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43.第四十三章

    我也想試一試

    賀嫣嫣說得相當理直氣壯,一點兒也不覺心虛,或覺得給幾千年後的同胞們丟臉了。

    能記住邯鄲主要就是末世前不知道是幾年級時學過這麼個典故,她覺得自己能記住這個關于邯鄲的故事就不錯了,哪里還有什麼別的?

    在她人生最博學的那段時間,嗯,也就是高考前6個月。那時候的她上知天體運行原理,下知有機無機反應,前有橢圓雙曲線,後有雜交生物圈,外可說英語,內可修古文,博古通今,溯源中華上下五千年!

    可就是在這段時間,她都沒能去多了解這麼一個幾千年前的古城,更遑論現在,被末世洗禮了十年後?

    不過嬴政卻不知道賀嫣嫣心里是怎麼想的,只無力地看了賀嫣嫣一眼,閉目養神,不再理會她。

    嬴政覺得自己也是傻,竟然會覺得賀嫣嫣會說出什麼有意義的事兒來?

    這段時間的相處,還有這幾天她的放飛自我,還不夠他認識到她有多不靠譜麼?

    見嬴政閉目不理會她了,賀嫣嫣又忍不住湊了過去——

    作為一個本身有輕微話嘮傾向的妹子,之前因為底氣不足害怕被人發現不對而被憋得厲害,現在好不容易放飛自我,賀嫣嫣哪里忍得住?

    “那,要不陛下你給我說說邯鄲唄∼”

    嬴政︰“……”←_←

    踫了一個軟釘子,賀嫣嫣卻並不在意,對嬴政身邊的低氣壓毫無所感,還在一邊找話題。

    這還多虧了賀嫣嫣那過粗的神經。

    “那我們若是在邯鄲住上,萬一那些六國舊貴族得到消息趕來豈不危險?”賀嫣嫣說著,忽然發現甚有道理,猶豫道,“要不還是別在這里停留了?”

    “不過一群喪家之犬耳,有何可俱?!”

    面對賀嫣嫣的擔憂,嬴政卻是不屑一顧,當初逐鹿天下之際他們不努力強大己國以求稱霸,現在被滅卻不承認失敗,只會做些刺殺的蠅營狗苟之事。

    對此,賀嫣嫣有不同意見︰“小心無大錯嘛!”

    “你之前不是也被刺殺了好久次,有一次差點成功了是吧?我這幾日在清理丹毒之際,還發現你的顱骨內有一塊瘀血,是刺殺的歷史遺留問題吧?萬一……”

    嬴政︰“——”

    ——好生氣哦(   )=凸

    對于賀嫣嫣這毫無眼色,對著他傷疤,或者說人生污點猛戳的行為,嬴政覺得自己果然胸襟廣闊,竟然只是生氣罷了。

    若是他人……哼!車裂!

    ……

    臨近正午,果如嬴政所說到達了邯鄲。

    邯鄲郡守得到蒙毅傳信,知曉始皇帝今日將至,早早準備好了接駕。

    剛至邯鄲,賀嫣嫣還沒來得及仔細看看這著名的古城,就見邯鄲郡守率領眾人過來迎接始皇帝前往郡守府。

    原先在嬴政的計劃里是確實不打算在邯鄲久留的,只是路過休整一番,不過看著賀嫣嫣實在忍受不了連續出行,這才決定在邯鄲停留一日,明日再啟程。

    雖說賀嫣嫣拒絕留宿邯鄲,想要繼續前行,但嬴政卻是打算住一晚再說。

    听了嬴政的決定,賀嫣嫣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嗯,始皇陛下肯定是另有打算,肯定不是賭氣……吧?

