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和男主離婚後我C位爆紅[穿書]

正文 33、第 33 章

    從晏崢來到節目現場之後,一切都變得非常順利。

    因為陶嚴仁已經被嚇住了。

    當他不再發號施令的時候,就沒人再阻撓調查。

    接下來的調查很順利,褚雲浩的助理抓住了一個鬼鬼祟祟的男人。

    那人是節目組請的威亞特技師之一。

    從雲棲出事之後,他一直行為反常。

    屢次想接近舞台,褚雲浩讓助理抓住了他。

    被抓之後,面對警方的質問,他嚇得三下五除二把事情全交代了。

    弄壞保護帶的就是他。

    有人給了他一大筆錢,讓他弄破其中一個威亞的保護帶。

    他受不住誘1惑,便做了。

    之所以一直想接近舞台,是因為他弄破保護帶的工具在慌張之下留在了台上。

    而警方通過對比證據之後,確定了他的話。

    真凶就這樣輕而易舉的找了出來。

    接下來找凶手背後的那人就比較難了。

    因為是匿名轉賬,需要耗費時間去查,。

    算查到轉賬來處,也不見得就是背後那人的資料和信息。

    總之,雲棲覺得想憑這點抓住葉俞欣很難。

    可意外的是,葉俞欣自首了。

    看著葉俞欣灰白著一張臉被警方帶走,雲棲不免唏噓。

    誰能想到入組前已經是二線的葉俞欣會落到這一步。

    、

    “你跟她說了什麼?”雲棲走到晏崢跟前。

    剛才她看到晏崢跟葉俞欣說了一些什麼,然後葉俞欣才自首的。

    “曉之以情,動之以理。”晏崢淡淡道。

    葉俞欣自以為做得隱蔽,其實只要警方一直調查,很快就能查到她頭上。

    她跑不掉。

    與其等著警方被動查到,不如主動自首爭取最輕的處理。

    這就是晏崢對葉俞欣說的話。

    、

    在最終離開前,葉俞欣還是忍不住又看向晏崢。

    她決定自首之後問了晏崢一句話。

    “如果沒有雲棲,你會喜歡我嗎?”

    “不會。”

    晏崢絲毫沒有猶豫的回答。

    如果人生中曾經出現過那樣一個人,那麼今後再也不會有其他人能走到心里。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當他知道自己在不可能再遇見她的時候

    ,他已經做好了孤獨一生的準備。

    在這個世界中,不管是葉俞欣,或者是任何一個人都不會讓他動心。

    至于雲棲,她此時更像一個讓他看不清的意外。

    他會幫她護她,但大約也僅此而已了。

    之前他試著從她身上去找一些相似的地方,想看她撒嬌的樣子。

    但看著自己那些保存的畫,他收回了那種心思。

    即便雲棲有著同樣的容貌,她也不是她。

    在一個人身上去找另一個人的影子,是對她們兩個的不公平。

    淚水順著眼角滑落,葉俞欣笑了,“所以我對雲棲的恨是徒勞的。”

    “是。”

    葉俞欣搖頭,“可惜,我到現在才相信這點。”

    如果她之前就看明白晏崢不愛她只是他自己的選擇,跟其他人無關,她或許就不會劍走偏鋒了吧。

    然而,人生沒有如果。

    、

    “謝謝你。”

    雲棲真誠的道歉。

    如果不是晏崢突然出現,事情肯定不會這麼順利。

    只是她實在好奇他為何會出現在這里。

    他本該在劇組拍戲。

    “我收下。”晏崢道。

    “你怎麼會突然出現?”最終雲棲還是問道。

    “有點事臨時來到湘城。恰好老褚聯系我,就過來看看。”

    晏崢面不改色的說道。

    略過自己因為心神不寧刻意請假來到湘城,听到褚雲浩發信息說發生意外,立刻趕了過來。

    更是第一次破天荒的動用自己的關系。

    不然即便陶嚴仁的親戚被雙規,他被取消職位的消息也不會這麼快就出來。

    “哦。”

    雲棲沒再多問,雖然她知道事情肯定不會那麼簡單。

    此時面對晏崢,別扭感更重。

    那種別扭讓她心煩意亂。

    她只想離他遠一點。

    “好好比賽。”

