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42.第四十二章

    此為防盜章,購買超過百分之五十就可以看到最新章節

    見嬴政似乎一點也不在意,賀嫣嫣有幾分疑惑︰“陳涉吳廣不是在下月便反了嗎?不先處理此事,那些六國遺貴不會又聞風而起吧?”

    “下月?”嬴政這次真驚訝了,上下打量著賀嫣嫣,疑惑道,“你為何會以為他們是在下月造反的?”

    “咦?不是嗎?”

    “自然不是。”見此,嬴政看賀嫣嫣的眼神又多了分無奈,反問,“你從哪里得出這等結論的?”

    “……”

    好像哪里不對……

    “司馬遷的《史記》記載的,你是在三十七年的十月份開始出巡,七月丙申……”說到這里賀嫣嫣頓時壓低聲音,含糊道,“在沙丘……那不就是隔了一年,是在三十八年麼?”

    說到這里,又見嬴政看向她的一臉無語,賀嫣嫣好像恍惚間明白了什麼,眼角一陣輕抽︰“現在是三十八嗎?”

    看著賀嫣嫣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嬴政心底那點兒因回憶而起的晦澀頓時煙消雲散,被逗得輕笑出聲︰“自然不是,現在是三十七年……”

    “那怎麼……”賀嫣嫣只覺得熱氣上涌,面頰上似有一團火在燒,忍不住摸了摸下巴上殘留的胡茬。

    對,胡茬,剛剛穿越那會兒,看見嬴政下巴那一縷胡須還覺得更增其幾分英武,但到了自己身上就受不了了,強烈要求內侍給她剃了。

    然而,在听清賀嫣嫣的要求後,跪了一地的內侍、宮人讓賀嫣嫣明白這要求要實現有點難……當然,她可以強勢要求剃了,但是那會兒她還戰戰兢兢地偽裝始皇帝,還未與嬴政坦白身份呢!

    此事自然不了了之,這不,坦明身份後賀嫣嫣當天就把胡須給剃了,剃完胡須賀嫣嫣看著銅鏡里的臉,感覺自己起碼年輕了十歲!

    嬴政對此反應是沒反應……

    “咳!看你好像還有好多奏折還沒批閱,你繼續吧,不用管我了,我也繼續看律法去,呵呵……”

    賀嫣嫣尷尬得恨不得找一個地縫鑽進去,不得不強力挽尊,生硬地轉移話題。

    說罷,賀嫣嫣都不敢看嬴政的臉,直接轉身躲進那堆竹簡堆里。

    至于,到底是司馬遷自己寫錯了時間,還是後世在抄錄的時候抄錄錯了……賀嫣嫣表示她現在一點兒也不想知道!

    眼見賀嫣嫣跟只鵪鶉一樣躲了起來,嬴政唇角勾起一絲笑意,對于賀嫣嫣偶爾有幾分聰慧,但多數時候又像此時一般顯得迷糊,他已經見怪不怪了。

    另一邊,躲進竹簡堆里的賀嫣嫣卻是半點也看不進去了,要不是嬴政還在一旁批閱著奏折,簡直恨不得垂地大哭一場……

    ——丟死人了……(┬_┬)

    在這一刻,賀嫣嫣終于深刻地了解了什麼叫“盡信書,不如無書”。

    多麼痛的領悟!

    ……

    因為這麼一個烏龍,接下來兩日賀嫣嫣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嬴政,明明日日在一起,愣是讓賀嫣嫣弄得像是他們相隔千里。

    因賀嫣嫣與嬴政分別居于同一宮殿的正殿與側殿,上班(?)路線地點完全重合,抬頭不見低頭見。

    嬴政這幾日面無異色,就好像那烏龍不曾發生過一般,見賀嫣嫣如此卻沒主動與賀嫣嫣交談,只想不然估計會讓她更不適吧?

    殊不知,他如此只讓賀嫣嫣覺得他定是生氣了,心里越發羞愧不敢與他開口。

    服侍二人的內侍、宮女不明所以,只知道這幾日兩人都像看不見對方一樣,誰也不理誰,心下覺得兩人估計因著什麼事在別苗頭呢。

    自然,怕主子遷怒到自己頭上,這些宮人也是小心翼翼,連呼吸聲都小了。

    這是外面伺候的宮人,嬴政身邊的貼身婢女們卻是心急如焚。

    是夜,批閱完奏折,沐浴過後,嬴政在婢女的服侍下穿上貼身褻衣,準備就寢。

    “夫人……”自嬴政回來後一直跟著的婢子青菱有些著急,在服侍嬴政穿好褻衣後忍不住問道,“您這幾日與陛下是怎麼了?”

