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18.第十八章

    听到賀嫣嫣的命令,雖然還是有些擔憂,但蒙毅還是告退了。

    自發現眼前的陛下有問題,蒙毅就不愛在賀嫣嫣面前待了,生怕自個一個沒忍住直接掐著對方的脖子逼問真正的陛下的下落。

    這幾日,蒙毅一直在暗中調查這一切究竟是何人所為。

    在來行宮前的陛下那一定是真的,這蒙毅還是可以確認的,因為之前陛下還與他同車,與他交談過。

    那麼,陛下是在行宮出的事?

    這幾日行宮的人員出入都有記錄,陛下按理說應該還在行宮才對,不知道被藏在何處,還有陛下正病著……

    蒙毅心里充滿擔憂,不過也不排除被秘密送出了,畢竟只要想做,總會有辦法的。

    不知是何人有那麼大的能量,神不知鬼不覺地將陛下調包了,行宮那麼多護衛竟然無人察覺,不過……

    蒙毅有些疑惑,竟然背後之人有這個能耐將陛下調包,那為何卻選了這麼一個蠢貨來假扮陛下?

    (蠢貨賀嫣嫣︰-_-||)

    是的,在蒙毅看來這假裝陛下之人實在愚蠢至極,簡直是在侮辱他的智商,若不是那張臉還能看看,簡直破綻百出,他要看不出是假的那都難!

    難道就是因為那一張臉?

    背後之人既然有能耐買通陛下身邊的內侍還有護衛,將陛下調包帶走,那麼肯定也能熟知陛下的神態還有行為習慣才對。

    既然要此人來假扮陛下,那為何不先調查清楚陛下的神態、習慣什麼的,將他訓練好之後再實施計劃?

    這也就罷了,這假扮陛下之人竟然連字也不認識,這也太敷衍了吧?九十九步都走了,為何就在這最後一哆嗦上就不能認真點?

    (賀嫣嫣︰寶寶心里苦(t╴t)/~~……)

    背後之人是怕他看不出呢?還是怕他看不出呢?還是怕他看不出?!

    而且,無論對方的目的是什麼,總是和權勢有關才是,可是這些天那人除了令李斯代為批閱奏折,行宮的人員又並無調動,這又是何故?

    至于李斯,蒙毅一開始也是懷疑過李斯的,不過小心試探過幾次後他就放棄了這想法,應該不是李斯所為。

    倒是趙高還有點可能,不過趙高已經被他斬了,也不排除他們內里鬧翻的可能……

    想不明白背後之人的用意,又找不到陛下的下落,連陛下的生死都弄不清楚,蒙毅的心情很不愉快。

    無論什麼人所為,總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才對,可是蒙毅這些天卻沒查出一點有用的東西來。

    想要將陛下帶走,陛下身邊的內侍宮女怎麼可能會沒發現,估計里面有不少人被背後之人買通了吧!有心將那些個近身伺候始皇的內侍綁了拷問,卻又怕打草驚蛇,使得真正的陛下有危險……

    這,這是怕打了老鼠又傷了玉瓶,蒙毅當真是左右為難。

    這樣一邊想著一邊往回走去,轉過一個轉角蒙毅卻見一人迎面走來,定楮一看,卻是——

    “是你?賀夫人?”

    來人正是嬴政,昨晚已經把練字的成果遞與賀嫣嫣看過了,賀嫣嫣看後當即夸獎道模仿地真像!

    嬴政︰-_-||

    于是,這一日賀嫣嫣便表示可以自己批閱奏折了,讓李斯將比較重要的奏折呈上來。

    當然,批奏折的肯定不會是賀嫣嫣,這不,嬴政便過來了。

    嬴政回到行宮也有十幾日了,但前面大半的時間在養傷出不來,之後這幾天出來了卻也沒有與蒙毅遇見過,他也不可能主動去找蒙毅。

    今日,不想卻在正殿外不遠遇上了。

    蒙毅見著嬴政,卻是眼前一亮,他倒是早就想與這位賀夫人談一談了,想著從她這邊能不能查出什麼。

    畢竟,自病重醒來後的陛下就不是陛下了,那假陛下卻如此緊張這女子,兩人必是有些什麼聯系!

