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其他類型 > 死對頭每天都在黏我

正文 第156章 第一百五十六章

    10

    小戎玉被長公主帶回家的時候, 是怯生生抓著長公主裙角的。

    長公主就蹲下身,摸著他的頭發︰“別怕,以後這里就是你的家了。”

    他棕色的眼瞳里, 倒映著白色的城堡似的建築, 還有一個精致漂亮的男孩子, 冷冷淡淡地確認了一眼他和長公主的存在,就冷淡含蓄地頷首示意,隨後驕傲地仰著頭離開了。

    “季禮是我的兒子, ”長公主溫聲道, “他其實很溫柔, 不會欺負你的。”

    小戎玉用力地點了點頭, 腦子里想著長公主的兒子應該叫什麼, 但怎麼也沒找到答案。

    很快又想起了那些坐在機甲里听過的故事, 忽然靈光一閃︰“是……小公主嗎?”

    長公主險些沒維持住自己穩重端莊的形象,眼底笑意都要流露出來了, 含含糊糊“嗯”了一聲︰“是。”

    戎玉的眼楮一下就亮晶晶起來。

    住在城堡里的、活生生的小公主!

    他要跟小公主住在一起了嗎!

    隨後又有些寂寞地看著她︰“您是不是很忙?”

    長公主笑了笑︰“是啊, 變回人也有很多煩惱。”

    小戎玉似懂非懂地歪了歪頭,心里想的卻是,他一定會替長公主保護好小公主的。

    11

    戎玉最近發現了一個秘密︰季禮正身處危險之中。

    有一個危險的黑影,總是跟著季禮, 潛伏在季禮的影子里頭。

    就連睡覺, 都會跟在季禮的身邊,虎視眈眈地窺伺著季禮漂亮精致的面孔,張牙舞爪地模樣,既像是抗議, 又像是威脅, 好像時刻都要把他的季禮哥哥拖到影子里給嚼碎一樣。

    戎玉絕不打算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今晚……可以一起睡嗎?”小戎玉紅著臉, 抱著枕頭,乖乖巧巧地問,“我想要听故事。”

    已經連續七個晚上了。

    季禮非常想訓斥這個不懂得禮節和保持距離的小朋友,可對上那雙濕漉漉的眼楮,又忍不住揚了揚下巴,輕哼了一聲︰“拿你沒辦法……”

    小朋友就高高興興撲上他的床,抱著小抱枕打了一個滾兒,然後從蓬松被子堆兒里冒出一雙棕色的眼楮,一本正經地說︰“我洗澡了!不會弄髒被子的!”

    “嗯。”季禮微紅了臉頰。

    其實他已經聞到他身上有洗浴泡沫的香味了。

    ——這個小家伙這麼黏人,以後要怎麼辦啊?難道長大以後,還這樣巴著他不放麼?

    季禮這樣一想,忽然覺得心跳快了一點,卻又趕緊把幻想驅趕出自己的腦海。

    不對不對,這只是一個……

    對,只是他母親帶回來的小朋友而已。

    12

    季禮睡著了。

    小戎玉輕手輕腳地翻身起床,金色的瞳孔像是狩獵中的幼獸,在夜里越發明亮銳利。

    房間里只有一盞小夜燈,那團黑影果然還在季禮的床邊,張牙舞爪、凶惡地潛伏著,似乎努力要從陰影中掙脫出來一樣。

    他的袖子里冒出了一道亮閃閃的寒光,是雪亮的一把折疊軍刀。在角斗場的時候早就習慣武器不能離身,哪怕過來了也沒有改變,只是不願意被小公主發現而已。

    他獨自走到浴室里,就瞧見那影子也跟著他移動。

    ——正巧,省得他想辦法引開這東西了。

    這是什麼?

    會是怪物嗎?像是童話里那種,纏著小公主不放、想要偷走他的怪物?

    小戎玉偷偷咽了咽口水,握緊了手里的刀刃,金色的眼瞳卻沒有絲毫退讓,灼灼地注視著那團影子。

    “出來,”他的口氣一點都不像是一個孩子,冷靜而銳利得可怕,“有什麼沖我來。”

    黑影開始張牙舞爪地躁動,無限的膨大,小戎玉把刀刃捏的更緊了。

    睡夢中的季禮皺了皺眉,全然不知道自己的精神體已經瀕臨暴走的邊緣。

    “出來。”小戎玉微微皺起了眉,這樣□□的力量他很少見到,在有機甲的情況下或許還可以戰勝,但自從他來了這里,已經很久沒見過機甲了。

    他偷偷把浴室的門反鎖了。

    再一次把刀尖兒對準了對面的黑影。

    “啪嗒。”

    一只小觸手從影子里艱難地爬出來,拍打著雪白的瓷磚。在浴室的燈光下,巨大的怪物顯出了他的身影。

    一顆……觸手團子?

    戎玉愣住了。

    觸手結成的巨大團子,咕嚕嚕滾到了戎玉腳下,討好似的拽了拽他的褲腿,然後委屈巴巴地蹭著他的腳踝。

    戎玉︰……

    這是什麼東西?

