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47.第四十七章

    試一試效果蠻好  《史記•陳涉世家》中也有記載——“陳涉少時,嘗與人佣耕,輟耕之壟上,悵恨久之,曰︰“苟富貴,無相忘。”佣者笑而應曰︰“若為佣耕,何富貴也?”陳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陳涉年輕的時候,曾經跟別人一道被雇佣耕地,陳涉停止耕作到田邊高地休息,因失望而嘆恨了很久,說︰“如果有一天富貴了,不要彼此忘記。”同伴們笑著回答說︰“你做雇工為人家耕地,哪里談得上富貴呢?”陳涉長嘆一聲說︰“唉,燕雀怎麼知道鴻鵠的凌雲志向呢!”

    陳涉是一個自小就有要當王侯將相的鴻鵠之志,奈何出身低微,而但當時嬴政已經滅了六國統一天下。對外,匈奴、東胡雖對中原虎視眈眈,但有蒙恬將軍戍守邊疆,戰爭此時也已經告一段落。

    秦朝是以軍功來獲得爵位的,但是在這種內外皆無戰事的時期,他要怎麼樣以戰功提升獲得王侯將相的地位?

    恰逢此時,征發的九百多民夫因為大雨而延期,又得到消息嬴政駕崩,公子扶甦被賜死,二世不是扶甦而是胡亥,陳涉吳廣就找了幾個志同道合、皆有為人上人之心的同鄉鋌而走險。

    奈何草頭王終究是草頭王,起義,不,造反沒多久就被秦將章邯所滅……

    不過陳涉也在某種意義上實現了自己的野心,青史留名,還是美名。

    在陳勝被章邯消滅之後,聞風而起的其他反秦勢力,都是原六國的貴族勢力,其目的完全就是為了恢復自己的原來貴族的地位根本不是所謂的因為秦國暴政。

    真是截然不同的說法……

    不過賀嫣嫣自然是相信嬴政所說的,畢竟,眼前的這一堆秦簡就很能說明問題。

    既然秦律與陳勝吳廣起義時聲稱“因大雨耽誤日期,肯定會被處死”截然相反,那麼陳勝肯定是在說謊騙那些被征發的民夫了。

    而九百多民夫,還有隨同的一些士兵,肯定有幾個有點兒文化的會懂一些秦律,知道陳涉是在欺騙他們。

    那麼,之後所發生的他在魚肚里塞“陳勝王”的字條,以及派人在晚上裝狐仙喊“大楚興,陳勝王”等事件,也可以看出他估計是早有預謀了。

    他並不是什麼為了反抗秦朝暴政,以現在看來秦的律法並不是很嚴苛,只是為了自己王侯將相的志向罷了。

    還有陳涉舉起反旗時是怎麼說的呢?

    ——吾聞二世少子也,不當立,當立者乃公子扶甦。

    意思是說,我听說秦二世是秦始皇小兒子,不應當立為皇帝,應當立為皇帝的人是公子扶甦。

    沒有直接舉起反秦的大旗,而是以公子扶甦作為起義的借口,由此可見不管陳涉什麼目的,至少那些被逼起義的民夫們最初卻並不是要反秦,而是要推翻二世胡亥,擁護正統的繼承人扶甦公子繼位。

    陳勝其實是沒落的軍官,劉邦也是有野心的官員,項羽更是六國舊貴族,哪里能代表得了普通民夫們。

    秦國滅亡的原因有很多,在後世對此公認的最主要的原因是秦朝暴政,此時看過部分秦律,知曉秦朝法律並不算嚴苛後,賀嫣嫣卻不再認同後世的說法了。

    此時,賀嫣嫣倒是覺得秦亡的原因估計就是嬴政去世後,胡亥的能力不足以執掌天下,有能力的文武大臣如蒙氏兄弟、章邯、李斯等等都被胡亥自己殺戮殆盡,簡直是自毀長城!

    還有便是嬴政自己也白擔了暴君的罵名,留下的六國舊貴族太多,以至于他一駕崩什麼蛇鬼牛神都出來了。

    春秋戰國混戰數百年,嬴政一朝將之統一,那些意圖復闢的舊貴族肯定不是這麼幾年能消失的。

    當然,如果再給嬴政幾十年,或者十幾年時間,他未必不能處理好這些隱患,可是天不假年……

    看著面前目光悠遠,面色冷峻,似乎沉浸在回憶之中的嬴政,賀嫣嫣不禁有了幾分同情。

    現在想來嬴政雖登臨至尊之位,他的運氣實在不算好,人生亦是幾多曲折。

    尚在腹中之時,親爹為了逃回秦國丟下他的生母趙姬和還未出生的他,在趙國成長至九歲。

    秦趙兩國因為白起在長平之戰中坑殺四十萬降將而關系緊張,說是趙國視秦國為死敵也不為過,趙人本能仇視秦人,身為秦王曾孫,滯留趙國的質子,得受了多少欺凌?

