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死對頭每天都在黏我

正文 第155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7

    剛從舞會回來, 季禮給戎玉換了房間,就換在自己房間的旁邊的客房。客房很大, 跟季禮的房間一個規格,幾乎相當于一個小套間,有半開放的小會客室,可以讀書的露台,有舒適的沙發和書桌,可以控制開關的透明天花板、軟綿綿、巨大的床、還有一個可以塞下三五個小戎玉的大浴缸。

    巨大的窗更是幾乎佔了一整面牆,天氣好的時候, 這間房間就像是盛滿了陽光。

    最重要的是,這個房間正對著下頭的花園,一眼就能看到下頭雪團似的飛舞著的飛耳兔,是不是還有一兩只撲騰到露台上來撒嬌。

    這對小戎玉來講, 簡直是難以拒絕的誘惑, 開口就想要說什麼,卻被季禮淡淡地堵了回去︰“母親帶你回來,不是為了讓你在花園里瘋跑的。”

    “你當自己也是飛耳兔嗎?”

    最近長公主忙得連季禮都顧不上,戎玉更是個什麼要求都不會有的笨蛋,他要是不管他,他怕不是能搬到兔子窩里頭住去。

    這就把戎玉所有的後路都斷了,他好像的確開始反思, 自己是個只知道追兔子瘋玩的小孩, 見季禮看過來,還心虛地用兩只手給自己比了個兔子耳朵。

    季禮猝不及防被可愛狙擊, 連忙轉過頭去不再看他, 只挑剔地審視房間里的一切, 淡淡地對管家吩咐吩咐︰“過兩天送台模擬艙過來, 還有配套的學習設備。”

    “安排醫療師他們定期過來,順便衣服也準備好。”

    小戎玉跳到露台上,忽然發現露台竟然跟另一個房間是共用的,另一邊放著一張沙發和讀書的茶幾。

    “這是誰的房間?”戎玉探頭問。

    “我的。”季禮輕輕咳嗽了一聲,好像才發現這件事一樣,“不喜歡可以給你換一間。”

    怎麼可能!

    小戎玉趕緊高高舉起手,搶答似的︰“喜歡!謝謝您!”

    季禮的耳朵就染上了淡淡的紅。

    戎玉先頭跟季家的孩子起了爭執,顯然被推搡了幾下,頭發亂糟糟的,身上也沾了塵土,季禮便抿著嘴唇吩咐︰“洗澡去。”

    小戎玉乖乖巧巧地去。

    季禮把房間都審視過了、安排好了,才心滿意足地打算離開,卻听見戎玉小心翼翼地聲音從浴室里傳出來︰“季禮哥哥,這個……怎麼用啊?”

    8

    這件房間的洗浴系統要更高級一些,小戎玉並不會用,從門縫里探出一個頭來,小心翼翼地看著他,像是生怕打擾他了似的。

    季禮問︰“衣服穿了麼?”

    “嗯。”小戎玉點頭如搗蒜。

    季禮走進去,一樣一樣教他,然後又問︰“原來的房間有睡衣嗎?我讓管家去取。”

    小戎玉茫然地問︰“睡覺還要換衣服嗎?”

    季禮︰“……”

    他就不應該對一個睡在樹上的人有什麼期待。

    “穿我的吧,”季禮淡淡地說,“換衣服睡覺會舒服點……還有,不準再睡在樹上了。”

    戎玉有點兒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以前習慣了,在樹上睡安全。”

    剛進角斗場的時候,年紀小的斗獸都住在一起,還會互相搶吃的,他有食物的時候都睡在樹上,要安全很多。

    安全?這個笨蛋以前到底過得什麼日子。

    季禮雖然知道戎玉是長公主從角斗場抱回來的,但他年紀不大,到底是不知道里面具體的環境,只露出無聲的疑惑。

    戎玉卻會錯了意,以為他質疑自己的能力,連忙道︰“我也不是怕了誰,就是不想惹麻煩,我很厲害的。”

    季禮看著個頭剛到自己胸口,瘦巴巴地小家伙挺起胸脯說自己厲害。

    “真的,九尾那家伙以前都是我罩著的,”戎玉驕傲地揚著下巴,開心地說,“他晚上都跟我一起睡,這樣就沒人欺負他了。”

    季禮的眼神兒忽然就不對了︰等等……一起睡?

    雖然兩個這麼小的小朋友,一起睡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對于深諳禮儀和距離的貴族少年們,似乎有些逾越了。

    讓他有些惱火。

    季禮擰起好看的眉毛,到底是沒說什麼。

    戎玉卻驕傲地繼續說︰“九尾那家伙,剛來時哭哭啼啼的,見什麼都害怕,特別吵,抱著他才能好一點……”

    這下季禮更不舒服了,嘴唇抿地直直的,眉頭也繃得緊緊的。

    戎玉卻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拽了拽季禮的衣角,小聲說︰“以後我保護你吧,你要是害怕了,我也抱著你睡。季禮哥哥,我很厲害的。”

    戎玉的眼楮笑得月牙兒似的彎彎,清清亮亮的,一點雜念都沒有。

    季禮的面孔卻倏地紅了。

    隔了好一會兒,才慢慢扭頭低語道︰“抱著睡,就不怕了嗎?”

    戎玉用力地點頭︰“你要不要試試?”

    9

    季禮在偷偷的開心。

    他還是頭一次跟誰,要睡在一張床上,奇怪的是,他的潔癖好像一點兒都沒了,只有愉快的心情,像是他即將要抱著干淨柔軟又心愛的大玩偶,滾在軟乎乎的床鋪上的快樂,同時又摻雜著第一次要跟朋友一起過夜的興奮感。

    盡管學過的禮儀告訴他這樣做不太妥當——但這只是不知禮儀的小朋友,有過分的請求罷了,他有必要替母親照顧好這個小家伙。

    季禮是這樣說服自己的,卻擋不住嘴角偷偷地上翹。

    他們晚上要聊些什麼,一起看書嗎?還是教他玩游戲呢?他不管什麼游戲都很厲害,似乎是生來的天賦,戎玉是不是會崇拜地喊他“季禮哥哥”呢?

    浴室的水聲嘩啦啦,季禮努力克制著自己的各種想象,到自己房間里取了干淨的睡衣和點心,又找了些時下流行的、戎玉會喜歡的游戲。

    卻忽然看著牆壁上的影子,頓住了腳步。

    “出來。”他對自己的觸手說。

    小觸手們疑惑地冒出頭來。

    他開始放下手里的東西,坐在床邊,認認真真地,把自己的小觸手兩兩打成結,然後又結成了一團大球。

    這樣它們就不會因為過分興奮,而跳出來嚇到了小戎玉了。

    小觸手蔫巴巴地被他打結成了一團。

    似乎變得更丑了。

    季禮皺起眉,厭惡地看了它們一眼,繼而又開心起來,抱著懷里一籃的點心睡衣,腳步輕快地走戎玉的房間里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