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29.第二十九章

    始皇三十五年,始皇怒而欲焚書坑儒,扶甦猶記當時的情景,還記得自己當時所言——

    “天下剛剛平定,遠方的百姓還沒有歸附,儒生們都誦讀詩書,效法孔子,現在您一律用重法制裁他們,我擔心天下將會不安定,希望您能明察。”

    不料……扶甦心下苦笑,不是不料而是早已料到父皇听了肯定會大怒,卻是不曾料到父皇會將自己遣往上郡,說是到北方上郡去監督蒙恬的軍隊、協助修築長城,但誰不知道自己其實是被流放了呢?

    被遣上郡數年,扶甦一直苦苦期盼、等待,卻不見咸陽有只字片語的嘉獎傳來,他心里本已經近乎絕望……

    趙高不愧是跟隨始皇數十年之人,他派來的使者帶往上郡的命令實在酷似始皇口吻發出的,冷酷、決絕。

    所以接到聖旨,令他與蒙恬自盡,蒙恬尚且還懷疑不願意按照聖旨上的旨意去赴死,所以要求要回咸陽面聖,為自己討一個說法,他卻連質疑都沒有就準備執行。

    “陛下能夠將監守三十萬大軍的重任交到你我手上,那必是對我們極其信任,況且陛下還沒有立太子,這些都是說不定的事情,你怎麼可以因為這麼一道詔書就去死呢,萬一這詔書是假的呢?我們可以先回咸陽面聖,問明究竟,若這是真的,到時候再死也不遲。”

    蒙恬提出了質疑,但他已經听不進去了。

    他當時認為這就是他父親的命令,他來上郡監軍多年,咸陽一點勉勵之辭都沒有,這結局也許在當年被遣放邊塞之時就該有,他的父親只是終于下定決心罷了。

    “父親命我去死,有什麼好請示的?”

    常言道,哀大莫過于心死,說出這句話時,扶甦已經心如死灰……

    ……

    “公子?公子?!”

    見扶甦伏于案上痛哭失聲,久久不見回應,蒙恬身經百戰何曾有過慌亂,心下也是有幾分慌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本以為扶甦是被始皇陛下放棄了,不料今日竟被召回咸陽……可是現在是怎麼回事?喜極而泣?不像吧?

    扶甦被遣來上郡數年,一直身先士卒、不曾因畏懼後後退,連流淚都不曾有過,何曾像此時一般慟哭?

    “孤……”扶甦听到蒙恬的聲音,勉強鎮定下來,“孤無事,只是乍聞父皇召孤回咸陽,喜極而泣罷了。”

    騙鬼呢?

    蒙恬心下腹誹,面上卻是笑道︰“公子來上郡已經數年有了,如今陛下召公子回咸陽是好事啊!末將在此恭喜公子了。”

    今日扶甦言行舉止實在有些詭異啊!不過扶甦為何如此,扶甦不說難道他還能逼他說不成?

    始皇帝當初將扶甦遣來上郡,在外人看來是流放,但他卻是真的是為了磨礪扶甦,只是不曾說出,連蒙氏兄弟二人亦不曾有過言及。

    所以,扶甦才會絕望,才會相信那道令他自盡的旨意是真的。

    也是因此,蒙恬心中也是有些誤會,以為是始皇帝信不過他,所以把扶甦遣來這里也有監視他的意思。

    也難怪,他麾下畢竟有幾十萬大軍,陛下不放心也是有可能的,雖說如此,蒙恬心下仍然對始皇帝忠心耿耿,卻是有了幾分怨氣。

    扶甦來到上郡多年,蒙恬便因此而與扶甦私交甚少,並無多深的交情,原歷史中趙高以扶甦與蒙恬私交甚篤,繼位必然會以蒙恬為相來勸說李斯,現在看來卻是難說。此時蒙恬見扶甦無意多說,他便也不多問了。

    扶甦聞言點點頭,道︰“多謝。”

    “孤今日卻是有些疲乏,先走一步……”說完不待蒙恬回應便起身神思恍惚地走出帳篷,令人驅車回府,蒙恬見狀也不以為異,今天發生的事兒有點多,他也需要靜靜。

    不知道是巧合呢,還是歷史的必然?也許是巧合吧?

    今日本就是歷史上趙高所遣使者到達上郡、扶甦自盡之日。這一次,不同的人派來的使者、又南轅北轍的旨意,卻是在同一天到達上郡的。

    原本的身死之日,竟然卻成了扶甦重生之日。

    扶甦坐上馬車,很是恍惚了一會兒,畢竟剛剛他還是一抹游魂,眼看著咸陽在熊熊大火中被燒為廢墟卻無能為力,現在卻又回到數年前,回到上郡,重得血肉之軀。

    心下卻很是迷惑,在前世,這一日便是他前世身死之時,他還記得差不多就是這個時辰他舉劍自刎。

    而現在,他卻收到父皇召他回咸陽的旨意……

    雖然他前世身死之後恨不得再活過來、回到過去,能救下父皇、挽救大秦這七百年基業,可是他才剛剛重生根本不可能改變什麼。

    何況,那道假的聖旨是在父皇身死之後才發出的,若……就是他現在重生也來不及了。

    可是現在,父皇無恙,趙高反而被誅殺。

    為何這一世會如此不同?這種不同的緣由是什麼?

    想到幾日前收到的蒙毅上卿的密信,扶甦若有所思……

    蒙毅信中雖言辭隱晦,但扶甦如何看不出來蒙毅不是懷疑始皇言行有異,而是根本就是在懷疑陛下被人掉包了?還有那來歷奇異的女子?

    扶甦剛剛已經融合了此世記憶,心下便有幾分猜測。

    蒙毅言辭隱晦,只說始皇言行舉止與以往大相徑庭、判若兩人,因而懷疑始皇被掉包了,又說了始皇醒來後立即處死趙高之事。扶甦心下卻是有幾分狐疑,莫不是父皇也與他一般有所奇遇,也是死後魂靈不滅看到後來種種,現在又回到身死之前?

    可是為何只殺趙高,不賜死胡亥?

    想及此處,扶甦眼中一片陰郁,若說扶甦最恨的人是誰,除胡亥不作第二人選,當然對趙高亦是恨意極深,不過趙高已經被誅,他也不必為一個死人再生怒。

    “胡亥!”

    扶甦面色暗沉,與以往的寬厚仁和大相徑庭,一字一頓,听那語言仿佛恨不得生食其肉。不過若是胡亥真在這會兒出現在他面前,扶甦真的會忍不住直接拔劍剁了他也不一定。

    “公子,到了。”

    正在扶甦冥思苦想之際,卻听見車夫告知已經回到住處,扶甦被打斷思路,見想不到便罷了,起身下車,邊走邊對門前前來迎接的長吏下令收拾回咸陽的行李。

    在這里想得再多也無用,還是要回到咸陽親眼看看才能安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