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38.第三十八章

    嬴政在前世可被儒家坑得不輕,雖然歷史上都說他是暴君,但是他還真沒有把儒家給滅了的想法。

    “那你打算怎麼做呢?”

    “朕前世就是太過仁慈了!”嬴政面色沉凝,道,“本想收用儒家,故而設立博士一職,祿六百石,要知道我大秦百官中九卿之首也不過祿二千石!是朕給了他們太多優待,以至于讓他們產生了錯覺以為朕非他們不可……”

    “朕見那漢武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卻讓儒家再無牽制,以至于帝王尚要受制于所謂的聖人言,無論對錯!”

    嬴政頓了頓,道︰“無論諸子百家哪一家,一家獨大都絕非我大秦之福,朕欲召集天下諸子百家,取百家之長撰寫一部典籍。”

    這所謂百家之長指的是有利于秦統一的觀點吧?好像有點明白嬴政想做什麼了,賀嫣嫣心里暗自揣度。

    “在我們後世,我們在學校,嗯,就是書院上課雖然也會學習諸子經典,但是我們學的都是被節選過的。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嘛!”

    “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嬴政聞言口中復念一遍,撫掌笑道,“此言精闢!”

    “如今,我大秦一統天下,諸子百家皆為閑人,無事可做,故而才有那麼多的精力來誹謗我大秦。匯編諸子集,一來可以給他們找點事做,別沒事到處與百姓宣揚我大秦律法嚴苛;二來,所謂百家爭鳴,自然是他們誰也說服不了誰,何者為精華、何者為糟粕卻是不好定論,這卻是可以讓他們自己在爭論中內耗。”

    說到這里,嬴政頓了頓才道︰“如今我大秦官員皆以法為教、以吏為師,作為官員則必須熟知律法……待匯編諸子集之時,朕會告知此後為官者除律法外,此集也在考核之列,諸子游走各國不就是為了宣揚自家之學?不怕他們不動心!”

    “咦?”賀嫣嫣聞言一愣,這奇怪的熟悉感是怎麼回事?

    “科舉?”

    “科舉?”嬴政听見了賀嫣嫣的喃喃自語,不由問道,“那是何物?”

    “唔……”賀嫣嫣輕笑起來,對嬴政道,“那可是個好東西呀!”

    不待嬴政再問,賀嫣嫣反問道︰“我知道漢朝的選官制度是察舉制,以地方推薦為主,考試為輔,考試與推薦相輔而行,待推薦過後還要經過考試復核,復核合格後才能量才錄用。那麼大秦此時的選官制度是怎樣的呢?一個人要出仕都有什麼途徑?”

    “我大秦統一天下之前,選官之制有軍功、世襲、舉薦三種,以軍功為主。”賀嫣嫣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他也不在意,解釋道,“其中,軍功這一途徑在天下一統後卻是有些用不上了……”

    “如今天下一統不過十幾年,尚有大量功臣元勛和選用的六國降官,現在並不缺少官員,另外,諸公卿之子皆入宮廷任中郎、侍郎之職,若有卻也可從中選替。故而雖然軍功入仕已經失去作用,至如今還真未曾有新的選官之制。”

    嬴政口中的中郎、侍郎皆為待選之官,並不像後世朝代是正式官員,不過雖然不算是正式的選官制度,但這也是秦朝一統後出仕的重要途徑了。他們並無什麼官職要務,只是陪侍皇帝左右,作為皇帝的扈從,順便在一邊學習政務,以待出仕。

    說白了他們就是一群備胎,沒有空缺的時候就在一邊陪侍皇帝,爭取給皇帝留下一點印象,知道你是個什麼樣的人、能力怎麼樣,等哪天有空缺了就哪里補上去。

    听到這里,賀嫣嫣覺得很有必要把隋煬帝首創的以考試為主、以推薦為輔的科舉制提前弄出來。

    隋煬帝創立科舉之前,世家門閥的勢力已經極大,而當時的選官制度又為九品中正制,各級中正官由勢力雄厚的門閥士族任命或直接擔任。在士族們極為注重家世、譜系的情況下,九品中正制也就把門第出身作為品評的惟一標準。

    官員的選撥完全掌握在世家門閥手中,這已經威脅到了隋煬帝的統治,故而為了打擊世家門閥的勢力,隋煬帝創立科舉制作為選官制度。

    隋朝滅亡的緣由,除了隋煬帝在開挖大運河的同時又幾次東征高麗,導致民不聊生外,科舉制便也是隋朝滅亡的一個重要原因,因為科舉制選官不分階層,以才能選士。

    而原本那些寒門出身的讀書人,想要出仕便必須投身世家門閥之下,設立科舉制後那些寒門學子便不必再投靠依附世家門閥也可以出仕,這完全是在挖世家門閥的根基,那些世家門閥如何能容忍?

