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和男主離婚後我C位爆紅[穿書]

正文 32、第 32 章

    雲棲當時有一瞬間的空白,身體僵硬

    舞台有十幾米高,她如果掉下去不死也殘。

    幾乎是一種本能反應,在感受到身體失去平衡的那一刻,雲棲雙手一起去拽保護帶。

    除了保護帶這里有可能提供一些支撐之外,其他地方根本沒有著力點。

    吊著保護帶的鋼絲很細,雲棲不可能抓住。

    好在保護帶是從腰部斷開,不是直接從連接鋼絲的地方斷掉。

    雲棲在抓住保護帶後,才能整個人掛在半空,而不至于掉下去。

    于是現場觀眾只看到吊著威亞的雲棲突然一個趔趄,身體陡然下墜,從手臂打開飛翔的姿態變成雙手上舉吊著。

    不少人驚呼出聲,看到雲棲身體穩下來,很多人下意識的鼓掌。

    她們以為這是故意設計的動作。

    而旁邊一起表演的萬奇和周悅等人完全不知道雲棲發生了什麼,她們還處于表演狀態。

    只是听到觀眾還沒歡呼完突然變成了驚呼和掌聲,萬奇等人還以為是觀眾對自己吊威亞的特效反應激烈。

    只有一旁的導演組和工作人員嚇得大氣不敢出。

    而演戲經驗豐富的褚雲浩也看出來威亞出了問題,整個人心都提到嗓子上。

    最後雲棲落在舞台上提前放置的遮擋屏風後面,在導演組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褚雲浩就沖上了舞台。

    不管是現場觀眾還是正處于表演的姐姐們都不明所以。

    直到褚雲浩帶著緊張的聲音先響起來。

    “不好意思,因為舞台出現了意外,表演暫停。”

    現場一片嘩然,這時很多觀眾才反應過來,原來雲棲的威亞出了問題。

    “我的天哪,我還以為是故意弄的特技!”

    “我也是,我還鼓掌來著,不敢想!”

    “後怕,媽耶,要是棲棲子沒抓住,豈不是要摔傷?”

    “何止是摔傷,怕是命都沒了,耤I”

    “節目組怎麼回事,威亞這種關系到安全的東西怎麼能出問題?節目組不做人了嗎?”

    “不知道棲棲子有沒有事?棲棲子,你還好嗎?”

    隨著其中一個女粉絲的呼喊,其他人也都不由自主的喊起來︰“棲棲子,你還好嗎?

    ”

    聲音從零散的幾個,到變成全場人一起——

    ——“棲棲子,你還好嗎?”

    、

    被屏風圍住的雲棲確實不太好,因為手部力量有限,她支撐不下去,提前跳到舞台上,崴住了腳。

    還好傷得不重。

    所以她拿過褚雲浩的麥克風對觀眾說道,“我沒事,只是崴了腳,你們別擔心。”

    聲音盡量保持平穩,但還是帶著一絲顫音。

    那是後怕的惶恐。

    雲棲這會兒渾身發軟,四肢發抖,出了一身冷汗。

    剛才,她覺得自己差點兒死了。

    喜歡她的粉絲一听,不少人差點淚崩。

    褚雲浩臉色發白的看著雲棲,“你真沒事?不行,你別動,先讓醫護人員上來看看再說!”

    他簡直不敢想如果雲棲剛才真的摔下來會怎樣?

    晏崢那家伙要是知道了會發生什麼?

