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37.第三十七章

    先不說這邊扶甦公子如何精神恍惚地告別了鄭夫人,坐上輿車離去。

    另一邊,嬴政目送扶甦離開,父子見面後卻不見他面露歡喜之色,在扶甦離開後反而蹙起眉頭,低頭沉思起來,似有什麼不解。

    “你這是怎麼啦?”賀嫣嫣見此,有些郁悶地問道。

    “扶甦……”嬴政聞言抬頭,見賀嫣嫣一臉疑惑地看著他,微微皺眉,自己也是有些疑惑,不確定道,“扶甦,似乎有些不對?”

    “不對?”賀嫣嫣理解錯了嬴政的意思,頓時一臉驚悚,“你不會是說剛剛那個扶甦是假的吧?那是冒充的?那真的在哪兒?扶甦不會被……”

    嬴政︰“……”

    ——腦子是個好東西,真希望人人都能擁有!

    這時,賀嫣嫣也發覺在人家親爹面前說他兒子可能被綁架了好像不太妥當?不,不是好像,而是確實、肯定很不妥啊!

    “咳……”賀嫣嫣趕緊補救,“會不會是你的錯覺?”

    想了想,嬴政與扶甦公子在前世生前就好幾年沒見了,又在世間飄了幾百年,覺得陌生也是有可能的,越想越有可能︰“不是有那誰誰誰來著,好像說過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嘛!嗯,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你和扶甦本來就很久沒見了,扶甦有些變化很正常吧?”

    “……”嬴政無語地看著賀嫣嫣,簡直給她的腦洞跪了,不由一臉誠懇地問道,“朕到底是哪句話說錯了,給了你方才的扶甦是假冒之人的這種錯覺?”

    這就有些尷尬了……

    “……那你剛剛說的扶甦有些不對是什麼意思?”

    沒好氣地橫了賀嫣嫣一眼,想到扶甦,嬴政又蹙起眉頭︰“方才,扶甦雖然掩飾得很好,但是朕還是在他眼底發現一絲暴戾之意,似乎……”

    說到此處,嬴政沒再繼續說下去,凝然沉思起來——扶甦作為他的第一個孩子,也是他最為看重的兒子,他對他的本性自然是十分了解的。扶甦天性仁慈,堅毅果敢,又師從儒家,就算是在上郡監軍,與匈奴作戰數年,也不該是這副模樣?

    “似乎什麼呀?”賀嫣嫣正洗耳恭听,見嬴政說到一半就不說了,不滿地嘟起嘴,連連催促,“你怎麼說一半留一半的啊?”

    呃,幸好嬴政此時半低著頭,看不見賀嫣嫣的表情……

    “沒什麼……”嬴政回過神來,微微搖頭,道,“扶甦師從儒家,天性仁慈,他的眼底不該有這種似乎隨時都會爆發的暴戾之意的。”

    賀嫣嫣似懂非懂的點點頭,而後問了一個與此時的話題無關的問題︰“我是沒看出什麼暴戾之意,不過,話說秦國不是一直都是以法治國,依循的是法家的理論嗎?為何,扶甦公子是師從儒家?”

    想了想,扶甦小時候啥還不知道呢,肯定不會自己要求要選擇一位儒家的老師,肯定是嬴政自己給他選的吧!那麼,問題來了,嬴政為何要讓扶甦師從儒家?

    賀嫣嫣向來有什麼說什麼,心里想到這個問題,當下便問了出來。

    嬴政聞言,微微一嘆,道︰“自孝公啟用商君變法起,我大秦便是以法為教、以法治國……當然,這也是我大秦迅速崛起于七國,最後得以兵滅六國、一統天下的跟由所在。”

    “然則,以武力統一,卻是不能以武力治國,必需在文化上得到原六國之民的認同,把他們變成我大秦真正的子民……”

    賀嫣嫣點點頭,雖然她不是太聰明,但是來自于二千年後,這使得她的眼界也高于一般人,自然能明白這一點,反而是嬴政,該說不愧是被稱為千古一帝的帝王,在兩千多年前就能想到這一點。

    後世,元蒙打入中原,統治中國才多久就被明朝朱元璋趕了出去,不正是由此?而辮子王朝,也是認識到了文化的力量,與漢文化融和,又大興文字獄才使得自己的統治穩定下來。

    “文化是力量確實是無窮的!”賀嫣嫣深以為然,贊道,“你就是看到了這一點,所以才讓扶甦師從儒家?”

