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41.第四十一章(大修)

    次日,清晨。

    本以為和男神同床共枕會興奮得睡不著,不想躺下後很快就沉入夢鄉,一夜無夢,睡眠充足、精力充沛的賀嫣嫣睜開雙眼。

    此時寅時剛過,天色已經發白,看著眼前極近的熟悉又陌生的睡顏,賀嫣嫣先是迷迷糊糊的想著這是誰,自己從來不和人同睡一張床的啊?不消片刻,賀嫣嫣便清醒過來,想起事情經過。

    始皇嬴政出身王族,自回到咸陽後便有人在旁教導各種吃穿住行方面的禮儀,包括睡覺時候的姿勢。此時嬴政仰面而躺,雙手放在小腹之上,昨晚入睡是什麼姿勢此時還是什麼姿勢,看著賞心悅目,然而……

    賀嫣嫣微微汗顏的看著自己半摟著他的手臂,還有橫在他身上的腿,心虛地偷瞄嬴政一眼,見他還在熟睡,這才小心翼翼地縮回手腳。

    “嗯……”嬴政似乎也覺得不太舒服,挪動了一下身體,微微調整了一下睡覺的姿勢,雖然並沒有多大改變。

    怕吵醒了他,賀嫣嫣不敢做出太大的動作,只一手撐著腦袋靜靜的注視著對方的睡顏。

    ——唔~仔細看看我雖然長相一般般,只能算是清秀,但是我的唇型很好看啊!唇瓣飽滿,不涂而朱……

    看著看著,賀嫣嫣的視線不由往下,看向脖子以下不能描寫的部位,賀嫣嫣微微糾結。

    兩人互換身體,日常生活之中肯定有許多尷尬的地方,比如胸前多出相當分量的重量來,走路估計很不習慣?但是……用白綾束起,還勒得這麼緊就過分了吧?等將來兩人換回來,她還能好嗎?

    賀嫣嫣昨晚才發現這件事,此時看著還在熟睡的嬴政,賀嫣嫣手指微動,很想幫他松松綁……

    “你做什麼?”估計是被賀嫣嫣火辣辣的視線驚醒,嬴政睜開眼便見對方緊緊盯著自己……的胸口,微微皺眉,帶著方睡醒的沙啞聲線不悅道。

    我什麼也沒(來得及)做!

    賀嫣嫣聞言一愣,險些脫口而出,好懸止住了。看了嬴政一眼,賀嫣嫣挪開視線,有點兒心虛︰“沒什麼啊!我就是、就是想起來了,看你還沒醒……”

    隨意掃了賀嫣嫣一眼,知道對方沒說實話,不過嬴政也不在意,看了看天色,估摸著此時大致的時間,也坐起身來。

    “來人。”

    聲音剛剛落下,就見守在門外的宮人推門而入,走到距離床前大概五步開外便停下腳步,微微行禮,道︰“陛下、夫人,可是要起了?”

    賀嫣嫣掀開帷幔,徑自起身站起,一列宮女、內侍捧著衣物和洗漱的用具走了進來……

    洗漱過後,賀嫣嫣帶著一臉糾結地坐上御輦。

    末世前沒來得及,末世期間沒心情,導致她現在發現自己有談戀愛的想法了卻是不知道該如何去做。

    早知道在學校期間被人追求時可以答應處一處的,好歹有點經驗不是,好過現在手足無措,完全不知道從哪里下手。

    自從昨日發現自己對嬴政的感覺有了變化,只知道本能地想靠近他、討好他,可是……賀嫣嫣現在有幾分清醒過來——始皇陛下,可不是那麼容易親近的。

    都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她與嬴政之間隔得也是紗,但那估計是鋼紗。

    想要更近一步……可是問題來了,她要如何與陛下培養感情呢?日久生情系列嗎?不過這個好像只適用于她,若是陛下,估計她不主動一點,他會把她一直當做一位特殊的臣子或者盟友?

    賀嫣嫣想了想,末世前好像有句話說要抓住一個男人的心,那就先抓住他的胃?是這句話吧?

