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40.第四十章

    扶甦師從儒家,雖說法家也在他必學之列,但無疑對儒家更有好感,故而在嬴四五歲開蒙後便延請儒家名師為其啟蒙。

    儒家奉行“禮、樂、詩、書”,善于對人氣質的培養,嬴時年不過九歲,此時于公子府前亭亭而立,看著已經有幾分不凡的氣度。

    扶甦伸手牽起嬴,帶著妻兒往府內走去。

    嬴被扶甦牽起,微微一愣,那副小大人的模樣頓時繃不住了,帶著幾分羞澀地看著自己的父親,又看了看母親,想要拒絕又舍不得父親的親近。

    ——這多不好意思呀?我已經是個大人了啊,父親怎麼還可以牽著我走路?

    扶甦看著嬴因糾結而皺巴巴的一張小臉,不由好笑,道︰“兒無需在意,你我父子多年不見,親近一二也不為過的。”

    “這樣嗎?”嬴偷偷地瞄了瞄扶甦的臉色,見他眉目含笑,雖然有個腫起的黑眼圈破壞了整體形象,顯得有幾分滑稽,但也掩蓋不住扶甦眼中滿滿的慈愛之色。

    嬴見此不由心頭一熱,眼楮也微微彎起如同月牙,雖努力繃著小臉但面上已經壓抑不住地露出歡喜的笑意,一張小臉頓時紅撲撲的。

    “嗯,自然如此。”扶甦輕笑著點點頭。

    李氏在一旁見父子二人的互動,心下也是極為歡喜,唇角微微翹起,露出柔和的笑顏。

    扶甦此時嬌妻愛子皆在身旁,最為敬愛的父皇也安然無恙,一時間心頭無比柔軟,自重生以來心間濃烈的戾氣似乎也消散了不少。

    行至正院,下人正好端著早膳進來。

    扶甦連日趕路,今日到達咸陽後便直接入宮求見始皇帝,是以還尚未用過早膳。李氏得到扶甦隨從的報信,知道此事便讓下人準備好了早膳,隨時熱著就等扶甦回來了。

    “啟稟公子,陛下遣了太醫前來,您看?”

    剛剛用完早膳,扶甦便听到下人稟報,微微一愣,隨即想到派遣太醫前來的恐怕是那位賀夫人吧?畢竟,此時父皇身體……不適,估計還未得知此事也未可知,不過父皇知曉此事卻是早晚的事。

    “太沖動了!”扶甦雙眸微微眯起,對自己之前沉不住氣的表現很是有些不滿意。

    那位賀夫人也便罷了,父皇恐怕卻是不會相信我是誤將胡亥認成匈奴這種理由的,這得仔細想想才是!

    (賀嫣嫣︰呵呵!(#′)凸)

    想到這里,扶甦又面露猶豫之色——要不要將前世父皇病逝沙丘平台行宮,而後趙高假詔賜死自己令胡亥繼位,倒行逆施、濫殺重臣,導致大秦覆滅的事情告知父皇呢?

    只是,若是說了,父皇會相信麼?

    扶甦心下猶豫,不說父皇身為執掌天下的一國之君,就是一個平頭百姓听聞自己本該在月前便病逝在外也會大怒、斥為妖言吧?

    何況,背叛父皇的三人,其二為其相伴數十年、一直信任有加的臣子,另一個也是歷來疼愛的幼子……

    想到這里,扶甦心下微酸,父皇雖看著自己,但歷來對他極為嚴厲,表面看來倒還不如對胡亥的疼愛。雖說知道父皇這是愛之深責之切,但理智上知道是一回事,情感上卻是另一回事了。

    不過,不告知父皇似乎也不是不可以,那奸臣趙高已經為那賀夫人所殺……

    嗯?

    想到這里,扶甦心下一驚,按蒙毅所說,處死趙高的分明是賀夫人!那麼問題來了,賀夫人醒後方才發現自己變成了父皇,做的第一件事為何是殺趙高?難道,賀夫人也知道後來的事?

    越想越覺可能,轉念卻想到此事是真的又如何?難不成要去質問那位賀夫人不成。

    罷了!扶甦心想,我如今被罰閉門思過十日,雖說這並不是父皇親口下的命令,但那位賀夫人此時便代表父皇,她既然敢下令那便表示父皇一般不會反駁此令,那便先看看再說吧!

