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28.第二十八章

    宣紙太監讀完聖旨,帶著一臉討好的微笑看向扶甦。

    “奴在這里先恭喜公子了!”

    始皇帝一統天下後已經有將扶甦公子立為太子的傾向,之所以未成,不過是當時方士儒生欺君引的陛下大怒,欲焚書坑儒,扶甦公子極力勸阻令陛下覺得扶甦公子太過婦人之仁而已。

    之後為何將扶甦遣往邊關,眾人都以為是陛下對扶甦公子失望欲放棄扶甦公子了,現在看來陛下這是在磨練扶甦公子罷了。

    現如今陛下召回公子,還能是因為什麼原因呢?

    陛下莫不是要立太子了吧?

    就算這次不是,扶甦公子怎麼說也是最有可能的一位,他不過一宮人,先示好肯定沒錯。

    扶甦立于眾人之前,身姿挺拔,塞外的風沙並未讓他變得粗糙,反而更顯其豐神俊朗。

    扶甦與始皇長相其實甚為相似,只是始皇劍眉如峰面如刀削,顯得更為英武,而扶甦卻似其生母鄭夫人面容更顯柔和,再加上扶甦師從儒家,氣質更為儒雅。正如《詩經》所言“瞻彼淇奧,綠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此時聞言只微微一笑,與蒙恬對視一眼,這才雙手接過聖旨,卻是滿心疑惑不解。

    前日才收到蒙毅上卿的密信,言及陛下有異,這才兩日不到,怎麼……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對于傳旨太監的討好,扶甦只點點頭應付過去,只是心憂始皇安危忍不住問起始皇帝近況。

    宣旨太監不覺有異,扶甦公子關心陛下龍體,這很正常啊,何況現在始皇陛下一切皆好,說了也沒什麼。

    “陛下一切安好。”說著又掃視了周圍一眼,見眾將士站得較遠,便小聲補充道,“其實陛下在沙丘平台行宮還病了一場,中車府令……不,是罪人趙高意圖謀害陛下,不過陛下乃真龍天子,自有天佑,罪人趙高陰謀未成,已經被陛下下令處死。”

    “哦?”扶甦聞言也不覺驚訝,畢竟蒙毅在密信之中已經說了此事,不過他明面上還是要表現出一些驚訝來,又作義憤道,“趙高竟敢謀害父皇?當誅!”

    宣旨太監聞言連忙附和。

    一邊,蒙恬見此,又問道︰“如今公子已接下陛下旨意,天使可是要先行返回?”

    “這……”宣旨太監稍作沉吟,陛下只令他來宣旨召扶甦公子回咸陽,至于他卻無其他安排,想想便道,“奴受命啟程之時,陛下已經啟程返回咸陽了,如今估計已經快到咸陽了吧?”

    “奴並無他務,不如便等公子一同回咸陽吧?”

    蒙恬聞言,微微偏頭看向扶甦。

    蒙恬與扶甦二人並肩作戰多年,只看其眼神便明白其意,見狀微一頜首。

    ……

    遣退眾人,帳中此時只剩下扶甦、蒙恬二人。

    二人面色俱是有些凝重,一時間俱是不曾開口。

    沉默片刻,扶甦問道︰“蒙恬,你如何看?”

    “陛下……”蒙恬抿了抿唇角,頗有幾分遲疑,“蒙毅是我親弟,他的性子我了解,不是喜歡輕言之人,只怕……”

    “公子,將軍——”

    听見帳外守衛的聲音,蒙恬停下話語,有些不悅,微微促起眉頭,道︰“何事?”

    守衛進了帳中,聞言躬身答道︰“跟隨天使前來的一名士兵前來求見,說是奉了蒙上卿之命。”

    “蒙毅?”蒙恬心下一驚,立即便對其道,“人可是在帳外?令他進來!”

    “喏!”

    片刻,便見一人進入帳中,見蒙恬、扶甦在上,連忙躬身行禮。

    “不必多禮!”開口的是蒙恬,“蒙毅派你來是有何事?”

    那人聞言,並未回答蒙恬的問題,反而問道︰“將軍可有收到蒙上卿送來的密信?”

    “嗯?!”

    蒙恬眉峰蹙起,也不回答,只冷冷逼視他。

    蒙恬領軍多年,率兵與匈奴作戰,一身威壓並非等閑之輩可抵抗,這人自然也是不行,額頭冒出密密麻麻的汗珠來。

    念及蒙上卿的吩咐,趕忙道︰“將軍請息怒,小人也是奉上卿之命。”說著趕忙取出信物,雙手捧著奉上。

    蒙恬取過信物,確認不是假冒之物,這才問道︰“本將之前確實收到蒙毅傳來的密信……”

    “稟將軍,上卿命小人前來之前,告知若將軍不曾收到密信便人小人將信毀去,若是收到密信,便將此信交與將軍。”說著又從懷中取出信來。

    蒙恬接過被蜜蠟封住的細小竹管,直接拆開,取出信件。

    這封信件是用一小塊絲娟所書,不過四字——陛下無恙。

    扶甦坐在一旁,自是看到了信的內容,兩人面面相窺,雖不明事情的經過,但心下卻俱是一松。

    ——不管是之前之事只是一個誤會(雖然可能性為零),還是陛下真的是出了什麼意外,而現在已經無事,總之陛下無事便好!

    揮手令其出去,扶甦微微一笑,正欲說些什麼卻覺眼前一黑,猝然昏倒案前。

    “!!!”

    蒙恬大驚失色,趕忙扶起扶甦,正欲令人傳醫師,卻又見扶甦睜開雙眼。

    “公子,你這是——?”

    卻見扶甦雙目怒睜,眼中盡是滔天恨意。

    蒙恬還未欣喜于扶甦醒來,又見扶甦如此,一時間也怔愣住了。

    听見蒙恬的聲音,扶甦睜著雙眼直勾勾地看向蒙恬,而後又呆呆看著周圍的一切,不在狀態中。

    “孤這是……”

    “這是夢麼?”

    “若是夢……怎麼會如此真實?”

    “公子?你說什麼?”蒙恬見扶甦昏迷得突然,醒來也突然,說的話卻是讓他覺得雲里霧里的。

    夢?什麼夢?

    “孤夢見——”

    ——夢見父皇一旨詔書傳至上郡,竟是責備他辦事不利,賜他與蒙恬自盡。夢中的他悲憤交加,便舉劍自刎了……

    不料他自刎之後,竟魂靈不滅,隨著傳旨之人一同返回沙丘平台行宮……未能再見父皇,只看到父皇的尸骨……

    扶甦想到此處,心下痛極,在夢中他听到了趙高與胡亥的密談,知道那令他自刎的聖旨是他們捏造的,知道父皇有意讓他繼位。

    這還不是最令他痛苦的,最令他痛不欲生的……是父皇遺體被那賊子如此褻瀆,是不過短短四年大秦七百年基業便如沙崩一般不可挽回……

    咸陽被項羽一把大火燒為廢墟,嬴氏宗族被屠戮殆盡,可是他卻無能為力……

    恨!恨!恨!!!

    恨趙高不忠!身為臣子卻妄想執掌天下的權柄!

    恨胡亥無能!既奪得帝位,為何不能守住父皇打下的江山!

    最恨的卻是自己!為何,為何不听蒙恬勸阻,為何不信父皇不會寫下那道聖旨!

    若是,若是自己未死,又豈會有後來種種?!

    念及此處,扶甦雙目通紅,眼含水光,一時間竟扶在案上失聲痛哭起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