    跟在嬴政身邊已經一月有余,卻從未見過他與陛下侍寢,青菱本就有些擔心,畢竟她們作為奴婢,未來際遇如何皆取決于主子的地位如何。

    如今,見自家夫人竟與陛下不知鬧什麼,心下可不得急壞了。

    “無事。”本就不可與人言,嬴政自然不會告知一婢子。

    青菱見嬴政不說也不意外,只在一邊小心提醒他可以主動求和,千萬別想等著陛下服軟!

    雖然說的都不到點子上,但嬴政看向正殿方向卻似有所悟……

    次日。

    用過早膳,賀嫣嫣本想像前兩日一般,目不旁視地前往前殿宣室,卻被嬴政攔了下來。

    “怎麼了?”

    說話間,賀嫣嫣還是不敢看著嬴政的臉。

    “去將陛下大朝的冕服拿來。”這是對一旁的內侍說的。

    賀嫣嫣聞言,驚訝地看向嬴政,以眼神表示她的疑惑,嬴政只微微勾起嘴角,安撫地看向賀嫣嫣。

    秦國本處西陲,向來不如中原的繁文縟節,服裝樣式較簡單,嬴政一統天下後,廢周代六冕之制,只著“玄衣裳”,稱為“玄冕”,就是上衣下裳皆為黑色的冕服。

    嬴政大朝之時穿的禮服就算玄冕,平日卻是只穿常服,也就是曲裾或者直裾。

    賀嫣嫣在宮人的服侍下穿上冕服,頭戴旒冠,穿戴整齊後,看著銅鏡中的人影,賀嫣嫣只覺眼前一亮。

    果然人靠衣裝佛靠金裝,嬴政身材魁梧,平日賀嫣嫣穿著常服也是豐神俊朗,英武不凡,此時身著玄冕,頭戴旒冠,賀嫣嫣看著鏡中的自己只覺帥得飛起!

    嬴政有一雙修長的鳳目,似乎散發著令人生畏的威嚴,劍眉濃黑入鬢,剛毅的臉如鐵般硬朗,一襲玄色的冕服更加襯托的他不怒自威。

    雖然現在身體里注入的是她的靈魂,這股威勢似乎被打了個折扣,但她努力崩住臉,再看銅鏡中的自己(嬴政),也是很不錯的。

    賀嫣嫣心里喜滋滋的。

    “如何?”

    賀嫣嫣看著銅鏡中的人影目不轉楮,聞言微微側目才發現,室內只剩下她與嬴政二人,其余宮人盡皆退了出去。

    “很好看啊!”賀嫣嫣果斷點贊,眼楮都舍不得從銅鏡中挪開,依依不舍地慢慢偏過頭看向嬴政,問道,“為何讓我換上冕服?”

    “平日小朝便罷了,逢五的大朝你卻是需穿上玄冕的,為防到時候你出丑,還是現在先練練怎麼走路吧!”

    對此,賀嫣嫣表示不服,走路她怎麼不會了?

    “沒說你不會走路……”嬴政斜睨賀嫣嫣一眼,“問題是你身著冕服時走路幅度、姿勢不對的話……”

    頓了頓,方道︰“這旒冠的作用不僅是遮掩君主面容,令下臣不得窺視,還有也是讓君主保持得體的儀態的。”

    賀嫣嫣听了,心下卻有些不以為然,聞言昂首挺胸、目視前方,抬腳就向前邁出一步……

    “啪——!”

    打、打臉來得太快就像龍卷風……

    “……”

    “……”

    賀嫣嫣心情復雜極了,一時間不知道是該先心疼自己被打臉,還是先心疼男神臉被打?

    末世的到來打亂了賀嫣嫣對未來的規劃。

    她才剛剛二十歲,別說兒女,連男盆友都還沒有啊!

    幸而在一群或變成喪尸、或死于喪尸之手、或艱難活著的普通人之中,賀嫣嫣還算是幸運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