    他此時心髒砰砰跳,簡直比他自己出現意外都緊張。

    同組的幾個姐姐也才發現雲棲威亞斷了,個個都後怕不已。

    萬奇握住雲棲的手同樣在抖。

    很快,節目組導演和工作人員都紛紛走了過來,問雲棲的情況。

    接著醫護人員上台,仔細給雲棲做檢查。

    確定真的只是崴到腳之後,所有人一起去了後台。

    雖然因為驚懼身體還在發軟,但雲棲表情非常鎮定。

    她暗暗叮囑褚雲浩去看著舞台,以免有人偷偷拿走證據。

    接著就報了警。

    面對導演組,雲棲也直白的表達自己的想法,這次的事她絕不會私了。

    葉俞欣既然都已經要害她的命,她絕不會就這麼算了。

    、

    警方很快到來,迅速封鎖舞台。

    原本要立即展開搜查,結果水果台一位年過四十的領導,聞聲而來阻止了。

    他說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影響節目錄制。

    現在節目組每一分鐘都在燒錢,不按計劃錄制,損失誰來賠償。

    他讓警方一邊取證,一邊繼續錄制。

    在場很多姐姐憤怒不已,如果繼續錄制,證據和現場怎麼保護?

    無法保護現場和證據,警方還怎麼取證?

    雲棲怒極反笑,“不知道您是哪位領導,在這里說話可算數?如果不算數,還是請真正的大領導過來再說吧。”

    “我陶嚴仁可是副

    台長,說話當然算數!我說不能耽誤錄制就不能耽誤,誰要是不听就給我滾蛋!”

    這時有消息靈通的姐姐已經悄悄在雲棲耳邊說了這個陶嚴仁的情況。

    總之一句話,沒什麼能力的關系戶。

    上面有人,所以一向囂張,在台里人緣非常不好,很不受待見。

    這次勇姐錄制,原本不是他管轄的項目,可他還是橫插一腳更改了規則,讓真正的節目組負責人非常生氣。

    因為這件事還直接鬧到大領導面前。大領導礙于陶嚴仁上面的人,只能給他一些小權利。

    然後陶嚴仁便像一只□□一樣,動不動就過來惡心節目負責人。

    不過也僅此而已,陶嚴仁的手伸不長,最多就更該一些小規則。

    所以換句話說,陶嚴仁就是保葉俞欣的那個人。

    葉俞欣一直以來活動的對象就是他。

    這樣才說得通,他為何橫加阻撓。

    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應該由真正的節目負責人說話,可惜負責人有事出差了,跟台里的大領導一起。

    這才由陶嚴仁過來顯擺了。

    、

    “不好意思陶副台長,剛才我差點沒命了,如果這件事不給我個交代,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至于你說的燒錢問題,不好意思,我也不想,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最好的方法是讓警方快速介入調查,爭取早點把事情弄清楚,提早恢復錄制。你這樣阻撓只會更耽誤錄制。”

    可陶嚴仁哪里會听雲棲的,繼續嚷著要錄制。

    “陶副台長這麼阻撓,難道是因為也參與了剛才害我的事情,是共謀?”

    “如果是這樣,我請求警方對陶嚴仁一起進行調查!”

    “你敢!”陶嚴仁大怒,“我看你們誰敢,我在平城可是有人的!你們誰敢動我,我就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來的警察基本上都是基層辦案人員,一時不敢做決斷,只好上報。

    而另一邊,節目組導演把電話給了陶嚴仁。

    是大領導的電話,他已經在趕回來的路上,讓陶嚴仁不要插手,交給警方處理。

    可陶嚴仁怎麼會听。

    大領導雖然是他上司,但也不敢對他怎樣,畢竟他上頭有人。

    “我沒說不讓調查,你們警方調查你們的,節目繼續

    錄制,互不影響,這樣兩邊都好。”

    陶嚴仁說得好听,可問題在于,繼續錄制,人來人往,必然破壞現場,影響警方調查。

    雲棲當然不同意。

    這時一直躲在人群中不出聲的葉俞欣也開口了。

    “雲棲,我們都很擔心你的安全,也很想幫你盡快找出真凶。可是來這里錄制的不是你一個人,有這麼多姐姐都在等待這個舞台。”

    “她們很多人都是百忙之中抽空來這里錄制的,過了這個時間點,可能就沒辦法再回來,甚至有可能面臨合同違約,支付巨額賠償金。”