    看雲棲不再說話,晏崢道。

    雲棲點頭說好。

    她已經決定繼續錄制。

    一如之前的承諾。

    而現在比之前承諾的時間還提前半小時。

    、

    在雲棲調整狀態準備重新登上舞台的時候,晏崢已經不見了蹤影。

    雲棲以為他走了。

    實際上他隱在了舞台下面的觀眾席上。

    直到看完了雲棲的團秀才走。

    雖然腳踝有點痛,但雲棲還是把整段舞蹈跳了下來

    。

    當然團隊的威亞開場換成了另一種更安全的舞蹈動作。

    並不影響整支舞蹈的完整。

    在個人秀pk中,雲棲依然完成得不錯,但復活團成員並沒有挑戰她比票。

    最終復活團總分第二獲得一個復活名額,俞寧寧眾望所歸的回來,加入了施艷隊。

    沒有任何人難過,因為俞寧寧替換的是葉俞欣的位置。

    、

    復活賽後,照例要挑選舞曲和表演順序。

    這次沒有重新分組。

    決賽只有兩組,到時候會進行團戰和個人秀。

    團戰只是友誼性質的表演,不起決定作用。

    真正決定出道位的是個人秀,個人秀表演後由現場觀眾投票,以及接下來網路投票共同決定。

    當然票數是其一,還要看看姐姐直接的成團意願。

    總之最後的決賽早已經沒有之前的緊張,大家都很放松。

    甚至私下開始商量著要不要結伴成團出道了。

    挑選完畢之後,雲棲再次回到劇組開始了緊張的拍攝。

    背台詞、練舞、練歌。

    雲棲非常投入,而且享受這種投入。

    晏崢沒有來找過她,連原本對她有意見的尤語也變得十分安靜。

    听紀彤說,好像晏崢跟尤語聊過,所以才會這樣。

    現在紀彤對晏崢已經十分崇拜,覺得他像個無所不能卻擁有善良和憐憫之心的神一般。

    就差對他行禮膜拜了。

    對此,雲棲並不在意。

    她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生活中,難得過上了一段緊張忙碌卻無比單純的時間。

    因為拍攝非常順利,雲棲提前三天殺青了。

    劇組貼心的為她準備了小型的殺青宴,來的都是劇組的熟人。

    導演、編劇、副導演,關系比較好的男二男三、女二女四女五、老戲骨影帝等。

    當然,紀彤這個經紀人也在。

    晏崢非常識趣的沒有來。

    不說雲棲如今看到他別扭,其他人看見他也會有壓力。

    沒辦法,咖位太高,就算他在劇組不冷酷,也讓人生畏。

    因為都比較熟,雲棲也放開了。

    吃吃喝喝聊聊很是嗨皮,飯後幾人又一起去唱k。

    等到唱k散了的時候,已經到了深夜。

    幾人就打算一起回劇組的酒店。

    原本紀彤和雲棲還打算今晚聚會完就飛

    回湘城。

    現在兩人都喝酒了,又比較疲乏,就決定第二天再回去。

    反正現在提前殺青,雲棲的時間很充沛。

    紀彤喝了不少,有點小暈,走路搖搖晃晃,但頭腦清醒。

    其他幾個人也好不到哪兒去。

    幾個年輕演員嘻嘻哈哈的,全沒了平日的形象和包袱。

    唯獨姚盛和老影帝沒事。

    姚盛是因為能喝,老影帝壓根沒喝酒。

    而另一個讓人驚訝的就是雲棲了,她作為主角可沒少喝酒,但看起來比紀彤走路穩當多了。

    、

    “真沒想到,你還挺能喝的。”紀彤哈哈笑道。

    雲棲一臉驕傲,“當然,我這胃可是練出來。”

    “不會吧?”紀彤疑惑,“你跟陸狗結婚後還把酒量給練了?”

    五年前紀彤做雲棲經紀人的時候,可是知道她喝不了多少。

    現在酒量增加,肯定是結婚退圈後的事情了。

    不想雲棲一听,十分不屑,“跟陸狗有什麼關系?我的酒量可是自己酒桌上一杯一杯喝出來的。”

    一個沒身份沒背景的女孩,想最終走到娛樂圈巔峰,除了有天賦之外還要拼搏。

    雲棲的拼命三娘稱號除了來自事業上,還有酒桌。

    在名氣還不夠的時候,不是你演技好就能得到角色的。

    如果不想在床上換,就只能在酒桌上了。

    紀彤不解,“陸狗竟然讓你跟他一起陪酒?”

