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44.第四十四章

    我也想試一試

    嬴政漫不經心地瞟了胡亥一眼,沒有回答,直接向著池邊走去,胡亥見此倒沒有再糾結冷不冷的問題了。

    這行宮,嬴政也是第一次來,不過來時正病著,當天就躺倒了,卻是沒有看過行宮的景色,不想現在卻是以這種身份回來。

    當初是沒有時間,現在卻是沒有什麼興致了。

    “賀夫人,這邊是……”胡亥沒有發現嬴政是漫不經心,仍舊興致勃勃地為嬴政介紹著眼前的景色。

    嬴政倒也沒拒絕,他今日出來是帶有目的的。

    咳,為此,嬴政暫時就把對胡亥的殺意給忍了。

    雖然現在已經得到了那女子一定的信任,但嬴政卻不願將希望都寄托在一處,他得再找一些助力。

    走到湖邊一處廊橋邊,正欲為嬴政介紹一下這邊的景色,就听見邊上傳來一陣女子的笑鬧聲,轉頭看去,卻見不遠處的涼亭里坐著一群身著麗色衣裙的年輕女子。

    ……

    今日陽光正好,蘭姬邀了一眾姐妹們一起出來的走走。

    對此,茹姬原先是想拒絕的。

    沒辦法,之前不願做那只出頭鳥,也算是得罪了梅姬,這些天梅姬一個勁兒的找她麻煩,見面就要刺兩句。

    茹姬倒不是怕了梅姬,何況梅姬也就只能嘴上沾沾便宜而已,只是覺得煩了而已。就像一只蚊子在你耳邊嗡嗡嗡,你卻不能一巴掌拍死,那真是……

    不好拒了蘭姬的美意,另外她自個也想出來走走,就應了下來。

    不過,茹姬現在卻是有點後悔了。

    “胡亥公子!”梅姬見胡亥引著一人走來,笑著呼喚了一聲。

    順著廊橋緩緩走近,見到嬴政細細打量了一會兒,目含輕蔑道︰“這位姐姐是誰啊?”

    說是姐姐也沒錯了,梅姬不過二八年華,賀嫣嫣卻是三十歲了,雖然在木系異能的護養下看著不過二十出頭,但年齡也比梅姬看著大些。

    不過,這卻是明知故問了。

    青菱聞言,面上便浮現一片怒色。

    ——大秦律法嚴苛,這里又是始皇陛下暫時下榻的行宮,進來一只蒼蠅都要查個底兒,何況一個大活人?賀夫人之名,行宮眾人誰人不知?

    嬴政這是這些天第一次出來行走,之前都在養傷了,眾人沒有見過他是真的,但猜不出他的身份就假了。

    未等胡亥開口,眾人中另一女子先開口笑道︰“梅姬妹妹真會開玩笑,除了賀夫人還能是誰啊!”

    說著,就見幾位佳麗緩緩走來,對嬴政行禮道︰“初次見到夫人,夫人可別怪我們失禮才是!”

    “賀夫人怎麼會生我們的氣?方妹妹說得也太嚴重了,你這是說夫人氣量狹小不成?”一邊說著一邊挑釁地看著嬴政。

    “梅姬姐姐怎麼這麼說我呢?我何時又有這個意思………”

    嬴政還未感嘆再見眾位愛妃時,竟是物是人非,這就听見眾女子你一言我一語的給對方挖起坑來。

    嬴政︰“………”

    有人說過一個女人能頂五百只鴨子,那這里起碼有四千只鴨子了,耳邊嘰嘰喳喳的吵得嬴政臉色發黑。

    當然,這里面不乏稱呼的問題。

    以往,他還在自己身體里面時,這些女子無論是端莊的、活潑的、溫婉的、還是清冷的,在他面前都是乖巧懂事的模樣,就是嬌氣的也不敢表現得太嬌縱,再沒有這般聒噪的時候。

    還有,別以為他听不出來她們話里有話!

    “住口!”

    嬴政黑著臉,不耐出口,眾女沒想到嬴政竟然會直接叫她們閉嘴,均是嚇了一跳,自然也就閉嘴了。

    一雙黑眸冷冷地掃視一周,眾女眼楮對上嬴政的視線都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真是相見不如懷念!

    雖然對眾女他也只是有寵無愛,開始再見他還是挺開心的,但現在他覺得糟心透了。

    見眾人終于安靜下來,嬴政也沒了繼續走走的興致,直接拂袖而去。

    “呼……”眾人皆是松了一口氣。

    “好可怕!”

    “對啊!沒想到這賀夫人竟然這般威嚴!”

    “唉,我剛剛被嚇得都不敢動了……”

    “不過……你們有沒有覺得這賀夫人有點熟悉的感覺?是錯覺嗎?”

    “不是吧,我也有這種感覺哎!”

    “像陛下!”邊上,冷不丁的茹姬插了一句。

    眾人︰“…………”

    茹姬的話一時間將眾人驚呆了,片刻後,細想一下卻發現好像……還真是?!眾人霎時炸開了。

    眾女議論紛紛,一語道破天機的茹姬卻是看著嬴政的背影出了神。

    方才眾女都圍上去,對嬴政或討好或試探又或者是譏諷,茹姬卻沒有這等興趣,只是覺得對方頗有意思。

    茹姬在嬴政剛剛過來時,就已經發現對方甚似陛下,面色冷峻,目帶威嚴,心里還奇怪陛下現在倒是變了口味了不成?

    不過,這口味有點重吧?找了這麼個與自己相似的人?怎麼下得去口哦!

    ……

    嬴政不知道她們在他走後又說了些什麼,茹姬心里又是如何猜測他的,若是知道了,估計又得噴出一口老血來。

    帶著青菱回到寢宮,嬴政還沒從那口郁氣中出來,就見賀嫣嫣興沖沖地跑了進來。

    “哎——?你這是怎麼啦?”賀嫣嫣進來就見嬴政一臉不郁,有些疑惑地問道。

    “沒事!”嬴政心情不好,沒好氣道。

    經過這段時日的相處,嬴政已經有些了解賀嫣嫣了,知道這樣情緒流露賀嫣嫣也不會生氣,只會更顯親近。

    賀嫣嫣听出嬴政語氣不對,進來時那分享的興致倒是消退了不少,聞言坐到嬴政旁邊,想問問是不是誰給他難看了。

    不過看樣子,嬴政好像不想說,賀嫣嫣轉過頭看向青菱。

    青菱見此,只簡略說道︰“今日我與夫人出去,遇見了諸位娘娘。”

    至于遇見後她們做了什麼讓嬴政這麼生氣,卻不該是她能說得了。

    “哦?原來如此!”賀嫣嫣也沒再問,揮手讓她退下。

    眼看著青菱與青葉都退出寢宮,賀嫣嫣這才對嬴政玩笑道︰“這都快十天了,我一次也沒見她們,她們不會是擔心失寵就急了吧?”

    嬴政無語的看了賀嫣嫣一眼,沒說什麼,其實他也不是真的生氣,只是有些郁悶而已。

    剛剛那些他昔日寵妃的行為舉止無一不是在提醒他,他現在的身份。

    賀嫣嫣摸摸下巴,問道︰“需不需要我幫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