十三位妃嬪不會離宮。

    這樣想來真是前途黑暗啊!

    唔,此事得從長計議。

    想到這里,賀嫣嫣又想起末世前看的一些穿越女主言情文,里面的男主就算一開始有很多女人,但最後不是都為女主散盡後宮(後院)嗎?

    ——想想真是太悲傷了!那些男主是為了女主的歡心散盡後宮,她卻得為自己的貞操散盡後宮∼br />
    “你在想什麼?”

    嬴政見賀嫣嫣久久不語,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心里實在是被賀嫣嫣這些天表現出來的腦洞給嚇著了,生怕她說出什麼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賀嫣嫣聞言,從腦洞中拔了出來,有些敷衍道︰“也沒什麼,我自己都還沒想明白,就不與你說了。”

    賀嫣嫣不說,嬴政也不追問。

    ……

    次日。

    “你說,啟程巡游?”賀嫣嫣不知道蒙毅怎麼忽然提起這個。

    “是,陛下!”蒙毅肯定了賀嫣嫣的問題,確定賀嫣嫣沒有听錯。

    為了勸服賀嫣嫣,蒙毅又道︰“陛下,六國那些遺留逆賊亡秦之心不死,曾經多次刺殺陛下,如今陛下在此停留時間太久,萬一那些人聞訊而來……”

    似是覺得這麼說有些不妥,蒙毅停頓了一下,才道︰“當然,臣並非是怕他們,只是所謂‘千金之子,坐不垂堂’,陛下萬金之軀,萬萬不可冒險!”

    蒙毅句句看似都從對方的角度考慮,是為了賀嫣嫣的安全著想。實際上,蒙毅是想著在這行宮多日他都查不出什麼,不如就干脆讓對方動一動,也許有點收獲呢?

    賀嫣嫣聞言卻是一驚,想起歷史上始皇帝遭到的那些刺殺行動,後世有一種關于秦始皇死因的說法,就是說秦始皇是因為在博浪沙被擊中頭顱,之後又一直沒有痊愈才導致的病逝。

    “唔……”賀嫣嫣知道歷史上秦始皇的這一次巡游並沒有走完就病逝了,她一直拖著不走就是怕巡游完就要回咸陽了,一旦回到咸陽,那邊熟悉始皇帝的人太多了,更容易露餡,可是一直待在外面好像確實也不安全啊!

    ——唉,我的異能為什麼不是攻擊向的呢?

    “那好吧!”

    蒙毅見賀嫣嫣同意了,心下松了一口氣,然而還未等他把那口氣全部呼出,又被賀嫣嫣嚇得險些倒吸一口氣——

    “算了,這次巡游就不繼續了,我,朕決定還是直接回咸陽吧!”愛惜小命的賀嫣嫣決定還是直接回去了,說完又想起前幾日與嬴政說的要召回扶甦的事,道,“嗯,對了,扶甦……現在是在邊關吧?傳朕旨意將他也召回咸陽吧!”

    ——這假陛下想做甚?!怎麼不按常理出牌啊?差評!

    蒙毅慶幸自己正低著頭,不然估計就露出異樣了。

    若是真正的陛下他自是不擔心,但眼前這個不知是真是假,而且八成是假的……

    雖然他已經傳信告知大哥蒙恬和扶甦長公子陛下有異,勸他先回咸陽搶佔先機,將咸陽城中的兵馬握在手中,但……但邊關距離咸陽甚遠,若是這假陛下現在就回去,那必會早于扶甦公子回到咸陽啊!

    更何況他的信才剛剛送出去,扶甦公子還沒收到消息呢!

    想及此處,蒙毅額頭汗珠密密麻麻的滲了出來,一時間卻想不到阻止對方的理由。

    畢竟,他現在還沒有查出對方身後是誰,最重要的是還不知真正的陛下在何處,暫時還不想與對方撕破臉皮。

    賀嫣嫣卻是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反正什麼都沒有小命重要,還是早點回咸陽吧!便對蒙毅道︰“既然如此,蒙卿去安排吧!我們盡快回咸陽!”

    蒙毅︰“——?!”

    賀嫣嫣說得輕松,蒙毅眼底卻滿是沉重,想了想卻無法在不揭穿對方身份的情況下改變對方的注意。

    ——算了!不管他有什麼陰謀,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就是!

    賀嫣嫣如果知道蒙毅此時心中所想,那估計得為自己喊冤,她哪里來的那麼多陰謀詭計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