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20.第二十章

    知道趙高不算是被冤枉的,蒙毅心下松了一口氣,雖然他一直挺討厭趙高的,但也不希望他無辜枉死啊!

    最重要的是不要枉死在他手中。

    唔……好像忘記了什麼事兒?對了——!

    蒙毅忽然想起︰“陛下,臣之前發覺那……”想想卻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對方才好,只得含糊著道,“……那人神態習慣都與陛下有異,故而已經傳信與長公子,這……”

    一邊說著,一邊小心看向嬴政,道︰“另外,臣已經在信中請扶甦公子速回咸陽,為了讓長公子早一步回去,臣今日向那……人奏請繼續巡游,不過他並未同意,反而決定要直接回咸陽,還令臣擬旨召長公子回咸陽。”

    嬴政微微一愣,道︰“召扶甦回咸陽之事她與朕說過,至于那信麼……信寄出有幾日了?可能追回?”

    蒙毅面色有些難看,道︰“已有整整一日一夜了,臣特地讓部下快馬加鞭趕往邊關。”說著微微沉吟,道“現在就下令追回,應該還可以將信截住。”

    蒙毅沒有想到陛下不是如他原先所想的,是被逆賊所綁,而是與一女子互換了身體。

    若是前面一種情況,那他的選擇不算錯,畢竟陛下有可能遇難了,他所效忠的第一人就應該變為扶甦公子,但現在陛下無事……

    嬴政也看到了蒙毅的臉色不好,知道他為何如此,不過他卻並不怪罪于他,畢竟,蒙毅當時並不知道他的情況。

    “無妨!”嬴政沒有生氣,只道,“你現在就派人去截回信件!若是實在不行,就等扶甦回了咸陽再說吧!”

    蒙毅聞言心下一松,應道︰“諾!”

    不過蒙毅又有些疑惑,道︰“陛下可知那女子為何要召回長公子?畢竟她不是陛下,她就不怕被長公子識破?”

    嬴政沒有隱瞞,也有些無奈︰“她欲在回到咸陽後就禪位于扶甦!”

    “這……?!”蒙毅驚訝地看向嬴政,以為自己听錯了。

    嬴政點點頭,道︰“確實如此,她雖附身于朕,但是卻似乎沒有要執掌天下的野心,不過我已勸服她放棄這個想法了。”

    蒙毅默然,他一直效忠的就是始皇帝,之前通知扶甦不是為了換一個老板。他這樣做是因為扶甦是他所效忠的始皇之子,並且也是因為他以為始皇帝遇難了,為了以防萬一才勸長公子回咸陽。

    如今,知道始皇帝無事,即使換了身體,那還是他效忠的那一位,自然是以始皇帝的命令為先。

    蒙毅還是有些擔憂,問道︰“陛下可知要如何才能與那女子換回身體?”

    嬴政無奈搖頭︰“朕如今卻是不知,不過這暫且不急。”若是前世,他必會召那些方士來問詢,但經過這麼多事,他卻是不再相信那些方士了。當然,神仙之說他還是相信的,不然如何解釋他的存在?只是咸陽宮內養著的那些估計就是一群騙子,他前世就是被騙了。

    估摸了一些時間,嬴政道︰“今日朕是偷溜出來的,現在得回去了,不然恐怕會被發現,你盡快安排一些人插入朕的殿中作聯絡之用。”

