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21.第二十一章

    “你今天這是怎麼回事?”嬴政放下手中剛剛批完的奏折,有些無奈地看向賀嫣嫣。

    “啊?”什麼怎麼回事?

    賀嫣嫣顯然正在走神,聞言茫然地看向嬴政。

    嬴政看著不在狀態地賀嫣嫣,也是無語,從他今天批閱第一份奏折開始,賀嫣嫣就在走神,這也就罷了,偏偏她還無意識地盯著他發呆。倒不是說這會如何,只是邊上有個人這麼盯著他,他總是有些不自在的,更何況那人用的還是他原本地身體。

    她莫不是發現什麼了?嬴政心中猜疑道。

    “你盯了我快一個上午了!”見賀嫣嫣沒醒過神來,嬴政直接開口道。

    “哦……”賀嫣嫣總算回過神來,“沒事,我,我只是在想一些事兒罷了。”說罷,沖嬴政擺擺手,道,“你不用管我,繼續批你的奏折吧!”

    嬴政聞言不置可否,不過賀嫣嫣不想說他還能逼她說不成?不過——

    “你不想說就算了,那你換個方向再發呆吧!”說得相對理所當然。

    賀嫣嫣︰“……”

    賀嫣嫣噎住了,看向嬴政,一時間無言以對。

    昨晚,嬴政深夜跑出去,不知是去做什麼,賀嫣嫣雖然心里很是好奇卻是不好直接問他。

    畢竟,他與她現在雖說是合作關系,但到底還不到事無不可對人言的地步。

    不過,先不說對方深夜跑出去干嘛,會去找誰?就說寢宮守衛森嚴,賀嫣嫣身為三級異能者,五官靈敏于他人卻也不敢說能輕易避開那些護衛,他卻能跑個來回而不被人發現,似乎對行宮以及護衛排布極為熟悉的模樣。

    這就讓賀嫣嫣懷疑了,他,真的像他所說只是一個來自于幾百年後地一個普通地世家子嗎?

    還有對方的姓名——趙岳——這真的是他的真實姓名嗎?

    賀嫣嫣想起初次見面她問及對方姓名時,當時,對方說的是“趙……岳”,姓與名之間可疑的停頓了一下。那麼問題來了,只是一個名字而已,他這個停頓是為什麼?難道他的真實姓名會暴露什麼嗎?

    想及此處,賀嫣嫣一驚——莫非,他不是叫趙岳,而是趙……政?!

    先秦之時,男子稱氏,女子稱姓,秦始皇嬴政確切的說他的名字應該叫趙政才是。

    說的具體一點,就是秦國的皇族男子的官方名字應該叫趙xx,女子才叫嬴xx,就像公子扶甦、公子高,他們就應該叫趙扶甦、趙……高(澹。br />
    說到這里,賀嫣嫣心里很想吐槽一下始皇陛下給他的兒子們取名的時候真是不走心有木有,長子取名叫扶甦,詩經上說“山有扶甦,隰有荷華”,也算是有點兒來歷吧,但是給自己的兒子取一朵花的名字,這真是……

    這也就罷了,公子高就更倒霉了,跟趙高同名,也不知道秦始皇給他取名的時候是怎麼想的?

    咳,跑題了……

    總之,賀嫣嫣心里出現這麼一個猜測,雖然明知道這很荒唐,但她的直覺告訴她這真的很有可能!

    末世前,網絡上什麼腦洞會沒有,既然連穿越、換魂都被她以親身證實了,那重生為什麼不可能?

    腦洞向來不小的賀嫣嫣瞬間就想到了這種可能。

    至于為什麼對方會知道秦朝之後兩漢、魏晉的歷史……也許,秦始皇死後重生到了後世,然後因為什麼原因又重生回秦朝也不一定?

