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23.第二十三章(捉蟲)

    既然始皇帝都已經坦誠相待了,賀嫣嫣也就不藏著掖著了。

    “沒想到你竟有這番經歷?”

    對嬴政的這段經歷,賀嫣嫣很是驚訝,死後靈魂不滅,飄蕩數百年,如今竟然又回到逝世之前,這真是……太戲劇性了!

    不過賀嫣嫣已經經歷過末世這等不科學現象,還有見過並自己也覺醒了更不科學的各色異能,現在又穿越、借尸……不,借體還魂了一把,如今賀嫣嫣雖說還做不到所謂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但對于嬴政這番離奇經歷卻是接受良好。

    “你是原本是這個時代的人,經歷了後世又回來了,我倒是和你不一樣,我純粹是未來之人,陰差陽錯跑到這個時代。嗯,我之前說過了我姓賀,我叫賀嫣嫣,嫣然一笑的嫣,你以後私下里叫我嫣嫣就好了。”

    “嗯,嫣嫣∼”嬴政從善如流。

    賀嫣嫣聞言心中歡喜,繼續道︰“我是從距今兩千多年後來的,魏晉之後,又經歷了隋唐、宋元明清等朝代,你所創立的帝制延續了兩千多年呢!”

    說著賀嫣嫣忍不住贊嘆一句,對此嬴政倒不覺有什麼,面色不變,似乎並不對此感到欣喜。

    “到我所生活的年代,體制卻又不同了,這個以後再和你解釋……”

    “……在我二十歲那年,我還在上著大學呢!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末世沒有任何預兆就降臨了,什麼病毒啊、天降隕石啦,統統都沒有。我記得很清楚那天什麼異常都沒有,第二天早上醒來卻天翻地覆,一夜的功夫就喪尸遍地,各種異能者也到處冒了出來……”

    說著見他面露不解之色,又特地解釋了一番喪尸,異能等為何物。

    “嗯……”嬴政若有所思,問道,“那日朕感覺到一股暖流注入四肢八脈,似帶治愈之效,那就是你的異能?”

    “對啊,對啊!”

    “我的是木系異能,主要作用就是催生植物和治療,要不是我有異能在身,估計我現在……”

    說到這里,賀嫣嫣原想抱怨一番嬴政那破敗的身體,說一下迷信害人,丹藥不能亂磕,剛剛說了個開頭又覺得不妥,趕緊止住話題。

    “那你如何會來到這里?”嬴政听了賀嫣嫣一個開頭就知道她想說甚麼,倒也不甚在意,相比而言他倒是對賀嫣嫣是如何來到大秦的更為好奇。

    不過只是這麼一問罷了,心里倒是覺得賀嫣嫣未必會知道原因,畢竟他自己就是莫名其妙地回來的。

    “我啊……”說起這個賀嫣嫣還是有些郁悶,不過還是解釋了一番自己被殃及池魚的經過緣由。

    “啟稟陛下,蒙上卿求見。”

    就在賀嫣嫣解釋完穿越的緣由,正抱怨那兩個無良的高階異能者時,就听見宮人的聲音自殿門口遠遠傳來。

    至于為何是站在殿門口,主要是賀嫣嫣與嬴政此時的尷尬關系,一般兩人同在正殿時都會將宮人遣出,且令眾人未得令不得入內。

    宮人平時是伺候左右,隨時听命調遣,現在被命令不得入殿,又見大臣求見,只好站在殿門口了。

    “宣——”

    賀嫣嫣心里有些好奇蒙毅這會兒過來干啥。

    “陛下……”不過幾息,就見蒙毅上卿正步走入大殿,看到此時嬴政坐正位,而賀嫣嫣從旁卻毫無異色,側身對賀嫣嫣躬身行禮。

    “咳,免禮。”賀嫣嫣干咳一聲,問道,“蒙卿來此所為何事?”