    “請他進來吧!”心下雖思付良多,但在現實中不過一瞬而已,扶甦微微頜首,揮手讓下人將太醫請進來。

    扶甦眼圈腫起,雖看著嚇人實際卻是並不怎麼嚴重的,太醫將藥膏抹上,只囑咐一旁的下人幾時換藥、不要沾水、忌用的食物便罷了,連喝的藥都沒開。

    扶甦用完藥,本欲令下人將太醫送出,忽而想到一事,狀似不經意問道︰“太醫可知道胡亥如何了?孤今日無意間傷了十八弟,心里甚是內疚……”

    是真內疚還是假內疚,太醫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听見扶甦公子這麼說,只笑道︰“公子不必擔憂,陛下派遣臣等來為兩位公子看傷,下臣前來公子府之際見另一同僚已前往胡亥公子處,料想是無礙的。”

    “哦?這樣嗎?”扶甦聞言心中冷哼一聲,面上卻是沒有表現出來,令下人代他將太醫送出。

    而後便徑直往後院走去,洗漱過後便睡下了,數日趕路,日夜兼程,扶甦早已困乏,躺下不過片刻便沉入夢鄉。

    ……

    “如何?”賀嫣嫣看向殿下躬身行禮的內侍,問道。

    “啟稟陛下,前去給兩位公子看傷的太醫都已經回返,說是兩位公子的傷都只是只看著嚴重罷了,不消幾日便好了”被賀嫣嫣派去太醫院傳令的內侍恭敬回稟道。

    “嗯,朕知道了。”賀嫣嫣揮揮手,道“退下吧!”

    “喏。”

    倒不是賀嫣嫣多關心扶甦和胡亥的傷勢,雖說她現在用的是他們的父親始皇帝嬴政的身體,但真實年齡上她和他們可是差不多的,實在沒法像末世前看的那些穿越女主一般把原主的孩子當自己的疼,何況,陛下還活著呢!

    只是,為防到時候嬴政問起,說不知道多尷尬。

    然而,從傍晚用過晚膳到入夜安寢的時間也不見嬴政問起,倒是賀嫣嫣自己忍不住了。

    “你怎麼不問問我他們傷怎麼樣了?”

    “都是赤手空拳,邊上還有一群宮人攔著,能有多大事?”嬴政不以為然,“再說,還能先到你面前告狀而不是直接去太醫院,這還不能說明問題?”

    “說是這麼說……”看著嬴政漠不關心的表情,賀嫣嫣心中驀然從不知何處升起一股不忿,道“你對自己的兒子也太不關心了吧?”

    自己的兒子受傷了也不多問問,從這里就可以看到將來我兒子的待遇了!賀嫣嫣心中憤憤不已。

    嬴政莫名其妙地看著怒氣沖沖的賀嫣嫣,問道︰“你這是怎麼了?”

    “——!!!”

    我在想什麼?!

    賀嫣嫣聞言從突破天際的腦洞中甦醒,渾身一顫,打了個哆嗦,為什麼我會想到將來生孩子的問題?忍不住偷偷地瞄了一眼嬴政的小腹,賀嫣嫣嘴角一抽——這……誰生?

    嬴政︰“??”

    “沒什麼……”

    想起剛剛的想法,此時此刻,賀嫣嫣眼中卻是閃過一絲慌亂——

    因兩人身體互換得莫名其妙,完全不知道如何換回,賀嫣嫣潛意識里其實已經不抱有換回來的可能。故而,她之前都未發現,對于兩人這雖未明說但雙方都默認的合作關系……其實自己在心底已經有把對方當成自己準伴侶的想法了?

    傾慕強者是人的本能,千古一帝、執掌天下的始皇帝,對于這樣一位存在,賀嫣嫣在穿越之前就有幾分好感。

    當然,那時候只是一種類似于那些粉絲對自己愛豆的那種好感,然而在這段時間朝夕相處之中,這種好感似乎、好像變異了?

    想到這里,賀嫣嫣終于想到了自己以前沒有考慮過,或者說是故意忽略的問題——若是換不回來也就罷了,便是換回來自己還能去哪里?

    將賀嫣嫣復雜的眼神看在眼里,嬴政表示自己實在搞不清這女人腦子都在想什麼,便開口趕人︰“已經入夜了,朕要安寢了,你也早點休息吧!”

    “哦……”賀嫣嫣聞言呆呆地點點頭,卻不見她往外走,只坐在床前不動。

    “……”

    “……”

    兩人面面相窺,嬴政甚是頭疼,無奈道︰“你還有什麼事?”

    “嗯……”賀嫣嫣聞言猶豫了一下,而後一咬牙,似乎是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道,“這幾天我和你同寢吧?晚上也可以用異能為你治療,緩解疼痛?”

    雖說還不知道自己對嬴政的好感究竟是不是自己想的那種,但是考慮到未來自己與他似乎只能綁在一起了,不如趁現在先刷一刷好感度?

    嬴政聞言一愣,感受了一下今日被賀嫣嫣治療過後已經輕緩了許多,但還是綿綿不絕的細碎疼痛,便點點頭,道︰“也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