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34.第三十四章

    嬴政第五次巡游,令丞相李斯、郎中令蒙毅、廷尉姚賈、中車府令趙高、十八皇子胡亥等人隨從,而右丞相馮去疾、御史大夫馮劫則留守咸陽總司政事,少府章邯鎮守函谷關並兼領監管驪山陵刑徒。

    回到咸陽當日,天色已晚,少府章邯倒是還在外鎮守函谷關未歸,而右丞相及御使大夫二人因嬴政旅途勞頓需要休息便也不敢進宮打擾嬴政,次日用過早膳賀嫣嫣便收到內侍稟報二人求見。

    嬴政巡游數月,咸陽諸多政事皆由二人處理,此時求見便是要對這段時間處理的政事作一個總結性稟報及交付。

    秦朝丞相分為左丞相與右丞相,李斯是為左丞相,秦人尊右,是以馮去疾的地位名義上還要尊于李斯,而御使大夫位列三公之一,執掌全臣奏章達皇帝詔令並負責監視百官,權利尤重。此二人此次前來覲見,自然不能讓李斯、蒙毅代為處理。

    面對這兩位歷史上不怎麼出名,至少賀嫣嫣從未听說的秦朝三公之二的重臣,賀嫣嫣心里是一片懵逼的,所幸嬴政當時就坐在屏風後,這次會面賀嫣嫣只要負責全程沉默是金就好了。

    對于二人的報告,賀嫣嫣不對其發表任何意見,反正也听不懂,听完後也只說了一句“朕知道了,這數月兩位辛苦了,暫且退下吧!”。

    說實話,在發現自己穿越秦朝,重生到秦始皇身上後,賀嫣嫣雖然剛剛開始有些糾結、害怕,怕自己露陷被駕崩,但在發現自己的身體里就是嬴政沒了後顧之憂後,賀嫣嫣心里詭異地閃過一絲其實這樣也不錯的想法。

    這是一個男尊女卑的時代,雖然因為儒家還未被獨尊,對女人的束縛還沒有後世那麼大,像嬴政的曾祖母宣太後還能與齊國使臣討論一下自己與秦惠文王嬴駟的床上姿勢問題、趙太後更是在丈夫死後養面首給始皇帝添了兩個便宜弟弟,要不是失心瘋要讓自己的私生子取嬴政而代之,估計她還能活得挺滋潤。

    然而,再怎麼奔放自由,也改變不了女子身份卑下的事實,如果她穿越之後沒有與嬴政互換身體,賀嫣嫣實在想象不到自己的境遇。

    先不說她的戶籍問題,就是能不能听懂這里的語言進行交流就是一個大問題,然後呢?這麼一個時代她要如何生存,自己一個人種田嗎?種田文看似很美好,她的木系異能也很適合種田文,然而秦朝有規定女子一定年齡、寡婦守寡後一定期限內需要成婚,不然官府會強制幫忙安排牽紅線,要真和這里的平民婚配……說實話,對于這里的平民是否能做到早晚刷牙洗臉、睡前洗澡洗腳賀嫣嫣真一點信心都沒有,她雖然沒潔癖但基本的個人清潔底線還是有的。

    在返回咸陽的途中,嬴政沒少追問賀嫣嫣其異能相關的問題,研究怎麼換回去的時候,賀嫣嫣雖然配合但是心里卻不怎麼熱衷,偶爾漫不經心地想著就這麼一輩子也不錯啊!雖然,很多時候都不怎麼方便,比如早起、如廁的時候很是有些尷尬了……

    這會兒,賀嫣嫣卻是第一次有了迫切想要換回來的想法,面對兩位大臣的報告她就這麼不鎮定,真要上朝面對文武百官她怕自己腳軟啊!

    這不是開玩笑,末世前賀嫣嫣在校期間班級上台演講無一次不是雙腿發軟、雙手發抖,她真不適合站在人前,簡直不敢想象若是在上朝途中自己一緊張、腿一軟……那就酸爽了!