    蒙毅這次來卻是來向她報告回咸陽的行程路線、人員安排的,賀嫣嫣听完想起前些天自己確實說過不去巡游直接打道回咸陽的事兒。

    賀嫣嫣對秦時的區域地圖及各名稱不太了解,嗯,好吧,其實是一點也不了解,名稱和具體地理位置根本對不上,腦海中也沒個大致輪廓。

    末世前學的地理知識都還給老師了。

    只大概知曉沙丘平台行宮是位于河北省,在漳水邊上,巨鹿附近。

    剛剛蒙毅所言種種,雖然有听,但是沒懂。

    賀嫣嫣向來不是為難自己的人,若是還沒和嬴政交底之前估計她還會拿出地圖來琢磨一下,現在麼,還是交給專業人士吧!

    側身看向嬴政,以眼神示意問他是否可行。

    嬴政見此,眉梢微揚,竟對她微微一笑,而後看向蒙毅,道︰“就依蒙卿所言。”

    蒙毅︰“……”

    賀嫣嫣︰“……”

    兩人具是驚訝地看向嬴政,不明白他此舉何意?卻見對方的舉止,心里都若有所思。

    果然,就听見嬴政道︰“嫣嫣,蒙毅已經知道你我身份……”

    啥時候的事?

    賀嫣嫣有些郁悶地看向蒙毅,心中暗自揣度難道就是昨晚?

    “……蒙毅,你今後有事不方便找朕可以直接讓嫣嫣代為轉達便是。”

    嬴政在賀嫣嫣找他交底之後就沒打算瞞著她與蒙毅,畢竟他們這情況比較復雜,直接挑明總比遮遮掩掩要好,要做什麼也方便。

    賀嫣嫣雖然有些驚訝,但也只是驚訝一會兒便反應過來了,對此倒沒什麼意見,只是覺得大家以後就是同事(?)了,見蒙毅看了過來,立馬露出一個笑臉表示友好。

    然而……蒙毅似乎並沒有接收到她的友好信息,面對她的示好,反而嘴角一陣直抽。

    ——也怪不得蒙毅這般表現,畢竟她現在用的是始皇帝的身體,估計看著她的臉就覺壓力山大吧?

    不管怎麼說,現在身份說開了,賀嫣嫣感覺輕松了不少。

    天知道,之前在面對蒙毅的時候,她一直都神經緊繃著,很是緊張好嘛?生怕一個不小心就被蒙毅發現破綻了!

    無恃有恐啊!

    ——賀嫣嫣還不知道自己早就露出破綻了,汗!-_-||

    跪坐一旁,听著嬴政與蒙毅就回程路線進行討論,賀嫣嫣听了一臉懵逼。

    完全听不懂,賀嫣嫣听著無聊,忽然想到,就是嬴政有證據讓蒙毅相信他就是始皇帝,那也要蒙毅先對她產生懷疑之心才對吧?

    要不,蒙毅怎麼可能就相信了嬴政的話。

    那麼,問題來了,蒙毅什麼時候開始懷疑她的?她是哪里露出破綻了嗎?

    賀嫣嫣想到這里,有見他們二人已經停下交談,似乎已經處理好了,便一臉好奇地看向蒙毅,問起此事。

    蒙毅︰“……”

    蒙毅沉默了一會兒,似在思考怎麼回答。

    “不好說嗎?”

    “一開始……自你醒來第二日我便覺你舉止有異……”

    賀嫣嫣愕然︰“我的偽裝這麼失敗?”

    見蒙毅點頭,賀嫣嫣一臉郁悶,問道︰“那我是哪里露出破綻了呢?”

    蒙毅聞言,沉吟片刻,道︰“你還是問我你哪里沒露出破綻吧!”

    賀嫣嫣︰“…………”-_-||

    賀嫣嫣一臉黑線,沒想到蒙毅竟然這麼不客氣,頓生羞惱,沒好氣道︰“好吧,那你倒是說說我哪里沒露出破綻?”

    蒙毅︰“臉!”

    “哈——?”

    賀嫣嫣簡直以為自己听錯了,看著蒙毅一臉嚴肅,這是在一本正經地說冷笑話?如果是,那她承認他成功了!

    賀嫣嫣一臉木然看向蒙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