    說不得,這女子就是他的突破口了!

    正想說些什麼,就見對方右手微微探出袖口對他做了一個手勢。

    ——這是?!

    蒙毅瞳孔微微一縮,幾不可見的點了點頭,而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與對方擦肩而過。

    ……

    這邊,賀嫣嫣自是不知道自己被蒙毅評為蠢貨了,要是知道肯定得為自己抱屈啊!

    要說她破綻百出,她認了!

    秦始皇雖然九歲之前過得不太好,但回到秦國後接受的是皇子嫡孫的教育,而她賀嫣嫣可沒受過什麼精英式教育,又沒有秦始皇的記憶,就是她的演技超群,行為禮儀有些差錯也很正常好嗎?

    不過她注定是不會知道了,該為她慶幸嗎?

    正殿門前。

    到了正殿前,嬴政沒有直接進去,而是要等內侍進殿稟告。想想以往,自己到哪里還要向人稟告,嬴政也是有些郁悶。

    “賀夫人,陛下請您進去。”

    嬴政微微頜首,跟著內侍走進大殿。

    “你怎麼現在才過來?”賀嫣嫣見嬴政進來,一邊讓那些內侍守在門外,一邊有些好奇,“莫不是有什麼事吧?”

    “哪會有什麼事?”嬴政隨口道,“剛剛我在路上遇見蒙毅上卿了,他來做什麼?”

    “他啊!”賀嫣嫣現在對嬴政倒是沒有太多防備了,估計是因為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好歹有一個可以說話的人吧,現在又是合作關系,一般的事情賀嫣嫣也不會故意瞞著嬴政什麼。

    對于蒙毅的目的,賀嫣嫣也沒有隱瞞的意思,直接對嬴政托盤而出︰“他勸我趕緊啟程繼續巡游呢!不過被我拒絕了。”

    嬴政有些奇怪︰“為何?”

    賀嫣嫣道︰“我覺得在外面也太危險了,史書上記載了的秦始皇被刺殺的事件就有好幾次,我覺得還是早點回大本營吧!”

    “如此……”嬴政雖然不知道大本營是個什麼鬼,但結合上下文還是可以理解她話里的意思的,微微沉吟片刻,道,“其實回咸陽也好,這沙丘平台卻也不是什麼好地方!”

    說實話,嬴政其實早就想離開來著。因為這里是他前世的身死之地,待在這里他也覺得有些隔應,只是開始時要養傷,而後又有這許多事,竟耽誤到了現在。

    現在,離開也好。

    ……

    深夜,行宮某角落。

    蒙毅靜靜地立于暗處,一動不動,仿佛與夜色已經融為一體。

    嬴政一過來便見此情景,看樣子,估計對方已經等候多時了。

    “賀夫人來的可有些晚啊!”

    蒙毅早就等得心焦無比,有些壓抑不住自己的脾氣了,見嬴政過來忍不住就刺了一句。

    睡在始皇帝的寢宮偏殿,護衛雖然沒有賀嫣嫣所在的正殿多,但也一點也不少好嗎?

    晚上床前偏角處還有守夜的侍女休息的小塌,嬴政是趁著侍女守夜迷糊之時將她們打暈,而後又好不容易才避開守衛,才出了宮殿。

    大秦律法嚴苛,將士紀律森嚴,巡邏的士兵恪盡職守,更是難覓死角,嬴政也是廢了好大一番功夫才到了這與蒙毅約定之處。

    當然,這還多虧了賀嫣嫣的身體被異能改造後比之一般人更加靈敏。

    無論怎麼說,他確實來得有些晚了,嬴政也沒有在意對方的無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