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22.第二十二章

    靜默,一片靜默……

    被嬴政不按常理的出牌方式打擊到了,賀嫣嫣完全不知道該怎麼把話題接下去。

    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呃,你∼你就不問問我是怎麼看出來的嘛?”

    “哦∼”嬴政聞言只覺好笑,不過看著賀嫣嫣難掩尷尬的模樣還是配合地問了一句,“朕哪里露出破綻了?”

    這十來天相處,雖不能說對她了如指掌,但對方的大致性情還是了解的,不得不說他對她還是有了些好感,嗯∼不討厭。

    再則,若不是賀嫣嫣為他治療,他估計還是如前世一般死在這沙丘平台行宮,最後化作幽魂,無論大秦如何卻只能作旁觀而無力回天,所以只要無礙大秦,他願意對她稍作縱容。

    或許是化作游魂飄蕩太久了,如今再世為人,雖然回錯了身體,但如今大秦尚在,他所珍視的一切都還在,他如今耐心卻是又好了幾分。

    賀嫣嫣聞言卻是松了一口氣。

    “破綻多了去了!”歪著腦袋瞅了嬴政一眼,賀嫣嫣被打擊到的小心髒恢復了一些,湊到一邊跪坐了下來。

    “其實,我一開始就心存懷疑了,畢竟比起你從後世穿越過來,還剛好穿越到我的身體里,你其實就是始皇帝,和我交換了身體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吧!”

    “不錯。”嬴政聞言贊許地點點頭,一邊努力抑制住想要抽搐的嘴角——

    之前在游魂狀態下看過賀嫣嫣,也就是他現在所用身體的模樣,說不上絕色,但也是清秀佳人一枚。

    話說歪著腦袋這個動作,如果用她自己的身體做出,估摸著也是有幾分俏皮可愛的,可是現在麼……-_-||

    賀嫣嫣卻是不知道對方現在心里在想什麼,見他附和自己的說法,忍不住翹起嘴角,道︰

    “還有哦,雖然自穿越過來之後我們的交流一直無礙,但後世與現在不僅是文字,語言也是完全不同的!我能听得懂還能說你們現在的語言完全是用了你的身體的緣故,要不然我現在就和聾子啞巴差不多了!可你卻能毫無障礙地與這里的人交流,這不就是一個天大的破綻了?”

    見賀嫣嫣得意地看向自己,嬴政有些驚訝,這倒是真沒想到。︰

    “怎麼會?初二那日夜里你尚未進入朕的體內時,朕見你卻是可以听懂蒙毅他們所言?朕也可以听清你所說的話?”

    “啥——?!”

    賀嫣嫣∼目瞪狗呆.jpg

    “你∼你∼你怎麼……”被嬴政一個爆料炸得暈乎乎的,賀嫣嫣結結巴巴道,“那天你……你不是還昏迷著嗎?你怎麼知道……”

    “其實那日朕也與你一般是游魂之態,只是不知為何朕可以看見你並听見你說話,你卻看不見朕?”

    “原來是這樣?”賀嫣嫣沒想到嬴政那日竟能看見她,想到自己那日的舉止,頓生羞惱之意,忍不住瞪了嬴政一眼,卻見對方雙目含笑,心下不知怎的微微一動,那股羞惱之意卻是消了下去。

    “其實我也不確定怎麼回事?不過也許是因為是靈魂狀態,所以才沒有語言交流障礙?”

    賀嫣嫣有幾分不確定地說道,心里卻想到末世除了像她這般的五行元素異能者之外,還有一些特殊系的異能者,賀嫣嫣就認識一位特殊系的,是一位御獸師。

    賀嫣嫣與他私下里時常會交易蔬菜水果換取其他物資,也有了幾︰分交情,了解到他能御獸不僅是因為他能為異獸治療傷痛,更重要的是他能與異獸直接交流。

    這會聯想到自己游魂狀態下能交流無礙,想來是因為無論說的是什麼語言,其精神波動卻是一致的吧?

    這樣便說的通了。

    心中若有所思,賀嫣嫣卻是沒說出來,倒不是想隱瞞嬴政,而是實在不知該怎麼解釋。

    “不過這不重要啦!”

    嬴政點點頭,想不明白便罷了。

    “不過,你怎麼會知道後世的?你是重生到漢朝?”賀嫣嫣沒有再說嬴政之前的破綻,比起這個,她更好奇他的經歷。

    “這……”嬴政聞言微微沉吟,微微抬頭,目光悠遠,不知是看向了何處——

    前世身死之後,他看著趙高假借他之名賜死扶甦、遣返蒙毅,立胡亥為二世皇帝……

    看到他們為遮掩他的尸臭,弄來的那一車鮑魚,當時只覺羞憤欲死,恨不得將他們通通拉出去車裂……

    “不能說嗎?”

    “那倒沒有——”嬴政搖搖頭,不再想那些不喜的回憶,看向賀嫣嫣,就見她眼中滿滿的都是藏不住的好奇。

    不過估計是看他久久無語,這會兒又少了幾分好奇,多了幾分擔憂,似乎想追問又覺不好,正努力克制著,嬴政見此心頭微動。

    “朕……”嬴政停頓了一下,似乎在想如何措詞,“……你來自後世當知曉朕前世是在這沙丘平台行宮駕崩的,就是你我互換身體那一日。”

    賀嫣嫣聞言點點頭。

    “朕死後有靈,便飄蕩世間,親眼目睹了我大秦滅亡……”

    “看到那孽子輕易被趙高所騙,殺盡能臣,失了執掌天下的權柄……”

    “又看到漢朝取代我大秦……”

    “……最後,朕看到漢滅,又入亂世,直至天下歸晉,不知怎的眼前一暗,卻是回到了前世身死之時……”

    說到這里,嬴政似有感慨,看向賀嫣嫣道︰“當時朕已經病入膏肓、陷入昏迷,雖魂靈清醒卻無法回到體內,更無法醒來……”

    “若非是你,朕……”說著,想起當時的情景,嬴政只覺胸膛內似有什麼要洶涌而出,心緒激蕩,身體忍不住微微前傾,握住賀嫣嫣的雙手。

    “此世有你,幸甚!”

    乍听此言,又見對方竟有這般舉動,賀嫣嫣一時不知所措,只怔怔的看著嬴政。

    似是過了許久,又或者只是一瞬,賀嫣嫣回過神來,收回雙手。

    ——這種好羞澀的感覺是怎麼回事?是我的錯覺嘛?

    賀嫣嫣心頭微動,忍著羞澀目光直視對方,卻又見嬴政面無異色,目光坦蕩而無其它,賀嫣嫣心下微羞,又不禁暗怪自己實在想太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