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19.第十九章

    嬴政表現得毫不在意,蒙毅卻沒有功夫與對方打機鋒,直接開口問道︰“那帛書你是從何來的?”

    好吧,其實他更想問的是那寫下帛書的人在哪里。

    今日見著嬴政的手勢,在擦肩而過的瞬間蒙毅果然就感覺對方似乎塞了一團什麼東西過來。回到住處,蒙毅展開那饉夭  廈嫻淖秩妹梢憒缶   蟊鬩恢弊 話玻 嶄杖胍貢閎灘蛔」戳恕br />
    那上面其實也並沒有寫什麼,只是約定深夜在此處見面而已。

    如果只是這樣,他斷然不會那麼驚訝,讓蒙毅失色的是那字跡!那分明是始皇陛下的字跡!

    嬴政聞言看向蒙毅,心里卻是在想,要如何說才能讓蒙毅相信他所說?

    正常人都不會相信靈魂互換、借尸還魂這種鬼話,即使它真的不能再真,比真金還真!

    就是以往,听到這些故事時,嬴政也只當這是一些人神經錯亂發 癥的結果。

    現在,變成以往自己以為的 癥主角,嬴政卻是不得不信了,可是蒙毅沒有經歷過如何會信?

    早在剛剛回到行宮時,嬴政就想找個機會告知蒙毅真相,此地眾臣之中唯有蒙毅還能讓他相信,可是卻怕蒙毅不相信。

    這幾日,嬴政從賀嫣嫣口中得知蒙毅的一些行為舉止,發現蒙毅似乎意識到了賀嫣嫣的不對勁,這才找機會約了蒙毅出來。

    遲疑了一下,嬴政決定先探一探蒙毅的底再說,微微一挑眉,定定地地看了蒙毅一眼,問道︰“我也是沒想到蒙上卿這麼快就來了。”

    蒙毅有些驚奇于嬴政的反應,不知為何從第一天見到嬴政時他就覺得對方有一種奇異而不知來源的熟悉感,現在面對嬴政時那種奇異的熟悉感也越來越強。

    想不明白這熟悉感是怎麼回事,蒙毅有些煩躁,道︰“夫人有事便說吧!蒙某卻是沒有太多時間!”

    蒙毅語氣不善,嬴政也不在意,反道︰“蒙上卿太過急躁了!”

    若是其他人這麼對他說,蒙毅估計會呵呵他一臉,再分分鐘教他重新做人。

    不過,不知為何面對眼前這賀夫人,蒙毅就是會不由自主的心生信任之感。

    “你究竟是什麼人?!”這種信任之感來得太詭異,蒙毅看向嬴政,面色陰沉,忍不住心生殺意。

    見蒙毅面色不善,嬴政也沒有意外,沒有理會蒙毅的話,反而問道︰“自那日陛下醒來之後,蒙上卿就沒有發現有什麼不對?”

    有什麼不對?

    蒙毅心下一驚,心道難道對方真是那人的同伙,所以才知道陛下有異?不過,對方這麼問是想要與他合作不成?

    心里有什麼一閃而過卻沒有抓住,不過很快就壓下那一絲異樣,反問道︰“你究竟想說什麼?”

    嬴政輕笑一聲,沒有直接回答蒙毅的問題反而問道,“那帛書上的字跡蒙卿不會認不出吧?”

    蒙毅聞言,目光大盛︰“他在何處?!”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你——?!”蒙毅驚疑不定地看著嬴政。

    “蒙上卿可曾听過一些奇聞異事,比如,借尸還魂?”

    似一道閃電劃過腦海,破開了迷霧。

    蒙毅整個人都有些不好了,他明白對方想說什麼,也許這樣也就可以解釋為何他一直查不多任何蛛絲馬跡,有一種可能就是陛下還是哪一位,至少身體是,根本沒有他想的被調包。

    這也就能解釋為何陛下身體還是原樣,身上卻充滿異樣與違和,還有這女子身上那詭異的熟悉感是怎麼回事兒了!

    “你,你是——?!”

    蒙毅心里已經有了猜測,但還是有些難以置信,喃喃道︰“這……怎麼可能!?”

