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都市言情 > 從末世到秦朝末年

54.第五十四章

    購買低于百分之五十,二十四小時後可以看

    嬴政︰“!!!”

    眼看著賀嫣嫣伸手撫向自己的身體,嬴政面色一變,想要伸手阻止,不料他卻自賀嫣嫣魂體穿過。

    嬴政︰“——?!”

    還不等嬴政有什麼新動作,嬴政就感覺到有一股暖流自額頭進入他的身體,在周身流轉,因重病帶來的沉重與酸痛都被撫慰,帶來強大的生機。

    雖然魂不在體內,嬴政卻奇異的能感受到身體的每一絲感受,嬴政只覺病痛都漸漸遠去,似乎可以重新掌控了身體。

    “嗯∼?”

    太醫臉上浮現一絲狐疑之色——方才他明明感覺陛下生機已絕,這會兒怎麼又快速恢復起來了?

    “陛下如何?”

    眾人見太醫神色有異,以為他發現了什麼,趕忙追問。

    “陛下,咳,陛下已無大礙,只是有些虛弱罷了,只待喝上一劑湯藥就無礙……了。”太醫摸摸花白的胡須,佯裝鎮定道。

    太醫雖不明白始皇陛下是怎麼回事兒,怎麼之前明明是將崩之像,這會兒雖然有些虛弱卻無大礙,但這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陛下沒事兒了,他也沒事兒了。

    聞听此語,李斯也是大喜過望,當然還不忘記恭維始皇,道︰“陛下乃真龍天子,得天庇佑,自然會安然無事!”

    歷史上李斯在秦始皇死後雖然與趙高同流合污,假傳聖旨害死長公子扶甦,但李斯只能說是從犯而非主謀,還是被迫的那種。

    李斯與趙高一樣都是權利欲很強的人,但不一樣的是趙高的野心更強,為了權勢敢算計始皇帝,而李斯卻沒有這個膽量。他只想位極人臣,然而終究是臣子,而不是像趙高一般想凌駕于皇權之上。

    若是始皇帝身死,李斯敢為了權勢謀算長公子扶甦,不過現在秦始皇沒事,他就不會有換一個老板的想法。

    蒙毅是眾人之中對秦始皇最為忠心的一個,听了太醫所言,也看得出始皇帝臉色有所好轉,知道始皇沒事,也是大喜道︰“陛下無事便好!”

    說完眼角余光卻掃了趙高一眼,心想無論陛下情況如何,都要防著趙高一些才是!還有陛下重病,內侍卻無人發現,實在蹊蹺的很,待陛下醒來定要好好與陛下說道說道!

    而一邊的趙高卻沒發現蒙毅的小動作,或許發現了也未知,只是現在無心理會而已。面上也是露出喜色,低頭的瞬間眼底卻閃過一絲異色。

    “父皇已經無事了?這可是太好了!”原本未來的秦二世胡亥這會兒還沒有在趙高的慫恿下想要染指帝位,在他心里皇太子還是他哥,知道親爹無事,也很開心,笑得一臉傻白甜。

    這是一個只適合吃喝玩樂玩樂做二世祖的男人啊!所以說你那麼費勁兒地篡位做什麼呢?上位後只用了三年就把祖祖輩輩幾百年打下基礎,親爹始皇帝心血鑄就的龐大帝國給折騰沒了,自己還身死趙高之手。

    可笑的是死後還是以庶民之禮下葬,只那麼一個小土包,與遙遙相望的冠絕古今的始皇陵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

    所以說讓親哥繼位,自己在其庇佑下做一個二世祖才是正解,然而胡亥沒這個腦子。

    這會兒胡亥倒是真為始皇帝無恙而歡喜,可惜他還不知道現在躺在這兒的不是以往那個寵著他的爹,而是經歷了秦朝滅國,又在世間飄蕩不知多少年的恨不得撕了他的厲鬼。

    為他默哀三秒鐘∼

    這邊秦始皇嬴政在確定了賀嫣嫣無害後,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何出現在這里,為何是這副模樣,又似乎看不見他,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能救他就好了。

    隨著賀嫣嫣異能的輸入,嬴政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自己對身體的感應越來越強,只差一絲就可以重新回到身體里去了,微微松了一口氣,面色也和緩了不少。

    “唔?怎麼回事——”

    見賀嫣嫣治療結束正欲收回手,卻面色大變,面露驚惶之色,嬴政也是心頭一緊。

    眼見賀嫣嫣魂體沒入他的身體,然而還不等他明白怎麼回事兒,嬴政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斥力將他瞬間推了出去!