    天幸嬴政沒有讀心術,不知道賀嫣嫣心里在想些什麼……

    這時候的郡守雖然都是由始皇帝親自任命的,但估計這位邯鄲郡守對始皇帝也並不多了解。不過賀嫣嫣也並不擔心,邯鄲郡守也不過過來拜見始皇帝一番,之後相關事項都是由蒙毅和他交涉。

    這時候的人們都是只用兩餐的,即朝食和晚膳,並沒有午餐,要設宴也只能等傍晚了。

    進了郡守府,賀嫣嫣只象征性地與邯鄲郡守見了一面,對其嘉獎了幾句,當然,具體言辭由嬴政友情提供。

    將一眾宮人遣出,在外守著,賀嫣嫣想起這幾日飽受摧殘的臀部,心里琢磨著怎麼改善一下秦朝的道路交通。

    賀嫣嫣估摸著自己雖然現在用的是嬴政的身體,就是換不回來了,想來再活五十年完全不是問題。

    不是賀嫣嫣太過自信,而是木系異能本就有延年益壽之效,不見她在末世這麼個刀刀催人老沒有任何護膚品的時候還看著比實際年齡小十歲?

    這些都是異能的功勞啊!

    嗯,扯遠了∼

    這幾日的出行,讓賀嫣嫣真覺得改善交通太有必要了,誰知道回了咸陽之後,會不會那天又需要外出?

    不把路面給收拾得平整一點,到時候不又是她遭罪?

    說到修整路面,那肯定離不開水泥呀!

    末世什麼都缺,水泥也一樣,修築圍牆哪里缺得了水泥?末世前可以去水泥廠夠買,末世後在沒有水泥廠的基地可就得自己動手了。

    賀嫣嫣所在的基地就是如此,在看過幾次水泥制造之後,賀嫣嫣對水泥的制造過程大概也了解了。

    其實就是由石灰石、粘土、鐵礦粉按比例磨細混合,然後進行煆燒。煆燒後的產物叫熟料,然後將熟料和石膏一起磨細,按比例混合,才稱之為水泥。

    不過這個比例是多少賀嫣嫣卻是不甚明了了,不過這不是事兒!

    “哦,這水泥當真有你說的這般?”

    不知道比例沒關系,讓人去多試驗幾次,研究研究吧!轉身將這個問題丟給了嬴政,賀嫣嫣把水泥的效用給嬴政說了一遍,不怕他不感興趣。

    嬴政對此自然很有興趣,當即興致勃勃地追問起來。

    得到賀嫣嫣肯定的回答後,嬴政令宮人研墨,這就打算將賀嫣嫣所說的相關事項記下,打算派人先送回咸陽,令人加緊研究。

    一旁賀嫣嫣見嬴政寫好後將竹簡先晾干後才卷起令人送出,心里甚是想念穿越前書寫的紙張。

    “唉,可惜末世也不缺紙張啊,我也沒看過造紙術是怎麼回事,要不我們可以提前幾百年改良造紙術,把宣紙弄出來。”

    嬴政聞言,道︰“造紙術麼,這個朕倒是知道。”

    咦?

    賀嫣嫣驚訝地看向嬴政,正要問他如何知道,卻想起︰“哦∼對哦,造紙術是蔡倫改良的,蔡倫是東漢人士,你經歷過漢朝呀!”

    嬴政大怒︰“無稽之談!”

    雖然沒听過“有一腿”這種說法,但斷袖之癖他卻是听說過的——在當阿飄的那段時間里,結合前面這句話他自然明白她在說什麼了。

    他與蒙毅那是純粹的君臣之誼好嗎?這女子腦子里裝的都是些什麼廢料,在亂想些什麼?!

    剛剛從那群妃子那邊過來,還得應付胡亥,嬴政本就郁悶得不行,這會兒听賀嫣嫣這麼說,險些想提刀砍人。

    若不是、若不是——!

    想想現在的身份,嬴政硬是把這口血咽了回去,頓時一臉菜色。

    “哎,怎麼會是無稽之談呢?我是有證據的!”無視嬴政發青發黑的臉色,賀嫣嫣繼續道,“你知道今天蒙毅說什麼了嗎?他竟然邀請我一起泡澡哎!而且,看蒙毅說話時那相當自然的表情,顯然不是第一次好嗎?”

    “只是一起泡個澡而已,蒙毅對始皇帝忠心耿耿,始皇帝也對蒙毅寵信有加,這不是很正常嗎?”嬴政僵著一張臉。

    就是重生了也是純古人的他無法知道後世明清時君臣等級分明,君臣一起泡澡是多麼奇怪的事,更加不知道兩千年後有一種神奇的物種,叫“腐女”,兩人之間存在無數時空的代溝,簡直無法溝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