    小戎玉迷惑了一會兒,蹲下身去,盯著這一團小東西發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戳了戳。

    被結成團的小觸手艱難地同戎玉親昵,蹭著他的指尖兒,小動物撒嬌似的來回滾動。

    “要我幫你們解開的意思嗎?”小戎玉困惑地問。

    一只小觸手委屈巴巴地點了點頭。

    小戎玉怔愣了半晌,微微紅了臉頰︰“不,不行。”

    “萬一你們是壞人怎麼辦?”

    他從沒見過這種小動物。

    萬一是來暗害季禮哥哥的怎麼辦。

    小觸手委屈巴巴地搖頭。

    戎玉的眼神兒又忍不住猶豫了。

    “這麼可愛……應該……不是什麼壞家伙吧。”

    小戎玉小聲嘀咕著,偷偷戳了戳這個團子,小聲囑咐︰“你們要乖哦。”

    13

    戎玉最近終于不跟季禮一起睡覺了,因為每晚他會偷偷去找一群藏在影子里的小觸手玩。

    這些小觸手似乎格外喜歡季禮,總是藏在季禮的身邊,有時還會越過露台的門,從影子里鑽出來跟他嬉鬧。

    一只一只,都是半透明的,Q彈可愛的小家伙,喜歡賴在他的懷里打滾兒,還會變得很大,讓他坐在自己的身上,托著他從露台上出去看星星,懷抱著他讀童話書。

    雖然還不清楚是什麼品種,但的確已經很久沒有小動物這樣親近他了。

    戎玉總想向他的季禮哥哥介紹自己這些新朋友,但是在季禮清醒的時候,這些小家伙總是藏得無影無蹤,不知道在哪里。

    會不會是害怕季禮呢?

    難道季禮跟它們關系不是很好嗎?

    這樣一想,他又趕緊抓著幾只小觸手凶巴巴地威脅︰“不可以去欺負季禮,知道嗎?”

    明明是本體欺負它們!小觸手們生氣地鼓漲起了身子。

    戎玉的表情更認真了︰“如果你們欺負他,我就真的要跟你們打架了。”

    小觸手委委屈屈、又無奈地點了點頭。

    戎玉這才心滿意足地抱著觸手蹭了蹭。

    觸手的事情,還是先不要告訴他的季禮哥哥了。

    14

    跟小觸手偷偷玩的秘密敗露了,還是在一堆小觸手里看童話書時被抓了個正著。

    “你在做什麼?”季禮站在露台上,聲音又冷又凶,但仔細看的話,或許還含著一絲不一樣的驚慌。

    小戎玉嚇了一跳,抱著小觸手臉通紅,小心翼翼地說︰“對不起,我就是……看他們很可愛,所以就……”

    季禮原本又臭又黑的臉,一下僵硬了。

    還透出一絲詭異的微紅來。

    小戎玉趕緊抓住他的衣角,小聲說︰“你是不是不喜歡它們?它們其實很好、很乖的,也不是想要傷害你……”

    他越說。

    季禮哥哥的臉越紅。

    小戎玉還在滔滔不絕地想要季禮跟小觸手和好如初,季禮卻一下捂住了他的嘴,臉頰通紅,凶巴巴地說︰“閉嘴。”

    “已經夠了,不需要你安慰我!”

    “什麼?”

    “你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季禮以為他明知故問,凶狠地瞪著他。

    “……章魚?”小戎玉懵懵懂懂地問。

    “你才是章魚!!!”季禮臉漲得通紅,卻又意識到了什麼,“你、你……真的不認識嗎?”

    戎玉愧疚而小聲地說︰“對不起。”

    他意識到季禮生氣了,軟軟地拉住他的衣袖,低聲說︰“我真的不認得它們……只是……被迷惑了。我以後不會了,你別不要我。”

    季禮的臉頰,一下變得通紅。隔了一會兒,結結巴巴地問︰“被、被什麼迷惑了?”

    戎玉比比劃劃︰“就是……這只章魚很可愛,觸手也很漂亮,是透明的,捏起來很舒服,還會帶我去看星星……”

    他說著說著,一抬頭,竟然嚇了一大跳。

    他的季禮哥哥怎麼被他氣哭了啊!!

    一顆珍珠似的眼淚掛在睫毛上,像是童話里的鮫人落了淚。

    “你別生氣。”

    戎玉慌忙拿衣袖去擦,趕緊說,“你討厭它們,我以後都不跟它們玩了,你別哭……”

    “我沒哭!”季禮避開了,紅著臉,垂著頭,凶巴巴地扭頭就走。“不許胡說八道。”

    戎玉手足無措地站在那兒。

    季禮走了兩步,忽然又停下來。

    “你真的喜歡嗎?”

    “……沒有騙我吧?”

    戎玉掙扎了好一會兒,但還是沒辦法在季禮面前說謊,垂頭喪氣地嘀咕︰“是有點喜歡。”

    “章魚……”

    其實是非常喜歡。

    “不是章魚。”季禮臉紅了,小聲說,“是我的精神體。”

    說完,他逃也似的,把露台的門“ ——”一聲關上了。

    戎玉傻乎乎地看著季禮的背影。

    又看了看地上無辜的小觸手。

    精神體?!

    就是狐狸那種嗎?

    小公主的精神體為什麼會這麼可愛啊!!!
Back to Top