    而且這個後世至少得是東漢末年分三國之後,畢竟之前他也說了自己原是魏國人,然後又天下歸晉了嘛。

    不然,這要如何解釋他對秦朝語言文字的熟悉?文字就算了,語言這一關就說不通了,畢竟不像現代漢語有拼音在,這就讓一直心有懷疑的賀嫣嫣更加懷疑了。

    想到這里,腦洞大開的賀嫣嫣整個人都要不好了。

    偷偷地瞄了嬴政一眼,賀嫣嫣心里有些糾結——

    剛剛發現自己穿越到兩千多年前的秦朝時,她是有些崩潰的,但知道躺在床上的男子是千古一帝秦始皇之時,不可否認她還激動了一把,不過……

    不過,如果對方真的是始皇帝,現在這個狀況就有點兒尷尬了好嗎?

    想想自己這段時間因為心有懷疑而對他的試探……或者說作死,呃,賀嫣嫣覺得自己尷尬癥都要犯了。

    賀嫣嫣覺得一個人的智商是有數的,再怎麼學習也只能增加知識和經驗,並不能漲智商。

    正所謂,不管穿越還是重生,智商就在那里,不增不減……

    咳,扯了這麼多,其實只是想說賀嫣嫣雖然活了三十年,但是要和始皇帝這等大boss懟上那真是找死。

    賀嫣嫣別的沒有,自知之明還是有的,現在已經覺得這趙岳八成就是始皇帝趙政了,她也不想和他斗智斗勇,比起旁敲側擊她更喜歡開誠公布。

    深吸一口氣,又喝了滿滿一杯茶水,賀嫣嫣給自己鼓了鼓氣,絲毫沒發現邊上嬴政一邊批閱奏折一邊看智障的眼神,如果發現了,估計……估計她也不能干啥≧≦

    “你……”是不是始皇帝?!

    “嗯∼?”嬴政半抬頭,挑眉看向賀嫣嫣。

    賀嫣嫣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大步流星地走到嬴政面前想直接打破那一層窗紗,不想被嬴政一個疑問的眼神給嚇了回去……

    好慫∼

    賀嫣嫣簡直想給自己跪了,心里的小人啪啪啪地打臉,這也太沒用了吧?!-_-||

    “你根本不是什麼趙岳,你就是始皇帝嬴政對不對?!”這次賀嫣嫣直接一口氣把話說完,說罷緊緊盯著嬴政。

    嬴政聞言眉峰微微一皺,這倒不是因為賀嫣嫣揭穿他的身份,而是對她稱呼他嬴政感覺有些怪異,雖然從後世的角度看這麼叫他也沒錯。

    秦以前的各國君主盡皆出身貴族,有姓也有氏,姓以別婚姻,氏以區貴賤。而漢朝高祖劉邦因為出身所致,只有姓沒有氏,所以自漢朝之後姓氏便漸漸合一了。

    看了賀嫣嫣一眼,將筆放下,這才正眼看向賀嫣嫣,卻是一言不發,眼含審視——嬴政沒想到賀嫣嫣會直接問出來,而不是像之前一般拙劣地試探,這倒是讓他高看了她一眼。

    不要慫∼

    賀嫣嫣在心里給自己加油,瞪大眼楮直視對方。

    “不錯。”

    似是過了良久,又或者只是一瞬,賀嫣嫣听見嬴政答道,又見其微微頜首。

    “你別以為你不承認我就不知道了!我昨天晚上明明听見————”賀嫣嫣完全沒听明白對方說什麼,只想著一鼓作氣逼對方承認,說完才發現哪里不對。

    “你……你承認了?”

    一臉懵逼∼☉☉

    “呵∼”嬴政見賀嫣嫣一臉蠢樣,嘴角微翹,輕笑道,“為何不承認?”

    呃∼這,這套路不對啊大兄弟!你不應該死不承認,然後我說出你這段時間暴露出來的破綻一二三,再一一反駁你麼?

    你就這麼輕易地承認了讓我怎麼接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