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52.第五十二章

    購買低于百分之五十,二十四小時後可以看

    咸陽宮規模之宏偉,超出後人想象。

    其位于黃土台 上,原上與原下相差一百多米,天然的地理優勢使得咸陽宮的基底就位于一百米的高台之上,從下往上看去只見宮城高聳,台階蜿蜒入雲,一眼看不到盡頭。

    賀嫣嫣掀開車簾,抬眼望去,不由心生震撼。

    現代百丈大廈固然宏偉,但若論宏偉威嚴,怎麼也比不上古代這些宮殿,更何況秦朝咸陽宮本就是古代最宏偉的宮殿之一。

    不說賀嫣嫣為咸陽之宏偉而震撼,嬴政也是眼含感慨。當然,他不是因宮殿宏偉而感慨,而是因回故地而感慨。

    很難說清此時心里是個什麼想法,心如亂麻說的就是現在這種情況。

    公元前361年,僅有21歲的秦孝公正式登基。當時,秦不為各國重視,連權力被架空的周天子都不願意搭理秦國。秦孝公前往拜見周天子,不料周天子不屑于秦國,在秦孝公前往拜謁時竟背向秦孝公,以此來羞辱秦孝公。

    諸侯國紛紛自立,卻不承認秦國的地位,將秦斥之為“西戎”一類,不與中原諸國為伍,連被架空的周天子也是如此輕慢秦國。

    正是被諸國羞辱,孝公憤然喊出︰“諸侯卑秦,丑莫大焉”(諸侯國都鄙視秦國,再沒有比這更讓人覺得羞恥的)。孝公以此為恥,發出《求賢令》,變法圖強。

    這段恥辱銘刻在每一個嬴姓子弟的骨血里,嬴政自是不例外,因此歷代秦君皆以此為戒,發奮圖強,志在天下。

    秦國的都城一開始並不是咸陽,在孝公十二年,為減小變法阻力而遷都咸陽,營建宮室,至遲到秦昭王時,咸陽宮已建成。在他統一六國過程中,也還在不斷進行擴建。

    自遷都咸陽後,咸陽宮一直是歷代國君的大朝之地,歷代秦王接見各諸侯國使臣、貴賓,為其祝壽舉行盛大國宴,與群臣決定國家大事都在咸陽宮中進行。

    滅六國而一統天下後,他本計劃在在渭水南岸修築新朝宮——阿房宮,想取代渭北的朝宮咸陽宮,可惜……

    想到此處,嬴政面上暗沉下來,眼中閃過一絲殺意——可惜阿房宮還未建成,他便駕崩于沙丘,那項羽攻入咸陽,屠城縱火,不說阿房宮,就是咸陽宮也大半夷為廢墟。

    親眼見證了咸陽在大火之中化為廢墟,又見漢朝建立,定都長安,改建興樂宮為長樂宮,改章台宮為未央宮,改建甘泉宮為桂宮……

    大秦七百年基業隨之湮沒塵埃……

    自此之後,漂泊塵世五百載,他再未回過咸陽,不是不想回,而是大秦已無,一縷幽魂回來又有何意義?

    轉眼,五百年了啊!不想他竟能逆轉時空回到五百年前,再回咸陽!

    此時正值落日西垂,太陽余暉照在嬴政身上,賀嫣嫣在旁看著嬴政因余暉而半落陰影,周身彌漫著凜冽的氣息。

    賀嫣嫣身為異能者,五官敏銳,自然能感受到嬴政身邊環繞的低氣壓。

    大致猜到嬴政現在為何心情不快,賀嫣嫣頓時安靜了下來——有什麼事以後再說吧,現在可別撞到槍口上……

    一邊蒙毅雖說不明白始皇陛下為何心情不愉,但這麼多年隨侍一旁,對始皇陛下極為了解,自然也不會去自找不快。

    一行人就這麼靜默著回到咸陽宮。

    ……

    另一邊,塞外上郡軍營之中。

    七月初旬,蒙毅上卿識破賀嫣嫣的偽裝,對她的身份產生懷疑,遂私下送密信于公子扶甦與其兄長蒙恬。

    次日,嬴政傳信于蒙毅約于深夜密會,君臣二人相認。蒙毅告知嬴政密信之事,嬴政令其追回。

    不過,陰差陽錯,後一位前往追回密信的兵士與前一位送信之人卻是錯開了,如此,蒙毅寫下對始皇帝身份懷疑的密信還是到了公子扶甦手中。

    扶甦收到信件,心中惶惶不安,卻不是擔心自己前途未卜,而是純粹憂心始皇帝出了什麼意外。

    扶甦身為始皇帝長子,在諸子中最受始皇帝看重。因其母鄭妃是鄭國人,喜歡吟唱當地流行的情歌《山有扶甦》,始皇便將兩人之子取名“扶甦”,“扶甦”是古人對樹木枝葉茂盛的形容,秦始皇以此命名,可見對扶甦寄托著無限的期望。