    “都說了跟陸狗沒關。是我自己要奔事業!”

    紀彤更迷糊了,雲棲啥時候為了事業去喝酒了,夢里嗎?

    其他幾人可听不懂雲棲和紀彤在說什麼。

    姚盛和老戲骨忙著叫車把人送回去。

    臨到雲棲和紀彤坐車的時候,雲棲突然擺擺手。

    “你們先走,我看到一個熟人,要跟他聊兩句。”

    “誰啊?”紀彤問道。

    雲棲小手一揮,篤定道,“你不認識。”

    “誰啊我不認識?”紀彤才不信。

    還沒等她多問,雲棲就拽住了一個人的胳膊。

    那人正準備回包廂,門剛打開就被雲棲拽住了。

    “嘿,果然是你!”雲棲樂了,“真是了不得啊,幾天不見,你都敢一個人來這種地方了!”

    紀彤使勁眨眨眼,覺得那人也有點眼熟。

    眼看那人有些無奈的轉身

    ,紀彤一個激靈。

    酒都嚇醒了。

    哪能不熟,那是晏神!

    再看雲棲,正拽著晏神的袖子數落呢。

    “哼,小小年紀不學好,說,你都跟誰來這里鬼混呢?”

    紀彤往包廂里一看,好家伙,不就是晏神的經紀人和助理嘛。

    晏神經紀人方正陽可是紀彤的偶像,也是她一直想努力成為的標桿。

    而現在她的偶像正被自己藝人污蔑為晏神鬼混的對象。

    不,不對,現在更大的問題是,她的藝人竟然數落晏神鬼混。

    不想混了吧!

    “對不起,對不起!”

    生生被嚇醒酒的紀彤一邊去拉雲棲,一邊道歉,“我家雲棲喝醉了,不好意思。晏神您千萬別計較!”

    不說晏神的身份地位在那擺著,就看他最近對雲棲的各種幫忙,雲棲哪能說他半句。

    “什麼計較不計較,他有什麼好計較的!”雲棲還不樂意了,扒拉掉紀彤拉她的手,“你先回去,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訓他一頓不可!”

    紀彤頭皮都麻了一半。

    祖宗哎,雲棲這是醉得分不清東西南北,耍酒瘋呢!

    “雲棲,快跟我走。”紀彤還是努力試圖喚醒雲棲。

    可已經醉得前世和現在混為一團的雲棲,怎麼可能听她的。

    “我不,我要跟晏崢一起走!”雲棲緊緊的攀住晏崢胳膊。

    紀彤頭都大了。

    在她差點要哭的時候,晏崢開口了,“你先回去吧,我等會兒會把雲棲給你送回去。”

    “不太方便吧。”

    雖然都住在劇組的酒店,可兩人身份特殊,要是被粉絲或記者看見,指不定鬧出什麼事。

    “放心,我會保護好她的隱私。”

    晏崢都這樣承諾,紀彤還有什麼好說的。

    再者,就算晏崢不承諾,她能把雲棲弄走嗎?

    這時姚盛也過來了,一看雲棲的樣子就知道她鐵定醉了。

    得知晏崢會送雲棲回去,姚盛勸紀彤,“有什麼好擔心的,晏崢的人品你還不信?”

    紀彤大汗,她不是不相信晏神的人品,她不相信的是雲棲。

    看雲棲抱住晏崢胳膊慍怒的樣子,她總覺得很魔幻。

    那可是晏神啊。

    雲棲到底何德何能可以掛件一般攀在他身上。

    憑美貌嗎?

    可晏崢縱橫娛樂

    圈這麼多年,什麼美貌沒見過。

    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這樣了。

    紀彤硬著頭皮走了。

    離開前她不放心的又會看一眼,結果差點心梗。

    雲棲已經開始拍晏崢肩膀了,一副教訓人的大姐大模樣。

    那一瞬間,紀彤突然有種世事艱難的無力感。

    、

    “我算是知道你為什麼莫名其妙把我們叫來了。”

    紀彤前腳剛走,一旁的方正陽笑眯眯的說道。

    此時助理周常已經去開車了。

    晏崢沒理他,只努力去控制雲棲的手。

    她正十分不規矩的往他腹部摸。

    她這似乎忌憚的樣子反而讓他非常無奈。

    明知不知一個人,卻因為相似的動作都讓他無法狠下心拒絕。

    突然腹部一痛,晏崢被掐了一把。

    他眉頭微皺。

    他雖然因為雲棲越來越像另一個人而包容,但他的包容有底線。

    在他一生中,只有一個人可以這麼做。

    其他人都不能!