    蒙毅自是領命,嬴政不敢再耽誤了,趁著夜色偷偷潛回偏殿。

    回到偏殿,嬴政就見被他打暈的青菱依舊靠在邊上睡得正熟,沒有叫醒對方,嬴政直接合衣睡下。

    此時,嬴政卻是不知,在他睡下之時,于他離去時就悄然睜開眼楮的某人在黑暗中一臉一言難盡……

    不只是那人,就是嬴政自己,終于與蒙毅聯絡上,此時心情激蕩也是難以入眠——

    扶甦是嬴政的長子,在未立國夫人或者說皇後的情況下,扶甦就是皇位的第一繼承人。嬴政一直以來就對扶甦寄以重望,雖然對方過于仁慈令他有些不滿。

    嬴政不擔心扶甦知道他的情況後會有忤逆之舉,若是他有心前世就不會因為一道假聖旨而自盡了。

    關于這一點,嬴政在做阿飄的幾百年里都尤為遺憾,只恨當初給扶甦擇了那麼一個老師,將他教得有些迂腐了,若是他多一點野心……

    想到這里,嬴政又是滿腹郁悶,想他堂堂始皇帝,滅六國一統天下,建不世偉業,然而卻沒有一個滿意的繼承人!

    前世,嬴政最看重的是長子扶甦,最疼愛的是幼子胡亥,結果兩人都讓他失望了。

    胡亥自不必說,如此愚蠢簡直讓他不想承認那是他兒子,執掌天下的權柄就那麼容易的讓與趙高,最後導致大秦覆滅……

    而扶甦,嬴政也是不滿意的,若不然他早就立扶甦為太子了,而不是直到他病逝他仍然只是長公子。

    扶甦太過仁慈,太過天真,太想當然了。

    前世他就覺得以扶甦這種性格,登基後定是壓不住那些六國余孽,這才把他遣去邊關,想著讓他見見血,在戰場上能不能磨礪得心狠果敢一些。

    不過,顯然他還是失望了。

    若扶甦不是他的兒子,只是單純的臣子,如此忠心于他,他定會很欣慰……

    但扶甦是他寄以重望的繼承人,如此,讓嬴政只想吐口老血——如此沒有野心的皇子如何能做一個合格的帝王?

    到底是他的教育出了問題,還是扶甦天性如此?

    不過,幸而他又重新回來了,雖然,回得不夠徹底。

    這一次,他還有時間,兒子不滿意,可以在孫子里找,試著能不能培養一個滿意的繼承人。

    實在不行,他也可以趁活著的時候將那些余孽清理干淨,這樣,以扶甦的能力做一個守成之君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

    次日。

    “啊……”已經清醒過來的青菱、青葉發現自己竟然睡著了,皆嚇得小聲驚呼一聲。

    及時反應過來捂住了嘴,青葉偷偷看向床榻的位置,發現嬴政已經醒來,趕緊拉著青菱上前請罪。

    “奴婢該死,昨夜竟是睡了過去,請夫人恕罪!”

    昨夜本就是他把他們打暈的,嬴政自然不會怪罪她們兩個,看著兩人惶恐的模樣,嬴政擺擺手,道︰“這次便罷了,下不為例。現在過來伺候我更衣吧!”

    “謝夫人!”

    “謝夫人!”

    兩人听嬴政這麼說,心中大喜,趕緊謝過嬴政,而後過來為他更衣並喚人將洗漱的用具送進來。

    用過朝食,嬴政徑直去了正殿。

    “你這是昨晚沒睡好?”剛剛到了寢宮正殿,嬴政就見眼底發青、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樣的賀嫣嫣。

    “嗯……”賀嫣嫣聞言斜睨了嬴政一眼,眼底似乎有幾分幽怨,應道,“是啊,沒睡好!”

    昨夜,嬴政剛剛起身打暈青菱、青葉時賀嫣嫣就醒了過來。

    經歷過末世,即使現在是在這麼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賀嫣嫣也不可能睡得太熟啊,再加上身為異能者本就五官靈敏于他人,嬴政的動作雖然很輕微,但還是驚醒了賀嫣嫣。

    若不是因為自知沒有那個能力避開外面的守衛,也無法跟蹤嬴政而不讓對方知道,賀嫣嫣在發現嬴政外出時就想跟去了。

    如當初嬴政勸說賀嫣嫣合作時所說,他在這個時代毫無根基,一切只能依附于她,沒有可能背叛她,但是……昨晚他出去做什麼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