    “嗯。”嬴政點頭,又說起秦國與其余各國的文化發展史,“諸子百家,名家、縱橫家誕生于趙國邯鄲,齊魯有以仁、禮為核心的儒家,燕趙受北方游牧一族影響,其文化崇尚粗狂豪邁之風,而楚國則尚巫鬼,其文人甚多,其文化浪漫奔放……”

    說到這里,嬴政頓了頓,才道︰“而我大秦,先前因偏處雍州,不與中國諸侯會盟,諸侯待我大秦向來以夷狄遇之,中原諸國一直視我大秦為虎狼之國,曾經六國會盟欲瓜分我大秦。幸而先王以舉國之珍寶買通六國官員,才使得當時尚還弱小的大秦得以喘息之機。”

    “正是因此,先王孝公才啟用商君變法強國,然而,這並未改變六國之民對我大秦的鄙視。”

    听到這里,賀嫣嫣也覺得春秋戰國時期的秦國真的有點磕磣……在那個諸子層出,百家爭鳴的文化燦爛的時代,秦國似乎、好像,諸子還真沒一人出自秦國?就是秦國的根基法家,那也是外來的。

    所以,弱小時的秦國自然不必說了肯定被諸國瞧不起,視為夷狄;強大後的秦國還是被瞧不起,斥為虎狼之國……賀嫣嫣想到這里又一次直觀了解到了文化的強大力量。

    “你可知道白起麼?”

    “啊?”賀嫣嫣正在心里對秦國的悲催過往鞠了一把淚,忽然听他問起,不由愣了一愣,才道︰“知道啊!戰神、人屠,武安君白起……”想了想,又補了一句,“除此之外,我對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長平之戰他坑了幾十萬趙軍降卒。”

    嬴政微微頜首,問道︰“那你可知道長平之戰的緣由?”說罷,不必賀嫣嫣回答,便自顧自的說了,“原本是韓國將上黨割讓與我大秦,然而上黨之民竟以我大秦粗鄙不樂為秦而歸趙,由此,先王才命白起攻打趙國,奪回上黨。”

    “朕後來得聞此事,便明白了我大秦若要長治久安,文化上的一統是必不可少的,朕令天下書同文字也是由此。”

    “滅盡六國後,朕曾設立博士一職,祿六百石,定額約七十人,令他們參與廷議,討論宗廟典禮、法治民政等等……朕是想藉此收六國之文化,與大秦之文化融合。”

    結果呢?肯定是失敗了。

    听到這里,賀嫣嫣腦子那些本以為已經還給歷史老師的知識點竟然重新浮現在腦海里,這失敗就是嬴政在歷史上的罵名之一“焚書坑儒”的由來吧?

    說來,嬴政還是真冤,就是因為這些博士鼓吹分封制,甚至在嬴政置酒咸陽宮的宴會上直接罵嬴政大秦不設分封,必將滅亡,這才導致嬴政終于下定決心下令“焚書”。而這些博士指著嬴政鼻子罵,嬴政也沒真坑了他們,只是把他們逐出咸陽罷了,否則後來給漢高祖劉邦制定新的禮樂制度叔孫通等人難道是自己從坑底爬起來的麼?

    到一百多年後司馬遷寫史記時,卻又把嬴政後來坑的術士和這一次的“焚書”事件聯合在一起,變成了“焚書坑儒”。

    “朕失敗了……”嬴政蹙起眉來,道,“朕令扶甦師從儒家也便是想要收儒家為大秦所用,縱使朕這一代做不到,也許待扶甦繼位可以令儒、法合一。”

    “雖說秦朝來不及實現這一想法,但是後世的王朝都是繼承了你設定的制度,不過在外批了一層儒家的皮,外儒內法嘛。”

    “呵!”嬴政聞言冷笑,道“朕是想要儒為法用,可是後世朕不知如何,至少漢朝乃至晉朝卻是法為儒所制!甚至連帝王也為儒所制,只道聖人言而不論律法如何,哪里還是以法治國?”

    “呃……”賀嫣嫣想想,還真是這樣,越往後世,儒家的勢力越強,到最後上至天子、下至黎民百姓,哪一個不是都被儒家的禮法束縛得死死的?

    自從獨尊儒術之後,儒家就像是堵住了源頭,沒了活水補充的溝渠,越來越多的腐臭沉澱。

    听著嬴政的意思,似乎對儒家充滿了惡感啊?

    想及此處,賀嫣嫣微微皺了皺眉,問道︰“那你不會打算滅了儒家吧?”

    雖然對儒家的一些陳腐思想很不感冒,但是不得不承認他們對中華文明的完整和延續起到了無比重要的作用,儒家思想對于維系社會穩定、維持民族的文化血脈也有著獨到的地位。

    “那倒不是……”

    嬴政作為一位雄才大略的君主,自然不會看不到儒家的用處,只是不屑于後世帝王的無能、變成儒家手中的傀儡罷了。

    儒家,只能為他所用,而不能像後世一般凌駕于帝王、法制之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