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36.第三十六章(請看作者有話說,入V通知)

    寢宮內,察覺到嬴政情緒似乎有些低沉,賀嫣嫣不知道他此時心底在想些什麼,也沒有出口詢問,只是默默無語伸出雙手握緊了他的手。

    嬴政自沉思中清醒,見此微微一愣,抬頭望著賀嫣嫣,然而還不等他說些什麼,就見一內侍弓著身進來。

    “啟稟陛下,扶甦公子現在外求見。”

    賀嫣嫣聞言驚愣,與嬴政對視一眼,忍不住又覆在嬴政耳邊輕聲吐槽道︰“這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才剛提到他呢,這麼快就跑過來了?看不出來啊,扶甦公子還是個急性子呢!”

    嬴政對此不置可否,瞪了賀嫣嫣一眼,這才道︰“宣扶甦進來吧!”

    “喏!”

    內侍躬身後退幾部,這才起身轉身快步走出,來到殿外。

    扶甦等在寢宮外,負手而立,看著似有幾分悠閑,然而仔細看去卻能從他握緊的右手看出其內心並不似其表現出來的閑適。

    听見內侍走來的腳步聲,扶甦轉身盯著內侍,有幾分緊張,不等對方開口便問道︰“父皇可有召扶甦覲見?”

    內侍不以為意,小心賠笑道︰“啟稟公子,陛下有旨,請您進去呢。”

    說罷,先行一步,半側著身,一手前伸︰“公子,這邊請……”

    扶甦微微頜首,跟著內侍向寢宮內走去,只是——

    “這方向是往側殿?”扶甦走著走著忽覺不對,停下腳步,皺眉,面色沉了下來,懷疑地看向內侍,“你這是要帶本公子去往何處?”

    扶甦沉下臉來也是極有威勢,內侍嚇得險些跪下,立馬解釋道︰“公子息怒!這……這方向並沒有錯啊!”

    “因賀夫人身有不適,陛下現正在側殿看望夫人,得知公子前來求見便令奴婢領公子前往側殿。”

    扶甦聞言蹙起眉峰,有些不解——

    賀夫人?是蒙毅信中那位來歷不明的女子?父皇為何要在賀夫人的寢殿見他?

    扶甦心中諸多念頭閃過,不過多想無益,唯有見過父皇才知道,想罷便點頭,抬手示意內侍繼續帶路。

    進了側殿,扶甦一眼便看到背靠軟枕半躺在床的賀夫人,以及……坐在床頭,正低頭看著賀夫人的父皇……

    “父皇……”扶甦心頭一酸,快步走近,距離床邊大概兩三米才停下,行禮︰“兒臣,拜見父皇!”

    賀嫣嫣聞言轉頭看向扶甦,道︰“免禮,平身吧!”說罷,又看向那內侍,“你先行退下吧!”

    內侍稱喏退出,賀嫣嫣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扶甦一番——之前在麒麟殿畢竟隔了有點遠,看的不是太清楚。

    扶甦見此,驚疑不定地看著賀嫣嫣,眉頭緊蹙,抿了抿唇,卻是一言不發地緊盯著賀嫣嫣

    賀嫣嫣一看,心里有種想要惡作劇的沖動,沖扶甦一笑︰“謙謙君子,溫潤如玉!扶甦公子,果然百聞不如一見!”

    “你——?!”扶甦勃然色變。

    “嫣嫣!”嬴政不悅地瞪了賀嫣嫣一眼,這才轉過頭對扶甦招招手,道,“扶甦,過來吧,靠近一些……”

    扶甦站在原地,腦海中一片空白,似乎過了良久才反應過來,慢慢走了過去……

    “你……”分明從未見過的面容,可是卻是如此熟悉的感覺,扶甦感到有什麼自腦海中一閃而過,卻好似什麼也沒抓住。

    ……

    良久,听了面前自稱是父皇的女子說完來龍去脈,扶甦愣在原地良久無語。

    看看賀嫣嫣,又看看嬴政,扶甦沉默片刻,看向嬴政,聲音微微顫抖︰“父皇……”

    賀嫣嫣原本在邊上津津有味的看著,想听听嬴政要怎麼取信于他,見扶甦就這麼輕易地接受事實,一時愕然。

    “你……這就信了?!”