    ***

    沙丘平台宮不遠處,河岸邊。

    微微有些陡峭的半山腰,距離山腳下的河流已只剩下兩三米左右,自山腰探出的樹杈似乎被什麼硬生生地砸斷。

    一支樹枝上攔腰掛著一個年輕的女子,在樹枝上微微搖曳,將落未落。

    若此時有人有人在一旁,估計得嚇出一身冷汗來。

    旁人如何不確定,但如果賀嫣嫣在此,那一定得嚇出一身冷汗來。

    看著自己的“遺體”睜開眼楮,這是一種怎樣的體驗?

    而此時睜開眼楮的卻已經不是身體的原主人了。

    渾身疼痛,好像全身的骨頭都被硬生生地砸斷了一般。

    嬴政強忍著難耐的痛苦睜開眼楮,牙關緊咬,身為帝王的尊嚴不允許嬴政□□出聲。

    【這是哪里?】

    嬴政艱難的轉頭想要觀察自身所在,然而正處深夜,周圍一片漆黑,沒有什麼標志性事物可以借以確定位置。

    在這短短的時間里,發生的變故太多了,嬴政的腦子也有些混亂了,一時間還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有什麼不對,不知道自己是到了別人的身體里。

    “ ——”

    什麼聲音?!

    嬴政意識到什麼,渾身一僵。

    緩緩低下頭,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

    “ 嚓——”

    “撲通——!”

    物質不會以意識為轉移,樹枝也不會因為自己身上掛著的是千古一帝秦始皇而堅韌不拔。

    被賀嫣嫣撞得將斷未斷的樹枝早已奄奄一息,這會兒終于還是斷了,嬴政努力掙扎了一下還是昏迷過去,趴扶在樹枝上被流水帶著不知流向何方……

    ……

    次日,臨近午時。

    賀嫣嫣版本的始皇陛下也睜開了眼楮——

    “陛下/父皇!您醒了?!”

    父皇?陛下?

    賀嫣嫣︰“…………”

    什麼玩意兒?!

    作為一個非戰斗系異能者,好不容易挨到末世結束,正要回老家看看就遇上難得一見的異能王者的戰斗……

    遇上這種高級別的戰斗也就罷了,艱難避開對方的攻擊,沒有死在異能攻擊下卻被空間裂縫卷到幾千年前的秦朝……

    卷到秦朝也就罷了,卻剛剛出場就被直接摔死……

    賀嫣嫣看著眼前無論是真是假,反正都是一臉關切的眾人,森森地感受到了來自大宇宙的惡意。

    賀嫣嫣︰“…………”

    真是日了吉娃娃了好嗎?!

    所以她現在是秦始皇?千古一帝秦始皇!?

    這種離奇的事件是怎麼發生的?讓我來捋一捋——

    首先,自己在穿越過來的時候摔……摔死了。淚∼(┬_┬)

    其次,在飄過來時確定始皇帝陛下雖然病重垂死,但確定還是活著的。

    最後,現在我是秦始皇,那真正的秦始皇呢?

    難道我奪舍了始皇帝?

    得出這個結論,賀嫣嫣整個人都要不好了!

    就像葉公好龍,卻是在見到真龍之後被嚇暈,賀嫣嫣正常情況下是絕不會想見到這位千古一帝秦始皇的,更何況是自己變成對方?!

    嬴政聞言看向蒙毅,心里卻是在想,要如何說才能讓蒙毅相信他所說?

    正常人都不會相信靈魂互換、借尸還魂這種鬼話,即使它真的不能再真,比真金還真!

    就是以往,听到這些故事時,嬴政也只當這是一些人神經錯亂發 癥的結果。

    現在,變成以往自己以為的 癥主角,嬴政卻是不得不信了,可是蒙毅沒有經歷過如何會信?

    早在剛剛回到行宮時,嬴政就想找個機會告知蒙毅真相,此地眾臣之中唯有蒙毅還能讓他相信,可是卻怕蒙毅不相信。

    這幾日,嬴政從賀嫣嫣口中得知蒙毅的一些行為舉止,發現蒙毅似乎意識到了賀嫣嫣的不對勁,這才找機會約了蒙毅出來。

    遲疑了一下,嬴政決定先探一探蒙毅的底再說,微微一挑眉,定定地地看了蒙毅一眼,問道︰“我也是沒想到蒙上卿這麼快就來了。”

    蒙毅有些驚奇于嬴政的反應,不知為何從第一天見到嬴政時他就覺得對方有一種奇異而不知來源的熟悉感,現在面對嬴政時那種奇異的熟悉感也越來越強。

    想不明白這熟悉感是怎麼回事,蒙毅有些煩躁,道︰“夫人有事便說吧!蒙某卻是沒有太多時間!”

    蒙毅語氣不善,嬴政也不在意,反道︰“蒙上卿太過急躁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