    因愛之深而責之切,所以在發現扶甦心慈手軟之際,始皇帝便果斷將扶甦遣往邊塞。

    下令扶甦協助大將蒙恬修築萬里長城,抵御匈奴,希望能以邊塞的鐵血鑄就一個剛毅果敢的扶甦。

    扶甦公子也是極為崇敬始皇帝,說是奉若神明也不為過,他心中極為在意始皇帝對他的觀感。

    在始皇帝未封皇後,無有嫡子的情況下,夫人所出的長子扶甦是最正統的太子人選,所有人都這樣認為,扶甦也一樣。

    所以,在遲遲不得得封太子後,扶甦本就悲痛于不被他所崇敬的父皇始皇帝認可,在原本歷史中的扶甦才會輕易被一道假詔書所騙,悲憤交加,舉劍自刎。

    這幾年的塞外征戰確實使扶甦成長得與眾不同,他身先士卒、勇猛善戰立下了赫赫戰功,敏銳的洞察力與出色的指揮才能讓眾多的邊防將領自嘆弗如。

    他愛民如子、謙遜待人更深得廣大百姓的愛戴與推崇。所以歷史上陳勝吳廣起義之後還要假借公子扶甦之名。

    扶甦公子雖說不明白始皇帝的苦心,但是心中並不曾有怨,只是熱切期待能早日回到朝堂一展宏圖,讓始皇帝認可他。

    怎料,他卻是等來了這麼一封密信。

    還不等扶甦與蒙恬商量個對策來,距離收到密信不到兩日,卻是又收到了始皇帝召扶甦回咸陽的旨意。

    不料……扶甦心下苦笑,不是不料而是早已料到父皇听了肯定會大怒,卻是不曾料到父皇會將自己遣往上郡,說是到北方上郡去監督蒙恬的軍隊、協助修築長城,但誰不知道自己其實是被流放了呢?

    被遣上郡數年,扶甦一直苦苦期盼、等待,卻不見咸陽有只字片語的嘉獎傳來,他心里本已經近乎絕望……

    趙高不愧是跟隨始皇數十年之人,他派來的使者帶往上郡的命令實在酷似始皇口吻發出的,冷酷、決絕。

    所以接到聖旨,令他與蒙恬自盡,蒙恬尚且還懷疑不願意按照聖旨上的旨意去赴死,所以要求要回咸陽面聖,為自己討一個說法,他卻連質疑都沒有就準備執行。

    “陛下能夠將監守三十萬大軍的重任交到你我手上,那必是對我們極其信任,況且陛下還沒有立太子,這些都是說不定的事情,你怎麼可以因為這麼一道詔書就去死呢,萬一這詔書是假的呢?我們可以先回咸陽面聖,問明究竟,若這是真的,到時候再死也不遲。”

    蒙恬提出了質疑,但他已經听不進去了。

    他當時認為這就是他父親的命令,他來上郡監軍多年,咸陽一點勉勵之辭都沒有,這結局也許在當年被遣放邊塞之時就該有,他的父親只是終于下定決心罷了。

    “父親命我去死,有什麼好請示的?”

    常言道,哀大莫過于心死,說出這句話時,扶甦已經心如死灰……

    ……

    “公子?公子?!”

    見扶甦伏于案上痛哭失聲,久久不見回應,蒙恬身經百戰何曾有過慌亂,心下也是有幾分慌了——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本以為扶甦是被始皇陛下放棄了,不料今日竟被召回咸陽……可是現在是怎麼回事?喜極而泣?不像吧?

    扶甦被遣來上郡數年,一直身先士卒、不曾因畏懼後後退,連流淚都不曾有過,何曾像此時一般慟哭?

    “孤……”扶甦听到蒙恬的聲音,勉強鎮定下來,“孤無事,只是乍聞父皇召孤回咸陽,喜極而泣罷了。”

    騙鬼呢?

    蒙恬心下腹誹,面上卻是笑道︰“公子來上郡已經數年有了,如今陛下召公子回咸陽是好事啊!末將在此恭喜公子了。”

    今日扶甦言行舉止實在有些詭異啊!不過扶甦為何如此,扶甦不說難道他還能逼他說不成?

    始皇帝當初將扶甦遣來上郡,在外人看來是流放,但他卻是真的是為了磨礪扶甦,只是不曾說出,連蒙氏兄弟二人亦不曾有過言及。

    所以,扶甦才會絕望,才會相信那道令他自盡的旨意是真的。

    也是因此,蒙恬心中也是有些誤會,以為是始皇帝信不過他,所以把扶甦遣來這里也有監視他的意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