    葉俞欣這話讓幾個姐姐有一時的沉默。

    雲棲當然理解。

    她自己就是要背負這種違約壓力的人,在場的哪位姐姐會比她時間更緊。

    可她之所以如此堅持,一是要給自己討回公道,二是相信只要動手夠快,一定能夠在短時間之內找到凶手。

    剛才褚雲浩已經通過微信告訴她,一直有人在舞台旁邊徘徊,他已經盯上了。

    雲棲看著葉俞欣,似笑非笑,她現在都開始佩服葉俞欣的心里素質了。

    明明是自己找人做的,還能淡定自若的繼續在眾人面前扮演小白蓮。

    “葉俞欣,我真佩服你。之前就被我撕過白蓮面具,沒想到現在還能在我面前裝模作樣。”

    雲棲冷笑,“你現在出頭真的是為其他姐姐著想,還是為自己,恐怕你心里最清楚不過。你現在肯定很怕吧?”

    葉俞欣暗暗握緊拳頭,面上笑容未變,“我听不懂你在說什麼,我有什麼好怕的,我只是擔心其他姐姐而已。”

    “是嗎?等會兒真相如何,很快大家就知道了。”

    雲棲收起冷笑,轉向現場其他姐姐。

    “各位姐姐,我想跟大家借兩個小時的時間。”

    “給我兩個小時讓警方調查,不管出不出結果,錄制都會繼續。”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神色各異。

    萬奇和周悅等人是擔心,才兩個小時真的能查出什麼嗎

    “雲棲,別說兩個小時,就算是兩天都沒關系。”萬奇先說到。

    周悅、孫堯、施艷、于然,以及復活團的俞寧寧等人,都贊同。

    葉俞欣拳頭握得更緊,但她此時在說什麼都沒用,只能把目光投向陶嚴仁。

    陶嚴仁立刻吼道,“什麼兩個小時,現在就繼續錄制!前面觀眾可還在等著,你們有想過他們嗎?”

    “那你就去錄好了,看有沒有姐姐會配合你?”雲棲冷聲道。

    “我不會,我要等雲棲。”

    “我也要等雲棲。”

    “我一樣。”

    姐姐們紛紛表態。

    陶嚴仁臉都綠了。

    這還不止,姐姐們話音未落,導演組也跟著表態。

    “我們導演組不會錄制。”

    “我也不會錄制!”

    不知什麼時候進來後台的褚雲浩也道,“還有評委也不會!”

    陶嚴仁大怒,“你們敢,你們可都是拿錢簽聯合的人,誰不錄制就是違反合同,就等著吃官司吧!”

    褚雲浩笑了,“陶副台長好大的官威,恐怕電視台不是您說了算吧!”

    “誰說不是我說了算?!”

    “我說的。”

    褚雲浩背後又走出來一個人。

    眾人眼前一亮。

    晏崢面色冰冷的走到陶嚴仁面前,“就在剛剛,你的副台長職位被取消了。”

    陶嚴仁大驚。

    “哦,你肯定又要拿你那平城的親戚說事了。”

    晏崢平靜的語氣中透著淡淡的不屑,“那就順便再告訴你另外一件事,你那個親戚已經被雙規了。”

    “那你就去錄好了,看有沒有姐姐會配合你?”雲棲冷聲道。

    “我不會,我要等雲棲。”

    “我也要等雲棲。”

    “我一樣。”

    姐姐們紛紛表態。

    陶嚴仁臉都綠了。

    這還不止,姐姐們話音未落,導演組也跟著表態。

    “我們導演組不會錄制。”

    “我也不會錄制!”

    不知什麼時候進來後台的褚雲浩也道,“還有評委也不會!”

    陶嚴仁大怒,“你們敢,你們可都是拿錢簽聯合的人,誰不錄制就是違反合同,就等著吃官司吧!”

    褚雲浩笑了,“陶副台長好大的官威,恐怕電視台不是您說了算吧!”

    “誰說不是我說了算?!”

