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39.第三十九章

    大殿之內,賀嫣嫣高坐案後,俯視這眼前一身狼狽的兄弟倆。

    看他們這身狼狽,還有胡亥偶爾眼角余光瞪視扶甦的模樣,哪里看不出來他們這是剛剛打過一架?

    侍立殿內的諸多宮女、內侍都低下頭顱,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引來陛下的雷霆之怒。

    賀嫣嫣見此心道她們腦補太多了,自己又不是真的始皇帝,這打架的哥倆也不是她兒子,她有什麼好氣的哦?

    看著眼前一身狼狽的兩人,賀嫣嫣內心毫無憤怒的波動,甚至想笑。

    雖然一看兩人的模樣就是剛剛打完架過來,賀嫣嫣強自按住嘴角幾乎要浮起的笑意,實在表現不出憤怒的模樣來,只好面無表情道︰“扶甦、胡亥,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嗚嗚嗚……”賀嫣嫣話音剛剛落下,胡亥便嗚咽著向他哭訴,順便告狀︰“父皇,兒臣方才見到兄長輿車便上前打個招呼而已,誰知道無緣無故的,兄長便掐住我的脖子,想要掐死我!”

    “父皇,兒臣、兒臣險些就見不到您了!嗚嗚嗚……”

    嘴角一抽,賀嫣嫣看著哭得稀里嘩啦的胡亥,再看看面無表情的扶甦,覺得眼前的一切真是神奇。

    “扶甦……”賀嫣嫣看向扶甦緩聲道,“你怎麼說?”

    抬眼看向扶甦,賀嫣嫣手有點癢癢的,當然,不是因為別的,也就是是強迫癥快發作了而已。

    ——好想把一個黑眼圈變成兩個,對稱……

    “啟稟父皇,兒臣……”扶甦一副悔不當初、萬分愧疚的模樣,道,“是兒臣的錯……”

    “嗯——?”

    就這麼輕易地認罪?好歹說一個過得去的理由吧,雖然我對胡亥毫無好感,但表面上我也不能太過偏袒你啊!

    “理由!”

    對,理由!快給我一個你毆打親弟的理由,一個讓我從輕發落的理由啊!

    “兒臣,兒臣……”扶甦似乎有幾分難以啟齒,最後一咬牙,道,“自接到父皇召扶甦回咸陽的旨意,扶甦日夜兼程趕回咸陽只盼能早日見到父皇。”

    嗯,然後呢?

    “方才,兒臣因多日不曾休息好,在輿車內昏昏欲睡,恍然間以為自己還在上郡,竟……竟將十八弟錯認為匈奴,這,這才錯手……”

    說罷,扶甦轉身對胡亥躬身一禮,歉然道︰“胡亥,是為兄的錯,教你受累了!”

    胡亥︰“……”呵呵!

    賀嫣嫣︰“……”這理由不要太敷衍!難道因為知道她不是他真正的父皇,所以就隨便扯一個理由嗎?

    話是這麼說,然而賀嫣嫣自上往下看,還是看到了扶甦雖表情真摯,但眼底閃過的那一絲冷意卻不是假的。

    賀嫣嫣心里生出一絲疑惑來——按史書所說,扶甦公子堅毅果敢、天性仁慈,眼前這位……是不是有點兒出入?

    想到嬴政所說的,扶甦有些不對,就是眼前這種不對嗎?

    揉了揉額角,賀嫣嫣發現自己之前笑得太早了,這要怎麼處理?

    ……

    寢宮內,宮人皆被遣出。

    “……”

    听完賀嫣嫣的述說,嬴政面色怪異,一時間無言以對。

    過了良久,嬴政微微眯起雙眼,看著賀嫣嫣,問道︰“你說扶甦竟與胡亥斗毆?”尾音高高挑起,顯然對這個消息不可置信。

    賀嫣嫣生活的年代距離秦朝兩千兩百多年,扶甦公子在史書上也不過只留下寥寥幾筆罷了,對于他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賀嫣嫣只有一個籠統的印象——堅毅果敢、天性仁慈。

    故而,雖然覺得這位扶甦公子與歷史上記載的有所不同,卻是沒有想太多,本來嘛,史書上就那麼幾個字能說明什麼呢?

    嬴政卻是看著扶甦長大的,做了三十年的父子,自然知曉扶甦是個什麼樣的人,就是因為了解,所以才覺難以置信。

    心下諸多猜測閃過,緩了緩,嬴政回過神,問道︰“你如何處理的?”