    相反,此時秦朝的選官制度還未設置完善,所謂世家門閥也還未誕生,而秦因為統一得太過迅速,導致其不得不任用被征服地區的士人為官吏,這便導致了秦朝此時的地方官員良莠不齊,甚至不少對秦朝的統治心懷不滿。想來,只要給他們一個機會,反秦只需振臂一呼,這不是假設,而是歷史上就是如此,劉邦手下多有此種官員。

    此時推行科舉之制,百利而無一害。

    想到這里,賀嫣嫣便將後世的科舉制度給嬴政大致描述了一遍。

    “哦?”嬴政眼前一亮,自是從這幾句大概的描述上听出了科舉制的潛力,坐起身來,想要與賀嫣嫣長談一番。

    奈何,剛剛動作,便覺不對,嬴政臉色一黑,復又躺下,木然道︰“罷了,你先把這科舉制的方方面面寫下,整理成冊,朕到時再看看,是否適合推廣或需整改。”

    賀嫣嫣一看他的臉色和動作便知是怎麼回事,唇角忍不住微微一勾,只答應道︰“嗯,我這就去。”

    ……

    另一邊,扶甦因多日不曾好好休息,日夜兼程,先前還因為擔憂始皇帝安危而不覺困乏,現在卻是困意上涌,險些便在輿車內睡過去了。

    “嗯?怎麼停下了?”

    正昏昏欲睡之間,輿車忽然停下,停得突然,輿車震動了一下,扶甦眼楮半睜,有了幾分清醒,頓時面色不悅。

    “啟稟公子,是胡亥公子攔住了車架。”

    “胡亥!”聞听此名,扶甦驟然便睜大雙眼,頃刻便完全清醒了過來,只臉上神色更加冷峻難看。

    “兄長!”胡亥對扶甦的變化毫無所覺,帶著幾分歡快地掀開車簾,看向輿車內,“你……”

    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就見輿車內露出一雙布滿血絲的雙眼,此時正冰冷地緊盯著他,宛如一頭洪荒巨獸。

    猛然打了個寒顫,胡亥嚇得結結巴巴道︰“兄長?你,你這是怎麼了?”

    “胡亥!”扶甦雙眼中血絲更甚,唇角露出一絲冷笑,驟然伸出雙手緊緊掐住胡亥的脖子,眼看著胡亥臉頰充血漲紅,眼中竟是滿滿的恨意與快意。

    “公子?!”邊上的車夫、宮人看著眼前的一幕簡直嚇傻了,怔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頓時一擁而上想將扶甦與胡亥拉開。

    “啊——!”扶甦很快就被宮人拉開了,胡亥卻也不是吃素的,在自家脖子被救出一霎,握起拳頭狠狠地給了扶甦一拳。

    扶甦原本因為旅途勞,困累之下听見胡亥的聲音,竟是有幾分恍然在前世夢境之中一般,心中諸多恨毒、殺意驟起,不管不顧便出手了。此時受胡亥一拳,吃痛清醒過來,看著眼前場景,頓時有幾分頭疼。

    如果說,嬴政對秦王朝的滅亡是憤怒、不甘居多,那麼父控晚期、沒法治療也不打算治療的扶甦公子則是恨毒了。

    都說老實人生起氣來才可怕,原本天性仁慈的扶甦公子,在身死又重生後直接黑化了,那些仁慈好像是朝陽下的露珠,轉瞬不見蹤影,現在的他完全具備了當暴君的潛質。

    對此,始皇帝嬴政若是知曉,不知道該是什麼表情。

    ……

    “啟稟陛下,扶甦、胡亥兩位公子求見。”伏在案前,正專心致志于科舉制的整理工作,賀嫣嫣便听見內侍稟報。

    “扶甦?”賀嫣嫣有幾分疑惑,扶甦剛剛不是才見過嘛?而且他也已經知道她的身份了呀,跑過來見她做什麼?哦,還帶著胡亥?

    “可有說是因為什麼事?”

    “這……”內侍語塞,告罪道,“陛下恕罪!”

    “算了。”賀嫣嫣也不為難一個小小的內侍,揮手讓他退下,“宣他們進來吧!”

    片刻,扶甦與胡亥便進了大殿,賀嫣嫣抬眼看去,頓時嘴角直抽︰“這是——?”

    就見扶甦與胡亥二人皆是衣冠凌亂,胡亥脖子上具是紅紫發腫的掐痕,而扶甦則一只眼楮腫起,眼眶周圍一圈發黑。

    賀嫣嫣︰“……”

    我的天!誰能告訴我這是發生了什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