    “我說的。”

    褚雲浩背後又走出來一個人。

    眾人眼前一亮。

    晏崢面色冰冷的走到陶嚴仁面前,“就在剛剛,你的副台長職位被取消了。”

    陶嚴仁大驚。

    “哦,你肯定又要拿你那平城的親戚說事了。”

    晏崢平靜的語氣中透著淡淡的不屑,“那就順便再告訴你另外一件事,你那個親戚已經被雙規了。”

    “那你就去錄好了,看有沒有姐姐會配合你?”雲棲冷聲道。

    “我不會,我要等雲棲。”

    “我也要等雲棲。”

    “我一樣。”

    姐姐們紛紛表態。

    陶嚴仁臉都綠了。

    這還不止,姐姐們話音未落,導演組也跟著表態。

    “我們導演組不會錄制。”

    “我也不會錄制!”

    不知什麼時候進來後台的褚雲浩也道,“還有評委也不會!”

    陶嚴仁大怒,“你們敢,你們可都是拿錢簽聯合的人,誰不錄制就是違反合同,就等著吃官司吧!”

    褚雲浩笑了,“陶副台長好大的官威,恐怕電視台不是您說了算吧!”

    “誰說不是我說了算?!”

    “我說的。”

    褚雲浩背後又走出來一個人。

    眾人眼前一亮。

    晏崢面色冰冷的走到陶嚴仁面前,“就在剛剛,你的副台長職位被取消了。”

    陶嚴仁大驚。

    “哦,你肯定又要拿你那平城的親戚說事了。”

    晏崢平靜的語氣中透著淡淡的不屑,“那就順便再告訴你另外一件事,你那個親戚已經被雙規了。”

    “那你就去錄好了,看有沒有姐姐會配合你?”雲棲冷聲道。

    “我不會,我要等雲棲。”

    “我也要等雲棲。”

    “我一樣。”

    姐姐們紛紛表態。

    陶嚴仁臉都綠了。

    這還不止,姐姐們話音未落,導演組也跟著表態。

    “我們導演組不會錄制。”

    “我也不會錄制!”

    不知什麼時候進來後台的褚雲浩也道,“還有評委也不會!”

    陶嚴仁大怒,“你們敢,你們可都是拿錢簽聯合的人,誰不錄制就是違反合同,就等著吃官司吧!”

    褚雲浩笑了,“陶副台長好大的官威,恐怕電視台不是您說了算吧!”

    “誰說不是我說了算?!”

    “我說的。”

    褚雲浩背後又走出來一個人。

    眾人眼前一亮。

    晏崢面色冰冷的走到陶嚴仁面前,“就在剛剛,你的副台長職位被取消了。”

    陶嚴仁大驚。

    “哦,你肯定又要拿你那平城的親戚說事了。”

    晏崢平靜的語氣中透著淡淡的不屑,“那就順便再告訴你另外一件事,你那個親戚已經被雙規了。”

    “那你就去錄好了,看有沒有姐姐會配合你?”雲棲冷聲道。

    “我不會,我要等雲棲。”

    “我也要等雲棲。”

    “我一樣。”

    姐姐們紛紛表態。

    陶嚴仁臉都綠了。

    這還不止,姐姐們話音未落,導演組也跟著表態。

    “我們導演組不會錄制。”

    “我也不會錄制!”

    不知什麼時候進來後台的褚雲浩也道,“還有評委也不會!”

    陶嚴仁大怒,“你們敢,你們可都是拿錢簽聯合的人,誰不錄制就是違反合同,就等著吃官司吧!”

    褚雲浩笑了,“陶副台長好大的官威,恐怕電視台不是您說了算吧!”

    “誰說不是我說了算?!”

    “我說的。”

    褚雲浩背後又走出來一個人。

    眾人眼前一亮。

    晏崢面色冰冷的走到陶嚴仁面前,“就在剛剛,你的副台長職位被取消了。”

    陶嚴仁大驚。

    “哦,你肯定又要拿你那平城的親戚說事了。”

    晏崢平靜的語氣中透著淡淡的不屑,“那就順便再告訴你另外一件事,你那個親戚已經被雙規了。”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