    何況,她本就是個沒什麼上進心的人,若是如陳涉一般心懷“王侯將相寧有種乎”、“死當舉大名耳”一類的穿越者,估計能立馬滅了嬴政,自己頂著對方的殼子“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了。

    然而,賀嫣嫣只想好好活著,開開心心、安安穩穩就挺好,權謀政治不適合她。

    ……

    時間不會因任何人而停留,就算再不想,大朝這一天還是如期而來。

    秦朝的大朝時間一般是卯時四刻開始,大概有一個時辰左右,也就是現在的兩個小時,待下朝便是辰時過半,也就是八點到九點之間,這段時間是古人用朝食的時間,只要沒什麼大事不拖課,不,是不延遲下朝時間,那麼大臣們回家就剛剛好可以趕上和家人一起用早飯。

    當然,就是延遲了,宮里也會準備早膳,不會讓皇帝和一干大臣餓著肚子處理朝政。

    大概是卯時一刻在宮人的服侍下洗漱完畢,穿上冕服,頭戴旒冠,賀嫣嫣照了照銅鏡,見沒什麼問題就出了殿門,在眾人簇擁下坐上御輦前往大朝的麒麟殿。

    待賀嫣嫣到達麒麟殿時文武百官皆已經全部到場,文武各據一邊,站在最前方的自然是官職最高的三公九卿。來到秦朝也有一段時間了,三公中的左丞相李斯、右丞相馮去疾,御使大夫馮劫賀嫣嫣都見過了自然認得出,至于另一位三公之一的太尉,總領全國軍事事物,權勢太大,嬴政根本就未封何人此官職,除了這三人,賀嫣嫣就只識得九卿之的郎中令蒙毅了。

    不過這沒關系,在眾臣行禮之後,賀嫣嫣听著身後屏風後面的呼吸聲,心里好似也不那麼緊張了。面無表情的听著下方群臣各抒己見,此時,賀嫣嫣忍不住對于發明旒冠上珠簾的先輩點了個贊——這種就算是面對面,我看得清你們的表情你們卻看不到我的這種感覺太贊了。

    今日本就沒什麼大事,眼看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就要退朝,賀嫣嫣剛剛松了一口氣,卻听見殿外進來一位謁者,稟報道︰“啟稟陛下,扶甦公子已至咸陽,現正在殿外求見。”

    賀嫣嫣︰“……”

    這麼快就回來了?怎麼這麼突然?

    忍不住微微側過頭,余光掃向背後的屏風,想要听听嬴政有什麼提示,這時卻發現屏風後的呼吸聲已經不知在何時消失了。

    “——?!”

    “陛下?”謁者久不聞賀嫣嫣回答,忍不住小心翼翼地再問了一句。

    賀嫣嫣︰“……宣!”

    ——我能說不宣嗎?我能怎麼辦?我也很絕望啊!現在我要是拒絕見扶甦公子,會不會給秦朝的大臣們什麼錯誤的信息啊?嬴政知道了不會拍死我吧?話說嬴政剛剛不是還在後面嘛,現在呢,人去哪兒了?

    心里著急萬分,面上卻不見異色,片刻後就見一人自殿外走來。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無雙。

    見到扶甦這一刻,賀嫣嫣心里便浮現出這麼一句話,嬴政本就相貌英武,俊朗至極,扶甦與嬴政起碼有五分相似,然而扶甦眉眼更柔和,估計是師從儒家的緣故,氣質儒雅,溫潤如玉。

    “兒臣扶甦,拜見父皇!”扶甦公子的情緒似乎很是有些激動,聲音還帶著微微的顫音,至于表情,卻是因著對方低著頭而無法看清。

    “免禮,平身吧!”

    扶甦謝過起身,而後便是一陣沉默,扶甦是百感交集一時說不出話來,賀嫣嫣卻是一臉懵逼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

    再這麼沉默下去氣氛就尷尬了,見賀嫣嫣與扶甦相顧無言,嬴政的貼心秘書蒙上卿趕緊出列幫忙描補︰“陛下,臣見公子目下暗影甚重,公子自上郡回返,恐是連日趕路,旅途勞頓?”

    賀嫣嫣聞言,福至心靈,看著扶甦緩聲道︰“嗯,扶甦,你路途勞頓,先下去好好休息,其余事物之後再說!”說罷,不等扶甦回答,便看向眾臣,“眾卿可還有要事要上奏?若無事便退朝吧!”

    始皇陛下都這麼說了,他們還能怎麼說?眾臣面面相窺,只得順從聖意恭送賀嫣嫣離開了。

    扶甦,扶甦還有點沒反應過來,眼睜睜看著賀嫣嫣轉身繞向屏風後離開了。

    賀嫣嫣一出麒麟殿就見一旁等候的內侍道︰“陛下,夫人不知為何忽然腹痛至極,便先回寢宮了……”

    賀嫣嫣聞言嚇了一跳,驚問︰“怎麼回事?”說罷火急火燎地上了御輦,連連催促趕回寢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