    然而,她雖不是廚房殺手,但也和廚藝二字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塊兒,事實上她這麼多年也只會做兩樣。

    嗯……那她是給陛下煮個雞蛋,還是來包泡面?想想空間里剩下的那點兒存貨,賀嫣嫣一臉木然的想。

    哎,算了,此計不通,她還是別亂來了。

    在心里扒拉著自己的優點(?),賀嫣嫣越想越覺得有些喪氣,而後又想到之前給出的那些糧食作物種子,賀嫣嫣才有了點信心。

    秦朝此時的主要糧食作物是粟米和小麥,此時糧食產量還較低,小麥畝產大概60kg左右,粟米畝產在40至80kg左右,這產量在現代看來是極低的了,所以一戶三口之家至少要耕種三十畝才足夠一年的用度,所幸現在還相對是人少地多足夠耕種。

    因為異能以及末世里工作地點的關系,她那個小小的空間里儲藏的種子種類卻是不少的,像一百多年後張騫出使西域才來到中原的黃瓜、一千多年後才有的玉米、土豆等良種都有。

    之前她將後世的優良作物種子,以及大致的種植方式都給了出去,陛下看起來倒是對她所說的大概產量不是特別相信,但對這些種子還是極為看著的,特意下令內史騰將這些種子選一有溫泉之地種下,尤其是玉米、土豆、地瓜這一類她著重強調了產量的糧食作物。

    所謂民以食為天,待數月或期年之後,這些種子長出、收獲,估計能刷一波陛下的好感度……

    ……

    漫無邊際地想著這些事情,賀嫣嫣兩眼放空,呆呆地注視前方,一旁的內侍見了也不敢驚擾。

    “將那些記載官制的竹簡拿來。”良久,賀嫣嫣方才回過神來。

    “喏!”隨從的內侍眼見賀嫣嫣一早上似乎都被什麼困擾,都是小心翼翼的,听見賀嫣嫣吩咐,趕忙前去把竹簡抬了過來。

    賀嫣嫣想了想,嬴政好像比較喜歡聰明人,或者說對他有用的人才,她記得史書上記載嬴政初次讀到韓非的著作《孤憤》、《五蠹》等書後,曾感嘆道︰“嗟乎,寡人得見此人與之游,死不恨矣!”(意思是哎呀,我要是能夠見到那個人並且和他交談,現在死也不感到遺憾了啊!)

    為了得到韓非,他直接發兵十萬攻打韓國,就是為了迫使韓王遣韓非出使秦國,雖然結果不太好,韓非下獄後被李斯、姚賈毒殺。

    嗯,這比喻好像不是太恰當,不過這不是重點。

    雖然她不是很聰明,但是她好歹還記得一些後世兩千年的一些先進知識呢!比這個時代的人多了兩千多年歷史經驗,眼界更寬是她唯有的優勢之一了吧,這得好好把握。

    自知曉嬴政的身份,賀嫣嫣便有些懈怠了,她本就是個隨遇而安的性子,潛意識里未必不知道其實無論能不能換回身體,她的未來都會留在秦宮,只是地位的不同罷了。

    只是原先還未發現自己在朝夕相處之間對嬴政產生了情意便罷了,現在知道了賀嫣嫣卻是不願意自己就這麼得過且過了。若是未來能換回身體,她肯定還是要留在咸陽的,她知曉那麼多,無論是誰都不會讓她就這樣離開的,何況她能去哪里呢?

    不過就算是留在咸陽也是有不同的留法的,賀嫣嫣想了想好像自己只有三種選擇︰其一,刷足好感度,得到他的真心,成為他的皇後;其二,如果不能交付真心,那便做他得用的臣子吧;其三,變成那些後宮妃子中的一員,泯然于眾。

    最好是第一種,次一等可以是第二種,但是無論如何賀嫣嫣也不會讓自己變成第三種,雖然自己現在有些喜歡他,但是還沒有喜歡到可以放棄自己的尊嚴。

    現代幾十年的教育沒能把她培養成多有用的人才,但是起碼的人格尊嚴倒是齊全的,無論如何她也不會讓自己落入那番境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