    即便是雲棲也不行。

    然而不等他推開雲棲,自己卻先一步因為雲棲的話而僵住。

    雲棲生氣的又掐他一把。

    “你竟然有腹肌,我怎麼不知道?”

    “說,你是為了哪個狐狸精練的?!是不是隔壁的那個綠茶班花?!”

    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這樣了。

    紀彤硬著頭皮走了。

    離開前她不放心的又會看一眼,結果差點心梗。

    雲棲已經開始拍晏崢肩膀了,一副教訓人的大姐大模樣。

    那一瞬間,紀彤突然有種世事艱難的無力感。

    、

    “我算是知道你為什麼莫名其妙把我們叫來了。”

    紀彤前腳剛走,一旁的方正陽笑眯眯的說道。

    此時助理周常已經去開車了。

    晏崢沒理他,只努力去控制雲棲的手。

    她正十分不規矩的往他腹部摸。

    她這似乎忌憚的樣子反而讓他非常無奈。

    明知不知一個人,卻因為相似的動作都讓他無法狠下心拒絕。

    突然腹部一痛,晏崢被掐了一把。

    他眉頭微皺。

    他雖然因為雲棲越來越像另一個人而包容,但他的包容有底線。

    在他一生中,只有一個人可以這麼做。

    其他人都不能!

    即便是雲棲也不行。

    然而不等他推開雲棲,自己卻先一步因為雲棲的話而僵住。

    雲棲生氣的又掐他一把。

    “你竟然有腹肌,我怎麼不知道?”

    “說,你是為了哪個狐狸精練的?!是不是隔壁的那個綠茶班花?!”

    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這樣了。

    紀彤硬著頭皮走了。

    離開前她不放心的又會看一眼,結果差點心梗。

    雲棲已經開始拍晏崢肩膀了,一副教訓人的大姐大模樣。

    那一瞬間,紀彤突然有種世事艱難的無力感。

    、

    “我算是知道你為什麼莫名其妙把我們叫來了。”

    紀彤前腳剛走,一旁的方正陽笑眯眯的說道。

    此時助理周常已經去開車了。

    晏崢沒理他,只努力去控制雲棲的手。

    她正十分不規矩的往他腹部摸。

    她這似乎忌憚的樣子反而讓他非常無奈。

    明知不知一個人,卻因為相似的動作都讓他無法狠下心拒絕。

    突然腹部一痛,晏崢被掐了一把。

    他眉頭微皺。

    他雖然因為雲棲越來越像另一個人而包容,但他的包容有底線。

    在他一生中,只有一個人可以這麼做。

    其他人都不能!

    即便是雲棲也不行。

    然而不等他推開雲棲,自己卻先一步因為雲棲的話而僵住。

    雲棲生氣的又掐他一把。

    “你竟然有腹肌,我怎麼不知道?”

    “說,你是為了哪個狐狸精練的?!是不是隔壁的那個綠茶班花?!”

    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這樣了。

    紀彤硬著頭皮走了。

    離開前她不放心的又會看一眼,結果差點心梗。

    雲棲已經開始拍晏崢肩膀了,一副教訓人的大姐大模樣。

    那一瞬間,紀彤突然有種世事艱難的無力感。

    、

    “我算是知道你為什麼莫名其妙把我們叫來了。”

    紀彤前腳剛走,一旁的方正陽笑眯眯的說道。

    此時助理周常已經去開車了。

    晏崢沒理他,只努力去控制雲棲的手。

    她正十分不規矩的往他腹部摸。

    她這似乎忌憚的樣子反而讓他非常無奈。

    明知不知一個人,卻因為相似的動作都讓他無法狠下心拒絕。

    突然腹部一痛,晏崢被掐了一把。

    他眉頭微皺。

    他雖然因為雲棲越來越像另一個人而包容,但他的包容有底線。

    在他一生中,只有一個人可以這麼做。

    其他人都不能!

    即便是雲棲也不行。

    然而不等他推開雲棲,自己卻先一步因為雲棲的話而僵住。

    雲棲生氣的又掐他一把。

    “你竟然有腹肌,我怎麼不知道?”

    “說,你是為了哪個狐狸精練的?!是不是隔壁的那個綠茶班花?!”                           <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