    “扶甦說他是因為旅途勞頓,困乏之下誤以為自己還在上郡將胡亥錯認成匈奴了。”說到這里,賀嫣嫣忍不住吐槽,道,“這個理由,讓我怎麼說呢?”

    看了看嬴政的臉色,見他不露聲色實在看不出他現在是怎麼想的,這才道︰“雖然這個理由很扯,但是好歹是個理由吧!然後他又主動給胡亥道了歉,而且胡亥也給了扶甦一拳頭嘛,我就安撫了一番胡亥,給他們都遣了太醫,順便罰扶甦閉門十日思過。”

    說完,眼巴巴地看向嬴政,好像在問她處理得怎麼樣。

    “那便這樣吧!”嬴政听了賀嫣嫣的處理結果,也不反駁,心下雖然有所猜測,卻是什麼也沒說。

    “要把扶甦召過來問問嘛?”

    “不急。”嬴政閉上雙眼,道,“總是在咸陽,隨時可以召他進宮,今日便先讓他好好休息吧。”

    好吧,賀嫣嫣聞言心下失望地嘆了一口氣,她是真的很好奇啊。

    另一邊,胡姬卻對這個結果表示強烈不滿。

    心疼地看著胡亥脖子上腫起的指印,恨聲罵道︰“扶甦枉為人子,竟然對自己的親弟下這般重手!”說罷,想到賀嫣嫣的處罰,又有些不甘,道,“陛下也是偏心,怎麼能只罰他靜閉十日?!”

    “母妃!”胡亥本臥在榻上閉目養傷,聞言睜開雙眼,聲音嘶啞道︰“怎可非議父皇,若是讓外人听見,怕是會以為母妃對父皇有所不滿,那當如何是好?”

    “這不是沒人嘛?”胡姬聞言不以為意。

    胡亥沒有再多言,此時他的喉嚨劇痛無比,本就不想說話,何況胡姬也不是一言兩語能被他說服的。

    對于這個結果他心中不是沒有不滿,然而他能怎麼做呢?

    自沙丘平台行宮父皇病重醒來後,就對他態度大變,眼中也不復再有疼愛之色。此次,與扶甦發生沖突,父皇偏向扶甦亦是意料之內的事兒。

    但是,心中還是不甘啊!

    胡亥尚未加冠,此時還是住在咸陽宮內,而扶甦卻是早已成婚,故而已經搬出咸陽宮,住在宮外咸陽城內城。

    多年不曾回到咸陽,上一次見到咸陽宮還是前世身死之後咸陽城破被毀之時,不過此時自己的形象實在不雅,扶甦便息了掀開輿車上窗簾的沖動。

    回到他的公子府,剛剛下了輿車便見李氏已經帶著他的長子等在門外。

    “良人。”李氏見車簾掀開,剛要欣喜地迎上去,就見扶甦那腫起發黑的眼圈,“呃……”

    目瞪口呆地看著扶甦,一時間什麼都忘記了。

    李氏是大秦丞相李斯之女,事實上,嬴政的幾個兒子娶的都是李斯的女兒,連胡亥定下的未婚妻也是李斯幼女。不僅如此,李斯的兒子娶的也都是嬴政的女兒,其長子李由娶的便是長公主。

    這種君臣兒女互嫁的聯姻方式在歷史上可真是只此一例,絕無僅有的。

    “父親,您這是怎麼了?”扶甦的長子嬴也是驚呆了,自始皇三十五年扶甦被遣上郡,他的妻妾子嗣都被留在咸陽,也有兩年未曾見過面了,此時相見,不想竟然是這般情形。

    “為父無事。”扶甦抬手微微掩住面容,雖很是疲憊,見到長子心下還是有幾分歡喜,拍了拍嬴的肩膀,道,“兒,你長高了!”

    嬴今年虛歲九歲,扶甦前往上郡之時他方七歲,小孩子長得最快,這才兩年不見已經快到他的肩膀了。

    看著嬴,想到前世他慘死于胡亥之手,扶甦眼中微微閃過冷意,心下只覺方才下手還是太輕了!

    說罷,見李氏在一旁面帶擔憂之色的看著他,長嘆一口氣,道“先進府再說吧。”

    雖說前世他的死李斯也參了一腳,但扶甦卻並未遷怒李氏,何況她還生下了他的長子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