    九歲被迎回秦國,生父已經有了新歡和愛子,比起一個從未見過的兒子,另一個卻是自己養在身邊看著長大的兒子,哪個親還用說麼?再加上趙秦兩國文字、語言皆不同,在趙國無人教導,對宮廷禮儀半點不通,驟然來到秦宮,嬴政的生活想來不會太美好。

    及至十三歲,剛剛登上秦王之位的親爹駕崩的突然,一朝大權在握,卻還得看呂不韋的臉色。自己就是因他才有閑言碎語,卻還得向人家叫一聲仲父,呂不韋大權在握,遲遲不肯還政于他,從後來呂不韋的悲催結局就可以看出他此時有多恨了。

    唯一曾經對他好過的生母趙姬,回到秦宮後迅速被驕奢的生活腐蝕,與呂不韋

    、輩桓剎瘓弧U獗惆樟耍 暇共哦 褪毓眩 惹卣饈焙蚧貢冉峽 牛 糝皇僑鞜速 恢謊郾找恢謊 簿退懍恕br />
    不想趙姬腦子實在不夠清醒,竟然與迸 雋礁鏊繳永矗 褂苣焙λ蕾鏊繳由餃弧U娌恢 浪宰永鏘朧裁矗 鼻毓謔沂淺願煞溝穆穡br />
    所以,嬴政性格冷酷不是沒有原因的,童年的磨難、少年時期的壓抑、母親的背叛、常年連年征戰的心性和位高權重的位子讓他養成了這樣的性格。

    想到最後,與他有幾十年相伴之誼的趙高、說得上君臣相得的李斯、甚為疼愛的幼子胡亥盡皆背叛了他,賀嫣嫣一時間多愁善感的簡直要流出同情的淚水來。

    嬴政︰“……”

    自回憶中清醒,一抬頭便看見賀嫣嫣正一臉同情地看著他,嬴政本就冷峻的臉色頓時跟結了冰一般。

    “收起你眼里的同情!”

    嬴政面色不愉,對于賀嫣嫣眼中的同情表示不屑,斜睨賀嫣嫣一眼,傲然道,“朕不覺得自己哪里需要被同情,朕生前執掌天下,死後威名亦鎮壓萬古!這天下,何人配同情朕?!”

    賀嫣嫣聞言愕然,怔立當場。

    “你說的對!”

    沉默半餉,賀嫣嫣忽感一陣羞愧,歉然道︰“是我想當然了,確實,沒有人……”

    再看眼前自己熟悉的臉龐,這一刻賀嫣嫣竟有目眩神迷之感。

    良久,似乎是知道眼前的人不是在開玩笑,嬴政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

    了解了對方的底細(大霧!),賀嫣嫣見嬴政這副模樣,深表理解,就是她這個現代來的都有些難以接受呢,更何況對方一個古人?

    見對方一時間難以接受,賀嫣嫣也沒在意,使人將她寢宮的偏殿收拾出來領嬴政過去先休息。

    宮人領著嬴政去了偏殿,賀嫣嫣面色微沉——

    見到嬴政後,賀嫣嫣一時間腦洞大開,只覺得既然自己可以附身成秦始皇,那麼為什麼秦始皇不能借她的身體還魂呢?

    沒錯,賀嫣嫣是故意的。

    直接開口對方不是身體的原主,還說自己是秦始皇什麼的,就是想看看對方會不會露出什麼破綻來。

    不過,現在看來對方也許真不是秦始皇,而是一個來自幾百年後的“古人”?

    應該是吧?畢竟,秦始皇怎麼也不該知道後世的漢朝、三國魏晉對。

    不,不對!賀嫣嫣目光一緊,想到自己是用了始皇帝的身體才能交流無礙,那對方呢?

    微微勾起唇角,賀嫣嫣心里各種心思劃過……

    ……

    這邊,嬴政保持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樣,被宮人抬著來到偏殿,而後借口要休息直接將服侍的宮人遣了出去。

    宮人們都見識過了始皇陛下(賀嫣嫣版)對這位姑娘的看重的,雖不知道對方的身份,但也不敢輕易得罪他。

    見嬴政只是想一個人休息一會兒,宮人自然答應,一邊退了出去,一邊道︰“奴婢們就在外面侯著,姑娘若是有什麼吩咐,只要叫一聲就是了。”

    嬴政沒有回答,宮人也不在意,恭順地退了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