    扶甦聞言轉頭看向這個用著自己父皇身體的女子,心中很是郁悶——若不是自己有過死而復生的經歷,恐怕還真接受不了這真相!

    想到前世父皇身死,今生的不同就是來源于眼前的女子吧?雖然……罷了,父皇還在,這比什麼都重要!

    父控晚期,且已經放棄治療的扶甦本來還對賀嫣嫣很是有些意見,想及此處卻是對賀嫣嫣稍微有了幾分好感,也不在意前面她戲弄他是事兒了。

    “父皇,兒臣听說您身體不適?”扶甦蹙眉,擔憂道,“您是哪里不舒服?御醫如何說?可是用過藥了麼?”

    嬴政︰“……”

    賀嫣嫣︰“……”

    賀嫣嫣聞言嘴角一抽,險些沒憋住笑出聲來,好懸才繃住臉不露異色。

    “朕無事……”嬴政簡直頭疼得厲害,含糊其辭,“只是一點小毛病罷了。”

    扶甦聞言卻不覺放松,仍然擔憂地看著嬴政,嬴政無奈︰“朕真的無事!你回來還不曾見過你母妃吧?你與鄭氏也有數年未見了,前去看看吧!”

    嬴政堅持,扶甦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得告退,心想現在他也在咸陽,隨時可以求見父皇,怎麼也不至于讓父皇如前世一般病逝……

    出了殿門,扶甦徑直前往鄭夫人的宮室,而鄭夫人好歹掌管著咸陽宮後宮事物,扶甦公子回到咸陽的消息也已經早早傳到了她耳邊。

    扶甦剛剛走下輿車,就見鄭夫人已經等在殿門口。

    “母妃!”扶甦快步走了過去,握住鄭夫人的手,怪道,“母妃自在殿內歇息才是,怎麼能讓母妃在門前等孩兒?”

    鄭夫人一手握著扶甦的手,一手微微顫抖地撫摸著扶甦的面頰,眼中隱隱浮現出一層水光︰“扶甦我兒,你可是回來了,母妃,母妃這些年……”

    說到這里,已經泣不成聲,哪里還說得出話來。

    扶甦心下微澀,只得一邊扶著鄭夫人向殿內走去,一邊輕聲安慰。

    良久,鄭夫人才收拾好情緒,姿態優雅地以絲娟按了按眼角,絲毫看不出之前的失態模樣,只一臉慈愛地看著扶甦。

    這時,鄭夫人才發現扶甦眼下一片暗青,分明是許久沒能好好歇息的模樣,有幾分自責︰“我兒,你這是幾日沒休息了?怎得眼下暗色如此之重?母妃方才竟沒注意到,快,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如今你已回咸陽,來日方長,有什麼話等你休息好了再說不遲。”

    “母妃不必擔憂,兒無事。”說罷點見鄭夫人娥媚微蹙,這才連忙道,“兒這就去休息便是了。”

    鄭夫人聞言唇角才露出一絲笑意來,催著扶甦趕緊回去,扶甦站起身來,正要離去,忽然想到母妃掌管後宮,知道消息怎麼也比自己去查的容易一些。

    “母妃……”扶甦猶豫了一下,方道,“兒臣剛剛去見了父皇,那,那位賀夫人似乎身體不適,您可知……”

    鄭夫人沒想到扶甦會問這個,蹙了蹙眉,這種事就算是母子也不怎麼好說出口,但見扶甦表情認真,這才道︰“賀夫人無事,只道是體虛宮寒,經期腹痛罷了。”

    扶甦︰“……”

    經期?腹痛?是我理解的那個意思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