    蒙毅久久無語,回過神後面色復雜的看向嬴政,問道︰“來到行宮七日前,我隨陛下巡游至平原津之時,我與陛下同車,車中唯有我與陛下二人,當時陛下與我說……”

    說了什麼話,蒙毅沒有再說,只停了下來,看向嬴政。

    嬴政也看向蒙毅,以一種懷念的語氣道︰“當時,朕已經微微顯出病態,卻固執不願讓太醫看病,眾人但有想要勸慰者皆被朕斥退,便不敢再言語……”

    可不是要用懷念的語氣嘛,對蒙毅來說是不久前的事兒,雖嬴政來說卻是上輩子的事了!

    也虧得嬴政天資聰穎,記憶力也極好,這才能回想起來。

    說到這里,嬴政隱隱有些懊悔,前世他若是不要那麼固執,是不是……

    不,那些都已經過去,嬴政微微吸了一口氣,他已經回到過去,一切都已經改變,這一次不會再是那個結局!

    “當時,唯有蒙毅你還來規勸朕,朕當時極為生氣,只道要將你遣去邊關……”

    蒙毅听到這里,心神俱震,只是還強撐著又問了幾個只有他與始皇陛下才知道的事,嬴政也一一回答。

    “陛下!您……您怎麼——”蒙毅跪倒在嬴政身前,聲音哽咽,說不出話來。

    嬴政一手托著蒙毅的手臂,將他扶起,苦笑道︰“朕也不知是怎麼回事?”

    “那現在陛下的身體里是誰?是不是——?!”蒙毅語氣森然,面露殺意。

    “不是。”知道蒙毅想說什麼,嬴政直接否認了。

    “在那巨石砸入寢宮之時,朕其實已經是彌留之際,魂靈已經離體而出,看到了你與趙高的爭執……”嬴政頓了一下,繼續道,“而後便看見寢宮之內忽然出現一女子的幽魂,那女子就是朕現在這具身體的主人。”

    “難怪——!”蒙毅恍然大悟,難怪醒來後的陛下那麼關心一個陌生女子。

    “說起來倒是她救了朕,但最後不知為何那女子的魂魄進了朕的身體,朕反而跑到她的身體里去了。”

    他說得都是真的,但有關于前世的那些事兒嬴政便不打算告訴蒙毅了,那是獨屬于他的秘密。

    “難怪!”蒙毅聞言一嘆,道,“難怪那女子如此著急要找陛下,而當日陛下回來後她又那般驚訝!原來……嗯?陛下,那女子可是知道陛下的身份?”

    “她……並不知道。”嬴政猶豫了一瞬,搖頭道,“朕告訴她朕是一橫死的孤魂野鬼借尸還魂而已。”

    蒙毅點點頭,也沒有再問嬴政是如何讓對方相信的,對方又是否真的相信。

    “那陛下接下來可有什麼打算?”

    “暫時便如此好了,那女子對我也頗為信任,如今我與她算是互惠互利吧!若是將來……”說到這里,嬴政眼底閃過一道殺意,蒙毅聞言一驚,而後才微微點頭。

    “對了!”蒙毅忽然臉色一變,轉過頭對嬴政道,“陛下,那女子在陛下身體里醒來後不知為何,她做得第一件事就是命臣斬了趙高!這——”

    蒙毅臉色有些不好了,這才想到若是那是真的陛下便也罷了,可是假的……

    難道,難道趙高是被冤枉的?!

    蒙毅覺得自己好似吞了一只蒼蠅一般。

    “趙高?”嬴政早就從青菱口中得知了趙高之死,倒沒有驚訝,只微微皺眉道,“無妨,斬了便斬了!趙高死有余辜,即使他現在不死朕早晚也要將他凌遲車裂!朕只覺得這麼死了太便宜他了!”

    要說嬴政最想殺的人,除了胡亥,便是趙高了。

    若非趙高,蒙氏一族也不會盡皆罹難,有蒙家在,大秦也不至于這麼快就失了天下!

    蒙毅听嬴政這麼說,有些驚訝︰“難道趙高當真做了違逆之事?”

    “不錯!”嬴政不願多說,只是應了這一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